文学馆 > 鬼撒沙 > 127章 断肠 26

127章 断肠 26

        “弟子难道不曾问过你吗?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何不告诉弟子?你早该告诉我们的啊!我们或许可以躲过去的!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和二师兄说清楚,眼睁睁的看着他独自一人去了险地?”

        惜尘踉跄着从泥水中站了起来,满腹的委屈。

        萧老头蓦然回过头,涩声笑说:“其中虽有因果,但辽河浮棺,师父真不知道!”

        惜尘拿脚把泥水踢得四溅,哽咽道:“你还在隐瞒,你算什么师父?”

        萧老头一点一点抹去惜尘脸上的泥渍,很认真的说:“老三,辽河浮棺,师父确不清楚!”

        惜尘指着暗流涌动的河水:“那刚才那个……”

        萧老头苦笑:“这是师父种下的报应,与你们无关,也与老二无关,总之,是我连累的太一宗,也连累了你们!”

        “他到底是……”惜尘惊疑不定。

        “我很早的一个弟子,也是太一宗的逆徒!我用最恶毒的手段,亲手把他的灵魂葬在了这河水之中,永不入轮回!”

        “弟子入山门许多年,为何不知有此事?”

        “很早了,久到为师也不愿去提了!他应该很恨为师,恨太一宗恨到了骨子里,只是啊,为师就是想不清楚,是何人以手段把他的怨念唤了出来,为师想不通,凭他一点残念,还生不出这般的动静来,或许,找到老二,此间事了,就什么都清楚了……“

        夜间河边的路不好走,一路的沉默之后,张三会凑到惜尘耳边,目光却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萧老头身上:“就凭先前那一手,你家老头子,了不得,只是怪了,当初在天师府,袁屿这小子被欺凌成那般模样,都不见你家老头出手……”

        。。。。。。。。。。。。。。。。。。。。。。。

        徐宏晔顶着漫天的雨丝,蹲在河边一颗枯死的巨大树干下避雨,雨水把树干冲刷得很干净。

        见一旁的小鬼女正神色鄙夷的看自己,徐宏晔耸耸肩膀,缩缩脑壳:”不成不成,我不能出去,打死也不能出去,看见没,那个眼珠子滴溜溜到处乱瞅的,就是我师父,要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到这来,我要是没事儿人一样出现在他跟前,天晓得他会不会扒了我的皮!哎,小鬼女,你也不要出声啊,被我师父他们听到我在这就完了!“

        潇潇抿抿嘴,就不看徐宏晔了,她总觉得,一个絮絮叨叨还嘱咐别人不要说话的人,八成是脑子有问题。

        雨水把潇潇的脸浇的愈的白,潇潇却异常警惕的看着那不大的庙宇,那所庙宇里所散出来的气息,让她感到有些不安,而那庙宇门前雨水汩汩而流的地方,则躺了七八个喇嘛的尸体,歪歪斜斜的尸体旁边,又围了些人,不算太多,至少,还达不到引起外界注意的那种程度。

        黑袍人依旧没有出现,潇潇再次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正往树上抿鼻涕的徐宏晔——她宁愿和黑袍人在一起。

        可徐宏晔并不在乎,他似乎与生俱来便带着别人不曾有的骄傲感,而这种自以为是的骄傲感,足以让他不去在意外界任何人的看法以及想法,除了他那个整日挂在嘴边的师父,即便是眼前正厌恶的看着他的小鬼女,徐宏晔也只是执着的认为,面前的小鬼女紧紧拥有与他平等对话的资格,朋友照旧是做不了的,徐宏晔很清楚这一点。

        相比于徐宏晔的毫无根基可循的莫名骄傲感,袁屿恰恰相反。

        如果没有胡飞,没有遇见小道姑,袁屿是永远也摆脱不了那股无时不刻不笼罩在他心底的自卑和孤独感的,而即便如此,那股孤独感也从未离开过袁屿。他似乎和这世上所有热闹都格格不入,他从未真正开心过。

        而这样的日子,也注定开心不起来。

        从袁屿在那个庙宇前林立的人影中看到了一时老道的时候,袁屿步子就变的迟疑起来,这老头不待见自己。

        袁屿看到了,师父师兄他们自然也就看到了。

        这些人很奇怪,林林立立的站在雨中,仿佛对落下的雨水不管不顾。所有人都在望着那座庙。

        惜云大汉呸的吐了口口水:“介群鳖孙玩意儿!”

