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四十九节 夜晚

第四十九节 夜晚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直到在包厢皮椅坐定之后的几分钟里,赵毅仍然觉得仿佛是在做梦。

        所有男孩的潜意识里,都拥有属于自己,最完美,最圣洁,也是最不可亵渎的初恋对象。那是他们心目中最珍贵的存在,也是记忆中永远无法被磨灭的烙印。

        赵毅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是爱情。但他知道自己喜欢这个叫做于蓓的女孩。就像初尝糖果甜蜜的孩子,总会执拗的认为,这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旁人的劝诫话语他们永远不可能听得进去,只有真正长大,尝试过更多的食物以后,才会恍然明白,当初如同石头一样的顽固思维,究竟有多么可笑。

        于蓓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气。

        浓烈的香水味道,很大程度上掩盖了这种令人怀疑的微醺。沉浸在喜悦和甜蜜之中的赵毅,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些本该引起注意的细节。他努力让自己的坐姿保持端正,从侍者手中接过菜谱,翻开,殷勤地问:“你想吃点儿什么?”

        于蓓恬淡地微笑着,说:“特别一点儿的菜品都需要预约。这个时间,大概也只有冷餐的味道还算可以。”

        说着,她把摆在面前的菜谱朝侧面一推,直接对守候在餐桌旁的侍者吩咐道:“请给我一块斯塔拉斯堡鹅肝饼,搭配红鲤菌熬制的骨髓。一桶新鲜牡蛎、一份金枪鱼刺身、冰激凌水桃子,还有一瓶卢森星球出产的特酿红葡萄酒。”

        赵毅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于蓓身上,他没有看过菜单,自然不知道七吋大的斯特拉斯堡饼售价为一千六百联邦元,五百克的桶装牡蛎则需要九百块。加上其它一系列菜品和酒水,这顿晚餐的总价值已经超过六千。这相当于一个联邦公民三口之家大半年的生活费用。

        看见赵毅没有因为自己所点的菜肴过于昂贵,流露出不悦或者肉疼的表情,于蓓脸上的笑容也显得越发浓郁。她端起倒满红酒的高脚杯,举在半空虚点了一下,妩媚至极地笑着:“你是这里的熟客?”

        赵毅摇了摇头,老老实实地回答:“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酒杯已经举止唇边的于蓓面色一僵,她显然没有料到赵毅会说出这样的话。轻抿了一口微酸的酒液,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按照古代星象学家的说法,男人的长相通常和母亲比较近似。呵呵!你觉得呢?”

        赵毅沉默着端起酒杯,在手里慢慢地摇晃着。过了近半分钟,才用低沉的声音说:“我。。。。。。我不知道。”

        “哦?”于蓓疑惑地看着他。

        “他们在我出生以前就去世了。”

        赵毅的语调惆怅而落寞,仿佛是在回忆中搜索那些最不愿意想起的细节:“我只见过他们的照片。不过,很多曾经见过他们的人都说,我和爸爸长得很像。”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唐突—冇———”

        于蓓眼睛里飞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失落,她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似乎是不经意地问:“这么说,你现在是一个人生活?”

        赵毅淡笑着点了点头。

        “能够支付美术专业的高昂学费,他们留给你的遗产一定非常丰hòu。”

        下意识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于蓓也立刻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她连忙用安慰的语气接上话题:“至少,你以后不用再为生活担忧。这也是身为父母最大的愿望。”

        “遗产。。。。。。”

        赵毅怔了一下,目光偏朝旁边,自嘲地笑笑:“你说的没错。我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冇运的遗产继承者。他们没有留给我一张钞票,一分钱。可是,那些无法用金钱衡量的非物质财产,庞大得就连上帝也会感到羡慕。”

        于蓓没有说话。

        她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既象是失望,又似乎带有一些后悔,而更多隐藏在眼眸深处,尚未释放出来的,则是越来越强烈的轻蔑,还有冷傲。

        为了压制住这些混乱复杂的情绪,她仰脖大口喝干了高脚杯里的全部红酒。**的液体顺着喉管流入身体,使她微微觉得有些头晕。长长地呼了口气,于蓓淡淡地说:“已经很晚了,让侍者把刚才点过的食物打包,我们带回宿舍去吃吧!”

        赵毅点了点头,依言唤过侍者买单。他一直想要给心仪女孩留下最为美好的印象,却没有发现,于蓓那张涂抹了太多化妆品漂亮脸蛋上的表情,正在因为渐渐变得复杂而精彩。

        “您好!总共消费了六千四百零七元。请问,您选择刷卡?还是支付现金?”

        身穿白色衬衫的侍者快步走到餐桌前,微笑着,双手递上放有结算单据的托盘。

        “现金吧!”

