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五十四节 父女

第五十四节 父女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张小娴的内心,其实并没有外表那么强悍。尤其是在张奎山面前,她总是感觉惶恐无助,畏惧和绝望。

        “和他多接近一些,想想办法。”

        张事山拈起一粒花生,用短粗的手指用力拧去表面红皮,扔进嘴里慢慢咀嚼,淡淡地说。

        “这。。。。。。这很同难。”

        张小娴小心翼翼地说:“他。。。。。。。他似乎对我没有什么兴趣。”

        这句话显然对张事山产生某和促动效果。他转过身,眼睛从电视上挪开,没有显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锐利冰脊的目光直接从张小娴脸上扫过,仔细分辨着其中每一丝值得注意的变化。过了近五分钟,他的嘴角挤出阴鸷的脊笑,抬起右手,对着女儿勾了勾食指,说:“过来。”

        张小娴眼牌深处闪过恐惧的光。她下意识地缩起双手抱紧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堤禳求着。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我叫你过来”

        张事山提高了音量,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阴脊。

        他的话带有不可抗拒的命令成份。张小娴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紧紧咬住下唇,颤扛的双手将身体搂抱得越发紧密。也许是明白自己永远也无法逃避,她终于缓缓迈出脚尖,朝着父亲所在的方向。

        妈,的!磨磨蹭蹭,那么慢一

        张事山猛然伸出手,一把抓住自己儿女的头发。黑色多毛的粗壮胳膊,用力搅扰住细长光滑的发丝。难以忍受的剧痛从发根传来,张小、娴双手死死抱紧头部,密集的血丝迅速充斥眼眶,大张的嘴里发出不似人声的尖叫。野蛮的暴虐和凌辱,使父亲产生出如同吸食毒风闲水印品一般的快感。他左手拿起摆在旁边茶几上的啤酒,仰脖根根猛灌了一大口,右手则丝毫没有想要放过张小娴的意思,而是把她的头发在手腕上反绕了一圈,将其整个人硬生生活活拽到面前。

        “你应该学会勾引男人。。。。。。不,不是应该,而是必蜒一一一”

        张事山的鼻孔和嘴里都在喷吐酒气,他醉醺醺里拎起张小娴的头发,使她保持跪在面前,上身却保持笔直的姿势,阴沉且狰狞地说:“眨‘然你觉得这件事情很困难,那么。。。。。。我就先来和你算一笔账。”

        “首先,是学费一一为了让你保持美妙诱人的身材,那个该死,的芭蕾舞教师,每月都要从我口袋里掏走两万联邦元。当然,想要成为最杰出的舞蹈家,还必须精通音乐。固定的声乐讪练,每月需要花费一万六千块。加上钢琴和小提琴,这一部分的月平均开支,总共是六万五千。”

        “品酒和鉴赏古玩,是每一个上流社会贵妇的必须功课。

        你在这方面的确很有天份,只用了四年时间,就结束了普通人需要十二年才能学完的全部课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崭包里可以省下几张钞票一一

        负责教授你品酒和鉴赏的专业人士一致认为,无论学习时间长短,都必须付给他们足额费用。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惹麻烦,所以,这又是一笔二十万的开支。”

        “美女最诱人的部分,就是脸蛋儿和身段儿。你的饮食配比表由专业营养师开具

        来自牧业星球的纯牛奶,最新鲜的鱼,肉类和蔬菜搭配均衡。当然,为了保持体重和身材,有时候我会扣下一些你最喜欢的蟹黄馅饼。尽管如此,你每个月的餐饮费用仍然高达三十四万联邦牙”呵呵!我亲爱的女儿,当你悠闲地看着爱情小说,品尝着各和滋味儿甜美水果的时候,恐怕根本不会想到,即便是一颗农垦星球产出的c级“红富士”苹果,售价也足足高达一百二十联邦元。”

        “你在服饰和化妆品的花费,超过了前面罗列项目的总和。有时候我真不明白,女人为什么会有如此和类繁多的永服

        裙子、裤子、衬衫、胸罩、高跟鞋。。工。。。就连一双“…。LL。口。”牌的丝袜,居然也要卖到两千六百块。这相当于我手下一名优秀员工的月薪。还有“欧莱雅”的粉饼、“雅诗兰黛”的眼霜、“兰麓”的香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月平均消费金额居然高达一百八十三万。”

        张小娴目光呆滞地跪在那里。她已经记不清楚,究竟是第几次从父亲口中听到这些关于金崭和数字的问题。被揪紧的头皮一阵生疼,地面上散落着很多被活活拔掉的头发。也许有几十根,也可能是上百根,但这并不重要。因为痛苦这和东西,一样会随着时间和次数的增加,使承受者的神经和大脑变得麻木。