        这口水吐的极有气势,尽管雨声很大,但袁屿很肯定,那些人肯定是稳稳的听见了的。因为好些人已经回过头眼中带着怒火看过来。

        一时老道看见了袁屿,两条眉毛就拧成了一团。

        只是还不等一时老道说话,雨夜里就忽的响起一道极为悲愤的声音出来:“小贼,就是你害死了我师父?血债血偿,杀师之仇不共戴天!今天我定要取你性命以慰我师父在天之灵!”

        袁屿看着从一时老道身旁跳出来的一个少年人,满脸恨意的看着自己。

        萧老头满脸鄙夷的看着一时老道:“一时,这便是孙念守那弟子吧?孙念守怎么死的你自己不清楚?用得着使这些腌臜手段把人家弟子也挑唆进来?你安的什么心思?孙念守刚愎好强,却并不坏,枉孙念守把你当挚友,你扪心自问,所作所为,于心可安?”

        少年人红着眼,咬牙切齿:“你休要辩解,就是他害死了我师父!”

        一时老道脸色有些羞愤:“人家崂山的长辈带着小辈为孙兄讨个公道!有什么错吗?”

        萧老头这才看见,那少年人身旁,的确还有几道上了年纪的身影与那少年人的打扮无二,脸色便难看了起来:“公道?真正的公道从来就不是靠嘴说出来的!倘若道门都是你这样蝇营狗苟之辈,岂有长盛之理?”

        少年人从怀里掏出白布条缠在了自己额头,指着袁屿:“我师门长辈虽也在此处,但我不欺负你,你我堂堂正正斗一场术,听闻你引下天雷使我师父尸骨无存,我今日一人战你,生死不论,不管孰生孰死,今日一战过后,恩怨就此勾销!”

        萧老头诧异的看着眼前这少年,惊异的道:“为何?”

        少年人挺直了胸脯,眼中含泪:“我山门有训,不与人争斗,我师父虽被人挑唆利用,以致最后丢了性命,可我师父却是实实在在的死在了袁屿手下,身为弟子,若无报仇之意,实为不肖,而道门本不该是恩怨缠斗的地方,所以,我和袁屿今日只此一战,此后恩怨就此作罢!”

        一时老道震惊的看着少年人,萧老头却哈哈大笑起来:“一时啊,枉你修行几十年,到头却不如一小儿!”

        袁屿皱着眉头,看着那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人,挠着头:“我没有害你师父,而且,我不太会用道士的规矩打架!要不咱们撂轱辘吧!”

        袁屿的话一落,便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徐宏晔也笑翻了,抱着树干,咬着牙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好不容易忍住笑,一脸不屑的指着袁屿和潇潇说:“小鬼女,真丢人,别人要和他斗法,他竟要和人摔跤?笑死人了!”

        从袁屿出现的那一刻,潇潇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袁屿,至于徐宏晔说什么,潇潇根本没有听进心里去,只是当她想起几年前袁屿和胡飞为自己出头和别人打架的时候,没由来的也微微抿嘴笑了起来。

        徐宏晔突然不笑了,愣愣的看着潇潇出神的侧脸,那抹挂在潇潇脸上的浅笑,如冰雪初融,沁的人心里清凉。

        而再次看袁屿的时候,徐宏晔眼神里从未有过的嫉妒……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115/115734/4838622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