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五十八节 酒吧

第五十八节 酒吧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S12的幸存者曾经说过——“失恋,是每一个男人成长的必须过程。只有亲自体验过如同心脏被撕裂一般的痛苦,才能真正体会到爱情的珍贵。”

        谢谢,意味着终结,意味着真正放下最为牵挂,却再不可能像从前那样迷恋的东西。

        因为,那不值得自己为其什出。

        转过身,沿着来路默默的离开。

        。。。。。赵毅知道,自己正在渐渐远离曾经觉得最美妙的青涩之梦。

        韦斯利沉默地看着赵毅离去的背影,他的嘴唇弯曲带着微笑,眼中却蕴含着强压下来的怒火。隔着衣服,他用力捏弄着于花的,乳尸房,柔软的半圆形凸出在强大力量挤压下,不断变换成各种古怪难看的形状。仿佛橡胶制成的握力球,总在压下与评起之间重复。唯一的差异,就是死死咬紧嘴唇的于落,还有她眼角因为疼痛流淌下来的泪水。

        。。。。。。

        从手机电话薄里找出胖子梁良的号码,按下,接通,赵毅只说了一句话。

        “走!陪我喝酒”

        联邦国立大学周边林立着大大小小的酒吧。

        没有人统计过它们的数量,也许几百,或者上千。这个数字每年都会随着新生入学的时候增加一些。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酒吧兼营餐厅,或者是旅馆、游戏室之类的多重功能,也会为学生或者其他顾客提供性方面的服务。总而言之,这里充满着书卷气,也弥漫着钞票的味道。但谁也说不清楚,究竟谁比谁更加浓郁,更吸引人。

        在大多数同行竞争者当中,“黑杰克”算是规模颇大的一家。赵毅和梁良走进酒吧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四周墙角放射出昏暗的灯光,雾化干冰被激光射灯照出诡异莫名的颜色,激昂疯狂的电子音乐震耳欲聋,浑浊的空气几乎使人窒息,却明显夹带着酒精与荷尔蒙的刺激气息。

        两打“嘉士伯”啤酒,外加一份爆米花,总共四百六十元联邦币。

        这个价钱明显偏贵,但酒吧里却人声鼎沸,一些原本是过道的地方,已经摆起了加座。显然,顾客们并不在意昂贵的酒价。女人来这种地方通常不用花钱,而男人在这里出现的主要目标,仍然是为了女人。

        两个身材不错的女人站在舞台上,随着强劲的音乐节拍扭动身体。黑色丁字裤和系带式胸罩,只能勉强遮挡住胸前与下身的私处。这种极其暴露的穿着,吸引了酒吧里几乎所有人的视线。男人眼里燃烧着**,女人却恨不得想要直接用目光在她们身上穿几个洞,割几个孔。

        “我早就跟你说过,于落那个女人不靠谱,整不成。”

        “她的身材倒还可以,就是瘦了点。女人嘛,胸一定要大,屁股也要够挺。否则,还不如不要。”

        “来来来!喝酒喝酒!好好醉一次,醒来以后洗把脸,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大把的妞等你去泡,无数的女人等待你去征服一

        梁良在这方面显然有着常人无法比及的独到心得。他麻利地为赵毅倒上酒,一边碰杯,一边旁若无人地大声吆喝。也许是觉得两个男人喝酒,气氛过于沉闷,他叫住从酒桌旁边走过的侍者,塞给对方两张十元面额的钞票,又伸手指了指坐在不远处卡座里,几个衣着清凉,画着浓妆,颇有些无聊的陪酒女郎。

        加冰的啤酒喝在嘴里很舒爽,赵毅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一虽然已经放下,但他的心仍在隐隐作痛。初恋就如同玻璃般易碎,想要抚平伤口,却必须付出漫长的时间。

        他只能选择用酒精麻醉自己。正如梁良所说的那样醉醒之后,世界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侍者领着两个陪酒女郎走了过来。她们很年轻,称之为“女孩”还更合适一些。浓黑的眼线,亮紫色的眼影,使眼睛看起显得很大,也足够吸引人。她们的裙子很短,步子稍微迈大一些,就能看到夹在双腿中间的内裤边缘。大概是因为酒吧气温比外面更热,她们干脆不穿上装,只系着性感简单的黑色抹胸。

        “来!一起干一杯一一”

        梁良应该是酒场熟客,很明白应该如何调动气氛。随着另外两打啤酒和更多的小食摆上桌子,几张百元面额的钞票直接摆在面前,两名陪酒女孩脸上的笑意也成倍增加,分别抱住赵毅和梁良,主动大胆的开始嬉戏。

        啤酒很淡,却终究是酒。

        赵毅感觉自己的胃越来越热,身体仿佛在燃烧。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只是朦胧看见摆在桌上的空瓶不断增加。耳边,不时传来梁良与陪酒女孩的调笑,还有他们对于自己酒量的惊叹。似乎胖子又加了几打酒,又叫了一些吃的,但实际上喝过什么,吃过什么,赵毅没有丝毫印象。