        赵毅一边答应着,一边侧过身体,把手伸进上衣内袋。就在手指和内里衣料刚刚接触的一刹那,他忽然浑身一颤,就像被某种魔法击中,只能保持僵硬的凝固形态。

        于蓓双眼直视着他,说话口气明显含有嘲讽的意味:“怎么,忘了带钱?”

        尽管很不愿意承认,但赵毅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这是艾斯的上衣。为了赶时间,匆忙,慌乱。。。。。。各种非正常因素叠加在一起,使他彻底忘记了,要把口袋的其它物件与钱包相互调换这件事。

        “抱歉!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需要处理。请原谅,我得先走一步————”

        于蓓毫不客气地抓紧手袋,从餐桌前站起。脸上的微笑和友善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赤/裸/裸/的冰冷与厌恶。

        “等等!请等一下!”

        赵毅只觉得头顶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他小跑着冲到收银台前,一边拿起电话慌乱堤欹着电话号码,一边对已经走到餐厅门口的于蓓连声大喊:“你先等一等,我这就让他们把钱包送过来————”

        于蓓没有停下脚步,甚至没有转身看过他一眼。半分钟以后,曼妙窈窕的身影已经走出餐厅大门,消失在黑沉沉的夜幕深处。

        过了近半个小时,梁良气喘吁吁地跑进餐厅。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两名胸口佩有金字塔工业联盟标志的黑衣男子。等到赵毅付清账单之后,其中的为首者才走上前来,雕塑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格鲁伯先生派我们来接您。他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与您商议。”

        。。。。。。

        工业联盟楼前的街道,已经被上百辆各种不同款式的车辆彻底塞满。与普通的民用轿车不同,它们几乎都是八座以上的商务用车。车身周围涂刷着醒目的亮色漆面,还有分别隶属于电视、电台、报纸等媒体的特殊标志。整条街道都闪耀着灯光,仿佛一片无比强烈、刺眼,没有丝毫美感的光线海洋。

        “我是MOTV记者陈博,正在工业联盟大厦为您现场播报————”

        “《星球日报》将与您共同关注我们最关心的话题。从前天上午开始,联盟理事格鲁伯就一直拒绝采访。”

        “胶质巧克力的真正发明者究竟是谁?金字塔工业联盟在这件事里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请随时关注本台最新公布的消息————”

        联邦的媒体传播速度一向很快。对于新闻,记者似乎有着天生的敏锐嗅觉。为了避开这些喜欢冇喋喋不休刨根问底的家伙,赵毅不得不低下头,竖起外套翻领盖住耳朵,在两名黑衣人的带领下,沿着墙角快步走到地下停车库的入口前。经过简短急促的通讯联络,紧密的钛钢卷帘门开始冉冉升起,露出一道可供弯腰进出的缝隙。

        格鲁伯仍然像初次见面那样端坐在办公桌背后。他面色阴沉,大口猛抽着雪茄,浓浓的烟雾占据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赵毅不得不在门口深吸了几口空气,才带着,这才带着因为于蓓而产生的各种负面情绪,一声不吭地走进了烟雾缭绕的办公室。

        “看到下面这些该死的记者了吧?他们就像一群制造混乱和噪音的苍蝇。妈/的!泛联合在这方面做的就要比联邦好得多。这些蛆虫,这些疯子,他们自以为是狗屁的正义使者,见鬼的民情代言人。说穿了,其实就是一群被人当枪使的白冇痴加/**。无冕之王。。。。。。哈哈哈哈!!多么高尚!多么自以为是?但他们有谁敢报道工业平民的实际生活状况?有谁敢真正站出来帮助平民说几句好话?这些/***的/杂/种,如果我拥有传说中宙斯那般强大的神力,一定要用闪电把他们活活劈成人干————”

        尽管年岁已高,格鲁伯的脾气却依然火爆。赵毅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抓起摆在桌面上的机制烟灰缸,大步走到窗前,照准被密集人群围拢的楼下猛砸。也许是觉得内心淤积的愤怒仍然无法得到发泄,头发花白的工业理事又取下叼在嘴里的雪茄,团起腮帮,冲着烟灰缸落下的方向,狠狠吐出一口浓腥发臭的黄痰。

        他怒气冲冲地坐回皮椅,从摆在桌上的木盒里取出另外一支雪茄。用小刀削去两端,正准备用火柴点燃的时候,似乎才终于想起还有赵毅这么个客人。于是,斜抬起眼皮看了看对面,用沉闷阴郁的声音说:“想抽就自己动手,壁橱里有酒,咖啡在你背后。别指望我会充当招待的角色————”

        赵毅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伸手从盒子里取了一支雪茄。古巴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遭到毁灭性的攻击,有三分之一的陆地面积永远被海水吞没。从那以后,世界上再也没有“哈瓦那”雪茄这种东西。如今,公认的优质雪茄产地,是位于泛联合控制下的一颗小行星。由于环境因素,它的产量只能保持在每年两千万盒(十支装)左右。

        “你惹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格鲁伯紧盯着赵毅,很不高兴地说:“你不该与伯恩斯坦家族的那个小子见面。那家伙是个疯子。据我所知,胶质巧克力的出现,似乎打乱了他在食品博览会上一种新型糖果的销售计划。作为报复,他以商盟成员成份邀约了数百名糖果制造商,要求商业联盟公开巧克力的具体配方。”

        赵毅微皱起眉头,疑惑地问:“公开?”

