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六十二节 狠辣

第六十二节 狠辣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砰————”

        粗暴的枪声在圣布兰克庄园上空久久回荡,所有人眼睛里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他们呆呆站在原地,看着小女孩胸口被彻底炸裂,粉碎,在狂暴力量的推动下,朝后倒飞出五米多远。仿佛一朵含苞未放的花,从枝茎上被野蛮折断,像垃圾一样无情抛弃在浮土上。

        老福克斯从地上艰难地站直身体,朝着其余的族人缓缓走去。这种简单的动作,在人群当中立刻引起强烈反应。人们开始退缩,仿佛他的身上携带有瘟疫病毒。每一双眼睛都释放出惊恐,难以理解的颤抖,惧怕和悲哀。

        “洛维斯,到爷爷这儿来。。。。。。”

        他呼唤着另外一个重孙辈的男孩。一边朝前走,一边抬高握在手里的枪。

        年龄,意味着经验和阅历。

        老福克斯亲眼看见过工业平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人类。在饥饿的威胁下,同类是最好的食物来源。他们当中很少存在弱者,矿石星球其实就是丛林法则的上演剧场。

        站在眼前的这些族人,都是老福克斯的至亲。

        他亲眼看着他们长大,结婚,生子,看着他们每一个人成长。那些点滴微小的回忆,是世界上最甜蜜,也是任何文字都无法描述的幸福。老福克斯不愿意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东西被黑暗取代,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成为食人种群的一员。他必须破坏这一切。否则。。。。。。孩子,只会成为其他人嘴里的食物。

        “拦住他!快拦住他————”

        黑衣男子从地上捡起文件,对着闻讯而来的警察大声叫嚣:“这家伙疯了。快,快拦住他————”

        几名警察以最快速度冲了过来,举枪瞄准,声色俱厉,也隐隐颇有些畏惧地连声大喊:“立刻放下武器,双手抱头————”

        老福克斯淡淡地笑着,脸上已经泛起了潮红,眼神也有些散乱。他觉得自己正在迅速变得苍老和虚弱,但他没有停下脚步,仍然平举枪口,朝着畏缩在人群中间的男孩慢慢走去。

        “射击————”

        为首的警长不再犹豫,首先扣动扳机。子弹脱膛而出的瞬间,他也清楚看见老福克斯握枪的手一抖,也做出相同动作。立刻,两颗带着炽热焰尾的弹头从对立方向飞窜而出————一颗准确命中了老福克斯的胸口,另外一颗钻进了被他瞄准的男孩头部,整个头颅被炸得粉碎,遍地都是鲜红腻白的散碎血肉。

        老福克斯仍然保持站姿。他脸上带着微笑,身体朝后慢慢倒下。

        “我毫无选择。。。。。。你们很快,很快就会明白,有些时候,死亡,其实比活着好。。。。。。我的孩子。。。。。。我,我。。。。。。我爱你们。”

        。。。。。。

        人口普查总署的会见室,是一个大约五平米左右的小房间。这里的装修格局显然以监狱作为参照————一块hòu达数公分的防弹玻璃,将整个房间截成相互隔绝的两部分。看得见对方,却无法触摸彼此,音响虽然原始,仍旧发挥着传递信息的重要功能。

        亚度尼斯死死地盯着坐在面前的赵毅,他的眼睛里释放出狼一样的光,凶狠而狰狞。

        他一直在苦苦思索————究竟是谁在暗中策划了这场针对托德家族的阴谋?

        想要查清楚这种事情几乎没有可能。老福克斯的发迹,以及托德家族的逐渐庞大过程中,总会或多或少与其他人产生纠纷、恩怨。即便是在商场上,觊觎或者敌视托德公司的对手也大有人在。如果亚度尼斯能够拿出几千万或者上亿,对所有怀疑对象仔细排查,也许不难从中找到蛛丝马迹。然而,在当整个家族全部财产均被银行没收,负债累累的时候,根本没有人会好心到免费为亚度尼斯去做这件事情。

        如果不是家族成员被押上警车的时候,在人群里看见偶然头部依然包扎着绷带的查尔斯,亚度尼斯大概永远不会把家族悲剧和赵毅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

        按照惯例,被剥夺公民权力,即将发往矿石星球成为工业平民的人,可以在登上飞船之前,提出一个在适当范围内不太过分的要求。

        作为对曾经居住过移民星球的眷恋,很多人都希望最后晚餐尽可能丰盛一些。当然,人口普查总署绝不可能提供昂贵的龙虾或者鲍鱼。不过,作为文明社会给予曾经成员的最后福利,餐桌上总会出现一些来自农垦星球的水果。

        亚度尼斯要求见上赵毅一面。他的态度非常坚决,甚至像疯子一样用脑袋连连猛叩地面。这种可怕的自残行为持续了两个多钟头以后,人口普查总署的执行人员,终于向赵毅发出了询问函件。

        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对方。仇恨与冷漠对视,愤怒与平淡撞击。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做的?”