        他只想用最快的方式,把自己灌醉。

        脑子很混乱,神经被麻醉的同时,也产生出强烈的冲动。

        他眯着眼睛,看着偎依在自己怀里的陪酒女孩——她很年轻,大约只有十七、八岁。长相和身材,在赵毅醉醺醺的眼睛里全部被忽略,他只知道这女的胸脯很大,也很白。

        他下意识的联想起那个叫做韦斯利的男人。越想,体内的躁动之火就燃烧愈加旺盛。没有任何犹豫,赵毅一把握住女孩的胸脯,在手心里来回揉捏,究竟是模仿还是报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女孩的笑容有些僵硬,但她没有拒绝,也没有躲开一赵毅其实长得很有男人味道,是她喜欢的类型。何况,他们已经付过足够的钱。在这种场合,只要不触及底线,搂抱和抓摸都很正常。

        “永远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平一”

        梁良劝酒的气势十足。他显然知道赵毅在这个时候最需要什么。于是,一大杯冰凉的啤酒顺着喉管流进身体。伴随着燥热和刺激,在赵毅身体内部同时产生的,还有从腹部传来的强烈憋胀感。

        “我。。。。。。去一下洗手间。”抛下这句话,赵毅从旋转椅上滑下,跌跌撞撞的从人群中间踉跄而过,醉眼惺忪地寻找着墙壁上的“WC”标志,在半堵塞的鼻孔帮助下,终于站在悬挂式小便器前,酣畅淋漓的肆意宣泄。

        洗手,闭上双眼,清凉的净水泼洒在脸上,用力来回抹擦。冰冷,终于驱散了酒精的效力。

        抬起头,望着墙壁上镜子里那张熟悉的面孔,赵毅缓缓笑了起来。

        “这就是,他,妈,见鬼的爱情?哈哈哈哈。。。。。。

        狂笑着走出洗手间,这正是夜店最热闹的时候,昏暗的灯光,拥挤人群,这一切都使赵毅感觉莫名的烦躁。他在人堆里茫然寻找自己的座位,却总是被兴奋的狂舞者推挤着,脑子越来越昏,头也越来越重。

        迷离之间,他感觉自己撞上了一个柔软的物体。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气味,使残存的清醒意识判断出那是一个女人。赵毅努力睁大双眼,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看了近十秒钟,稳住摇晃的身体,咧嘴一笑,说:“你,你怎么也在这儿?”

        激光射灯下的张小娴,散发出颇具野性的特殊魅力。白色丝质吊带几乎裹不住过于饱满的刑炜,修直的长腿从银灰色包臀短裙下方。裸尸露出来,被深色丝袜勾勒出惊心动魄的线条,配合长度超过十二公分的圆头高跟鞋,浑身上下都释放出难以抗拒的诱惑。

        “不想请我喝一杯吗?”

        张小娴的态度依然冰冷,脸上却多少带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赵毅猜想,这或许是因为环境的缘故。他抬起了头,视线也就自然而然顺着对方的长腿向上延伸,停留在撑胀吊带的刑炜。

        酒精的确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物质。它祛除理智,释放出人类最原始的**,像魔鬼一样在醉者耳边窃窃私语,教唆着你用最疯狂野蛮的方式去犯罪、蹂躏、毁灭一切。

        张小娴微皱着眉头,她很讨厌赵毅此刻流露出来的表情。但她并没有出言呵斥或者转身离开,而是微眯着双眼,弯成一个娆媚的弧度,斜向挑逗式地看着对面的男人,玩味地问:“你喜欢喝什么酒?”

        这句话带有强烈的暗示。赵毅清楚地嗅到她身上的香气,更可以感受到从她小嘴里吹出来的丝丝气流。眼前这张千娇百媚的面孔在不断变化,似乎是于花,又好像是先前被自己搂在怀中的陪酒女孩。很模糊,也很刺激。

        突然,没有任何预兆,赵毅推着张小娴的肩膀,用巨大的冲力将她压在了墙上。

        两只手肘粗暴地固定住她的头部,在对方不知所措的慌乱目光注视下,对准那张鲜红湿润的嘴唇,狠狠吻下。

        这一刻,张小娴只觉得大脑彻底当机。她并非没有思想准备,可是当这种情况真正降临的时候,女孩的羞愤和本能抗拒意识,都使她想要用力推开搂住自己的这个男人,抡起酒瓶砸烂那颗散发着汗臭与酒气的脑袋。她从未让任何男人接触过自己的身体。哪怕是自己的父亲。接吻的感觉很不错,但总有结束的时候。当赵毅慢慢抬起头,认真注视着眼前这张娇美清秀面孔的时候,张小、娴脸上仍然是如同冰山一般的表情,可是眼中的骄傲与讥讽已经消失,只剩下惶恐的苍白,以及黯淡的灰色。

        冲动,释放了一部分淤积在赵毅大脑里的迷醉。他开始有些清醒过来,怔怔地望着被自己双手卡在墙壁上的女孩、一他当然认识这张脸,但在记忆当中,这个女孩显然不是自己的女朋友,或者与之类似的亲近关系。

        我刚才。。。。。。似乎吻了她?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一一张小娴唇上的粉色荧光唇彩已经模糊,而自己的嘴角。。。。。。也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化妆品甜香。

        忽然,赵毅心理猛堤禚生出极强烈的不安。他肯定自己听到了什么——一转过身,目光迅速锁定耳朵判断出的声音来源,透过熙攘人群间的缝隙,胖子梁良那颗染血的肿胀头颅,赫然出现在视线中央。

        与之伴随的,还有他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

        “老子看中的女人,***,的也敢来抢?”