        “这就是联邦法律愚蠢透顶的最具体表现————”

        格鲁伯脸上满是无奈,他猛抽了一口雪茄,喷吐着浓浓的烟雾,咬牙启齿地说:“按照相关的法律条文————任何领域的科技创新,都不能对现有市场造成破坏性的冲击。伯恩斯坦糖业集团已经联合其它糖果制造商,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利润仲裁。民事裁决庭最迟将在一个月内做出宣判。很遗憾,这次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我能控制的范围。胶质巧克力的制造技术极有可能被公开。对此,我。。。。。。”

        “等等————”

        赵毅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格鲁伯的话:“说简单一点儿,他们有什么权力这样做?”

        “联邦政冇府如果要维持整个社会秩序的稳定,就必须首先稳定市场————”

        工业理事顿了顿,继续解释道:“按照规定:如果因为某项技术或者专利出现,导致半数以上的同类产品滞销、企业破产。那么该技术就必须公开所有研究数据。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防止市场崩溃造成失业率增加,另一方面,政冇府也不希望稳定的税收来源遭到破坏。要知道,从技术变成产品需要时间,让公众接受并且认可全新的货品,也需要极其漫长的过程。这不是单纯用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严格来说,我也必须为这件事情承担一部分责任————我不该带你去参加什么食品博览会,也高估了商业联盟理事对其成员的约束力。伯恩斯坦虽然只是一个小家族,但他们在同行业群体中的影响力却很大。这些该死的犹太人。。。。。。每一次地球战争都会产生数以万计的死难者,但这些家伙总能侥幸逃脱。他们的生命力和繁殖能力,简直就像老鼠一样顽强。”

        说着,格鲁伯从旁边的置物架上拿起hòuhòu一摞报纸,重重扔到赵毅面前:“自己看看吧!几乎所有媒体杂志都被他们鼓动起来。伯恩斯坦家族也并不只是用钱来买通记者,胶质巧克力的出现,本身就是引人注意的绝佳新闻。他们不会,也绝不愿意放过如此重要的题材。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一次。。。。。。我们的确输了。”

        “必须更正一下————是你输了!”

        赵毅耐心地等待着格鲁伯把话说完,才淡笑着摇了摇头。

        “什么?”

        格鲁伯猛然抬起头,瞪大双眼死盯着他。

        “难到不是吗?”

        赵毅丝毫没有被对方凶怒的表情影响,他地把未点燃的雪茄凑近鼻孔,轻嗅着浓郁的烟草香气,平静地说:“我找到你的时候,只是希望弄到足够的钱。没错,我的确说过要得到胶质巧克力的全部专利收益。但你并没有与我商谈,而是直接带我去参见什么食品博览会。尊敬的格鲁伯理事,正如同您曾经说过的那样,工业联盟和商业联盟之间,的确存在着对于不同货物类别的贸易界限。我也非常理解,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面见那位神秘的商盟理事————你有自己的利益,你不想让我知道太多内幕,更不想让我听到你从中获利的具体金额。简而言之,你从未将我看做朋友。充其量,只是一个合作对象。而且,还是彼此地位与等级毫不相配的那种。。。。。。假如你能够真诚一些,对我不是那么提防,也不那么贪婪,事情。。。。。。也不会演变到今天这个堤旖。”

        格鲁伯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没有反驳,也没有申辩,这在某种程度上就等于承认赵毅的指责。沉默了几分钟,他将手里未吸完的雪茄朝地板上一扔,身子后靠在椅背上,用颇有些愠怒的口气说:“你之所以愿意到这儿来,仅仅只是为了让我觉得难堪吗?”

        赵毅平静地看着他,脸上忽然显露出善意的微笑。

        “对于尊敬的工业联盟理事来说,伯恩斯坦家族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格鲁伯冷“哼”一声,语气充满不屑,也有些无奈:“他们的确算不上什么对手。却很麻烦。”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你看来,我就是解决麻烦的关键?”

        赵毅一直注视着格鲁伯的眼睛。未等对方回答,他又继续说道:“其实,你和我拥有相同的能力。甚至,比我更加强大。”

        这句话没有具体的指对意义。格鲁伯不由得坐直了身体,皱紧眉头,不明就里地看着他。

        赵毅脸上的笑意越发浓hòu。他放下雪茄,大步走近摆在办公桌旁的电脑,打开文案处理系统,双手敏捷地敲击键盘,在屏幕上留下一连串复杂的化学符号,以及与之相连的运算公式。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84/546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