        “称上个月的花费,是两百六十一万七百七十四块八毛六分一一

        张事山紧绷着脸,用蛇一样阴脊的目光,在自己女儿身上来回扫视。也许是觉得揪掉太多头发会影响容貌,他缓缓松开右手五指,左手却一把握住张小娴的脸颊,扣紧,用力拖到面前,从嘴角挤出一丝凶狠残忍的笑

        “如果你不是我所有女儿当中最漂亮的一个,老风闲水印子绝对不会浪费口水和你说这么多。

        我愿意为你支付账单,前提是必须得到足够的收益。“等价交换”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逻辑。我会提供你足够的崭接近那个年轻人。但这和付出绝对不是毫无限制。我没有耐心让你在他身上消磨两年、三年,甚至更多的时间。你必须尽快搞定那个男人,让他跪倒在你的脚下,亲吻你的鞋尖,心甘情愿为你付出一切”

        张事山是个非常井明的商人。

        “一枚金币可以让穷人过叮,衣食丰足的饱年,却不够富人最普通的一顿饭资。”

        他一直把这句话当做绝对真理。因此,张事山在经营“张氏重工”的同时,也非常注重那些超级富寡的行踪可以制造一些与他们“偶尔”相遇,甚至是认识的机会。格鲁伯是金字塔工业联盟的七名常务理事之一,也是张事山接近者名单上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当然,想要通过正常手段认识这些人比想象重要困难得多

        他们都有保镖,也很少接纳圈子以外的陌生人。用那名受张奎山委托,密切注意格鲁伯行踪私家侦探的话来说:“每一个人都认识联邦总统,但联邦总统不可能认识每一个人。”

        张奎山没有窥探他人**的特殊嗜好。之所以这样做,原因仅仅只是为了钱。

        他很清楚,那些大人物不会对千万以下的生意有什么兴趣一一当拥有的财富和资本增长到一定程度目光和眼界也会随之发生质量性的变化。几十或者上百万的利润,不会对他们产生诱风闲水印惑。只有交易金额过亿,甚至上兆的项目,才是他们真正关注的焦点。

        张事山把自己的位置拇得很正、“张氏重工”的确拥有一定财力却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机械制造大芽。只有与超级富豪合作,才能一步登天。

        这就是他的目的。

        “张氏重工”是金字塔工业联贾的加风闲水印盟企业。在蓝海梦想星球,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张本山亲眼目睹了赵毅和格鲁伯同时走下飞船,走进工业联盟总部的那一幕。

        那个时候,格鲁伯脸上带着微笑,对待赵毅的态度很平和,完舍就是身风闲水印份对等的两个人。私家侦探无法搞到格鲁伯的私人电话号码,也不可能为张本山制造与工业联盟理事认识的机会。但要他弄清楚赵毅的身风闲水印份和住址,却很简单。

        张事山注意到

        就在蓝海梦想星球看到这两个人的第二天工业联盟召开了关于多变向引擎增幅技术的新闻发布会。原先被裁安为该技术专利持有人的国立大学机械学院教授埃布尔,却对外宣布因为飞船失事死亡。。。。。。无论在时间还是过程上,这些事情都显得太过巧合。张奉山并不确定这件事情与赵毅有直接关系,但从那斤,时候开始,他已经把这斤,年轻人列入可投资对象名单。作为预防万一的应对方法,原本就读于艺术学院声乐系的张小娴,也被转到了美术系。

        用五十万联邦元雇佣的私家侦探,很快证明了他的工柞价值一一一乐言星球食品博览会上的那一幕以及胶质巧克力引发的一系列轰动效应,使张事山再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虽然没有资料或者证据表明,赵毅在这两起事风闲水印件中究竟扮演了何和角色?但是可以肯定能够被工业联盟理事看中,并且在事发地点出现的人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张事山开始下注一一再也没有什么比年轻人坠入爱河更管用的控制方法。张小娴长得很美,如果不是想要用这个女儿换取到更丰hòu的收益她恐怕早巳被当做礼物,送给另外一个资产亿万的八十六岁富翁,成为续弦。

        “我不想再听到什么“困难”之类的废话。你有很多方法可以令他为你着迷。我看过资料,你是整个联大艺术学院最漂亮的女孩。有良好的家世和修养,在适当的时候,表现出少许,放,荡和,风,骚,足以让任何男人成为你的崇拜者。”

        张奉山眼睛里径放出脊酷阴根的目光,那张堆积太多脂肪的脸上,挤出一丝令人不安的邪恶微笑。他用力握紧张小娴的下颌,像看待牲口一样仔细观察着牙齿,干涩阴脊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别把你自己想象得有多么高贵。或者,我应该弄个老牌,故,女,来教教你如何取悦男人。把裙子裁短一些,让那个叫做赵毅的小子看看你内裤的颜色。永服领口尽可能拉开,露出半边刊锯,会使你看上去更加,性,感。勾引就要有勾引的样子,不是让你一本正经坐在教室里学画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都在做些什么。老风闲水印子耐心有限一一一六斤,月,最多再给你六个月的时间。如果你没能从那个年轻人身上让我这到预料目的,那你就必须成为安东尼奥先生的妻子当然。。。。。。在那个八十六岁老杂种成为我的女婿以前,我并不介意把你扔到床上先尝尝自己女儿的味道