        二十二岁的查尔斯。托德身材很高大肩膀很宽,与hòu实身体的形成标准倒三角属于标准的运动员体格。

        由于身高超过绝大多数同龄人,他已经习惯由上至下的俯视角度,眼眸深处也很自然释放出傲慢的意味。

        他的确有骄傲的资本。托德家族的产业综合市值超过三亿。身为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很酷的外型这完全符合绝大多数男性对“幸福”这两个字的要求。

        和很多有钱人一样,查尔斯呆在联大新闻系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学习知识或者开拓眼界。他纯粹是为了学位而镀金。毕竟,想要从联邦教育部拿到一张核发的学位证书,除了需要花费两百万标准货币,还必须在学院里老老实实呆上一段时间、一联邦教育部门要为交了钱的学生负责也需要时间从学生身上搜刮到更多钞票。

        很多男人都会选择在酒吧喝酒,用于打发无聊的时间。查尔斯也不例外。但令他感觉很不痛快的是,自己来得有些晚,“黑杰克”基本上已经满座。侍者只能在过道夹缝里摆上一张很小的桌子,勉强容纳查尔斯和另外两名魁梧强壮,一直跟随着他的保镖。

        男人独自喝酒,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趣味。对于查尔斯想要叫上几个陪酒女郎的要求,侍者只能抱歉的陪上笑脸。同时恭敬地说:“您最好下次来早一些,她们现在都有客人。”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困难——与查尔斯上过床的女孩很多只需要一通电话,至少可以在半小时内叫出五、六个。不过,今天晚上他显然没有找旧相识过来陪伴的意思。而是想要另外寻找新的刺激,新的目标。

        梁良就坐在查尔斯的正对面。隔着两张桌子,可以看到胖子正和两个陪酒女孩玩骰子。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赵毅离开的时间过长,只是左拥右抱玩的很开心。在酒精的刺激下口袋里已经装进钞票的两个女孩也彻底放开。她们很喜欢胖子的花言巧语何况,梁良虽然体重超标,脸蛋却肥嘟嘟的很可爱。

        “告诉那个家伙,叫他让个妞儿过来一一

        查尔斯的要求被颇为尴尬的侍者传递给了梁良。出于亢奋和半醉状态的胖子立刻被激怒,简单的语言交锋外加年轻人特有的热血冲动,言语上的相互讥讽和嘲笑,很快演变成为最直接的身体冲撞。

        当赵毅听见胖子惨叫声的时候,梁良正被查尔斯用啤酒瓶直接砸中头顶,在地面上涂染出一片酒和鲜血混杂的图案。

        。。。。。。

        “老子最讨厌的就是胖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很好。。。。。。”

        查尔斯半蹲在地上,居高临下看着趴在自己脚下的梁良。左手抓住他的头发,将对方上身拎高,右手握住一瓶尚未开封的“青岛”啤酒,用坚硬的瓶底,使劲儿戳了戳胖子满是鲜血的脸,潇洒地耸了耸肩膀,微笑着说:“体重,不代表战斗力。有些人你是招惹不起的。比如说我。。。。。。”

        突然,一阵强烈的风从人群里横穿而过,未等查尔斯做出反应,迅疾的黑影已经冲近身前。赵毅以最快速度反手夺下他握住的啤酒,抡高,如同闪电般从侧面重重砸在查尔斯脸上。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查尔斯高挺的鼻梁立刻凹陷下去,破裂的皮肤边缘迅速渗出暗红色的液体。他双手紧捂着脸庞,惨叫着,在一片狼籍的地面上,痛苦地来回翻滚。

        赵毅的动作实在太快,令人猝不及防。站在查尔斯身边的保镖根本无法做出反应。僵立了大约三秒钟,他们同时爆发出无比愤怒的咆哮,直接掀翻桌子,挥舞拳头朝着赵毅狠狠砸下。

        “嘭—”左边保镖的拳锋,被赵毅迎面而来的拳头重重反撞回来。这个拥有三阶体格的男人只觉得浑身一震,感觉就像是被最坚硬的金属反挡,进而被强大如机械般的力量碾压。沉重如山的压力瞬间贯穿了整个身体,右肩发出一连串的“喀嚓”声,坚硬的臂骨竟然脱开关节,从背部撕裂肌肉与皮肤,带着鲜血和破裂的韧带,直接凸露在空气中。

        突变,使另外一名保镖下意识地滞缓了近半秒的速度。他本能的想要回缩,却被赵毅伸手扣住手腕,按住头,顺势将整个人高高抛起,如同高空坠落的弃物,狠狠摔砸在距离最近的旋转座椅上。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84/546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