        大约五分钟后,亚度尼斯首先提出困扰自己已久的问题。

        赵毅缓缓地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冷漠如冰的态度,立刻激起亚度尼斯心底沉埋的怒火。他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重重扑在hòu重的防弹玻璃表面,双手狠狠擂击着,仿佛一头狂怒的受伤饿狮,发出如雷般的咆哮。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要这样?”

        “还记得你在联大办公室里,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吗?”

        赵毅平静地坐在椅子上,注视着神情如狂若疯的亚度尼斯,声音如流水般悦耳:“那个时候你曾经告诉过我————没有资格与你谈任何条件。除了赔偿或者为托德家族免费服务五年,我不可能有第三种选择。而且,一旦走出联邦国立大学的校门,你保证我会死得很难看。呵呵。。。。。。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我一个四阶异能者,这可是你的原话。”

        这些话如同给了亚度尼斯当头一击。他脸上不断涌出汗珠,早已被遗忘的恐吓字句,像电影一样清楚浮现在脑海里。他的双手紧紧巴住玻璃壁面,身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就连说话声音也开始变得颤抖。

        “我。。。。。。你。。。。。。我,我,我没有。。。。。。你。。。。。。”

        亚度尼斯感觉自己的舌头忽然像石头一样僵硬,无法说出连贯的语句。脑袋里的逻辑思维一片混乱,语无伦次勉强发出的单调音节,根本无法表达出任何意思。

        他当然记得自己曾经对赵毅的威胁。

        那个时候,这个年轻人不过是一只手指随便就能摁死的蚂蚁。离开国立大学的亚度尼斯也联系了一名高级杀手,以八十万联邦元的价格,要求对方尽快狙杀目标。

        “我的朋友被查尔斯用酒瓶打破了脑袋。因此,他必须付出整根鼻梁作为补偿。”

        赵毅把身体朝前挪了挪,隔着玻璃,认真地说:“你应该明白,年轻人之间经常会因为某些小事情,发生吵闹或者争斗。这是我们之间的问题。我并不记恨查尔斯,也从未产生过要对他实施报复之类念头。至于托德家族。。。。。。我甚至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亚度尼斯眼中凶厉的目光减弱了许多。他觉得体内的力气正在渐渐消失,熊熊燃烧的复仇烈焰也在迅速缩减。巴在玻璃上的双手,无助而衰弱的慢慢下滑。他努力瞪大双眼,想要保持原来的激愤状态,却感觉意识当中那股支撑自己站起来的力量,仿佛被黑洞彻底吞没,再也不会出现。

        “是你逼我这样做的————”

        赵毅面无表情地继续尚未说完的话:“面对死亡,任何人都会作出反击。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可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一个既无财产,又无背景的孤儿不可能对你产生威胁。用钞票随意剥夺其他人的生命,是专属于你的专利。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亲自体验一下被别人握在掌中,随时可能活活捏死的感觉。”

        亚度尼斯茫然地看着赵毅,双手慢慢伸向上方,似乎在摸索着什么。他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冲动产生的潮红早已无影无踪。忽然,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在恐惧和死亡阴影的笼罩下,他的意志彻底崩溃了,语无伦次地嚎叫起来。

        “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们。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任何事。”

        看到亚度尼斯的反应,赵毅勾起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宁定地看了看这个趴在地上像狗一样的男人,他摇了摇头,淡淡地说:“太迟了。”

        说着,他从椅子上站起,转身,走向房门,拉开,离去。

        人口普查总署外的天空依然清朗,蔚蓝的天幕下,飘浮着几缕轻柔的云朵。微凉的清风吹拂在脸上,舒爽而惬意。

        赵毅走到停在附**台的磁悬浮车前,拉开车门,侧身坐进。他默默注视了正前方几秒钟,对驾驶座上的斯坦利说:“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托德家族成员的消息。虽然,他们已经不再是公民,而是工业平民。”

        “让运送他们前往矿石星球的飞船撞上陨石。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斯坦利显然听懂了赵毅话里潜藏的意思。他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说:“如果觉得不太合适,还有很多其它的办法。当然,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赵毅仰起头,靠着柔软的皮制车椅,声音很轻,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我本来不想与他们为敌。但既然做了。。。。。。就不要留下任何后患。”