        张小娴的脸色像死人一样惨白。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般剧烈颤共,可以看出她的牙齿咬得很紧。恐惧和绝望,彻底占据了她的整个思维空间。

        “记住!不是每个女孩都能像你这么幸风闲水印运,直到现在仍然还是处风闲水印女。”

        张事山收起表露在脸上的贪整与狂热放开呼吸粗重的张小娴,肥胖的身体重重朝后靠在沙发上,阴森森地笑了笑,说:“我在你身上至少投入了上千万,如果你不能表现出与这个数字对等的价值,我有上百种方法从你身上捞回成本。你应该明白一一“女儿”这个词对我来说其实不具备任何意义。”

        这句简单的话,使张小娴再也无法控制情绪。她无力地趴在地上,眼泪从紧闭的双眼中悄出,从咬住的下唇缝隙中发出“呜呜”的哭声。就在去年,自己只有两岁大的同父异母弟弟,被厨师当做食材杀死。整具尸体浑身上下涂满蜂蜜和调料,烘烤,抬上餐桌。。。。。。

        那天晚上,父亲设宴款待一名重要客户。据说,那个人很喜欢食用更过的婴儿。也正因为这道隆重而血腥的菜,“张氏重工”得到了一份价值一亿五千万的订单。

        张奎山的确是自己的父亲。但他很疯狂,也很现实。

        在他眼里,所有一切都可以当做货物出售。至于妻子和儿女。。。。。。花花绿绿的钞票远比所谓亲情更可爱。

        张小娴从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关于她的去向。。。。。。有人说,是被父亲活活用斧子劈成碎块,扔给那几头他最喜欢的藏葵当做gǒu料。也有人说,她被父亲当做礼物,送给某个喜欢用人血洗澡的贵妇。

        张小娴并不认为,父亲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仅仅只是恐吓一一相比几年前惨死的姐姐,自己的确是张奉山所有儿女当中最幸风闲水印运的一个了那个时候,姐姐和很多从泛联合买回来的奴风闲水印隶一起被父亲送进一处私有林地,成为富人和高官的狩猎目标。。。。。。那些人已经杀腻了狮虎之类的猛兽。捕猎高度智慧的人类,是联邦权贵们最喜欢的户外运风闲水印动。六个月。。。。。

        张小娴默然不语。

        她早已预料到自己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为了避免遭遇与其他杂人相同的结局,从十一岁的时候她就悄悄做着准备。

        学习芭蕾的同时,她也学习格斗与拳击。

        除了音乐她还拥有物理和考古双硕士学仙

        她比任何一个同龄人女孩懂得都多。因为,这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活命的保障

        父亲虽然疯狂,但他很可能舍不得杀掉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儿。

        也许是因为强烈的危机意识,张小娴大脑松果隙体分泌的进化点,比普通人要多得多。因此,她同时拥有二阶“智力”和一阶“体格”两和进化异能。

        可是,这仍不足以使她正面对抗自己的父亲

        只需要二十万联邦标准货币,张事山就能雇佣一名三阶“体格”异能者为其卖命。

        “六个月。。。。。。这就是我最后的时间?”

        稍微恢复清醒和理智以后,张刁娴脸上显露出近乎自绝的凄凉。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朝着自己的房间慢慢走去。

        在教室里的脊漠和傲慢,其实并非张小娴的真风闲水印实面目。那只是按照父亲的要求,想要赵毅对自己产生迷恋的另类手段。对于太容易到手的东西,人们通常都不会珍惜。只需要几句话就能主动脱永服上床的女人,男人只会将其当做玩物。

        潜意识当中,张小娴也在渴望能够得到真正的爱情。因此,在面对赵毅的时候,她更多的掺杂了属于自己的私有情绪,而不是认真按照父亲的要求,最大程度径放魅力,诱风闲水印惑目标。

        赵毅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一一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外形彪悍的强壮男子。就像电影里那些勇敢对抗邪恶的超级英雄。她总在盼望着:某一天,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带着自己永远离开散发着血腥与霉臭,脆脏与罪恶的家。

        然而,现实已经不允许她继续幻想下去。

        在随时可能降临的死亡面前,张小娴没才更好的选择。何况,一想到可能会嫁给八十多岁的老头,让一双枯皱干瘦的手在自己身上来回抚摸。。。。。。她就不寒而栗,忍不住想要呕吐。不知为什么,张小娴眼前又出现了赵毅那张肤色黝黑的面孔。

        他,会喜欢我吗?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84/546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