        。。。。。。

        无论地表还是地下,AG64号行星上的基地都在不断扩大着。

        高耸的风能发电站附近,已经修建起一排整齐的四层小楼。这种全封闭式建筑排列在基地周围,数量多达上百幢。按照计划,它们将容纳五千名居住者。但就目前而言,实际入住的居民,只有包括冯谈谈在内的二十六个人。

        空中的小型运输舰已经放下起落架,反斥排气管喷射出淡蓝色的焰尾,随着飞船在圆形停机坪上稳稳降落,数十名机械人也从自动传输带上送了过来。它们在船舱门口默默等待着,准备搬运装载在船内的货物。

        在液压系统释放出来的大量白色蒸汽中,紧闭的舱门徐徐落下,赵毅踏着稳定的步伐慢慢走下舷梯。对面,是排列成欢迎队形的冯谈谈等人。

        充足的食物和营养,使冯谈谈的体格与上次离开的时候相比,明显要更加高大、健壮。每当他注视赵毅的时候,眼睛里总会释放出强烈而狂热的崇拜目光。

        李维贤教授是S12的幸存者之一,也是十八年前地球联邦最具盛名的脑科研究权威。

        大脑,一直是人体最神秘的部位。虽然已经进入宇宙时代,这依然是人类无法完全了解的最大谜团之一。进化点脑域开发、思维和记忆、大脑活动与电磁波之间的关系。。。。。。人类无时无刻不想将它们破解,却根本无从下手,只能默默等待后人在自己的研究基础上更进一步。

        李维贤教授一直认为————人脑接受外来指令控制这种情况,属于脑细胞和思维电波之间的磁场共振现象。就像孩子听从大人的劝说,士兵服从军官的命令,妻子对丈夫言听计从,都因为指、受双方的脑电波频率处于相同或者近似阶段。因此,他们能够相互理解、服从、交流。。。。。。换句话说,只要能够找到目标大脑相同或者相近波段,适时发出命令,就可以顺利达到控制对方的目的。

        遗憾的是,直到李维贤教授死去,这种理念仍然无法得到实物论证。作为学生,赵毅继承了教授的所有研究资料,也得到了他在S12基地开发完成的“脑电波平衡传输仪”。

        这是一种通过重复特定语言和画面,对接受者产生“洗脑”效果的电子播放器。当然,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洗脑或者控制,而是在了解受者本人具体思维状态的情况下,针对大脑固定记忆进行选择式意识灌输产生的效果。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利用这种仪器,对某个特定对象灌输控制意识,首先必须了解对方思维当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直接使用机器,只会造成脑电波紊乱,进而造成大脑瘫痪,甚至死亡。

        在很多人眼里,李维贤教授完全可以和“疯子”这两个字划上等号。事实上,如果S12幸存者当中没有他的存在,那个数百人的小团体早就崩溃,赵毅也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他用这种仪器对所有幸存者都进行过洗脑————并不是想要控制对方,只是对他们灌输安于现状的思维概念。洗脑之所以会获得成功,完全因为每一个幸存者大脑里都存在绝望。在赵毅刚刚出生的那年,幸存者们因为各种问题争吵不休。在没有人察觉到的情况下,混乱的意识被强行归于冷静,也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故事。

        洗脑,只是让受者产生对指令的服从意识,并不是从根本上摧毁大脑主动思维。那样做,只能得到一群行尸走肉。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读心术,赵毅也无法看穿每一个人的内心。但自从新明斯克市一行后,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可以对接触到的每一个工业平民进行洗脑。让他们服从自己的命令,真正成为自己的人。

        因为,他们都很饥饿,都对食物和生存充满渴望。

        这是洗脑成功的基础,也是关键。

        。。。。。。

        “欢迎回来,阁下!”

        冯谈谈恭敬地迎了上来,微垂身体,朝着不远处列队迎候的人群,平平伸出右手。

        按照赵毅的命令,他招募了基地的第一批入住者。虽然数量不多,却每个人都被成功洗脑。这也意味着S12幸存者在生命最后研发的技术,的确能够发挥应有效果。

        望着这些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赵毅沉默了近五分钟。在这期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作。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隐隐有些激动,甚至是狂热。

        如果没有真正经历过饥饿,永远也不会明白食物的珍贵。冯谈谈对这些人进行意识灌输的时候,一直在不断重复赵毅本人的影像画面,以及食物赠与之类的信息。从绝望到出现生机,自然而然萌发的感恩意识,是任何诱惑都无法抹掉的永恒烙印。就像当初李维贤教授在S12所做过的那样,原本松散的二十六人群体,开始以赵毅为核心,成为对他唯令是从的集团。

        在真正确定洗脑效果之前,赵毅不会让冯谈谈等人进入地下基地。

        不过,想要让这些人发挥足够的效果,除了食物,还需要武器。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84/54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