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独步天下 > 第二章 被贬为奴

第二章 被贬为奴

        武备阁中,叶旭抬头这座叶家的宝库,他还是第一次进入这里。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丈余高的椭圆形铜镜,周边镂刻龙凤花纹,散发出一股古朴凝重的气息,显然这面铜镜极其古老,不是一件普通的镜子。

        铜镜的下方,是一只青铜打造的巨型蟾蜍,四肢踞地,张开大口衔住这面铜镜。

        叶旭曾听族中其他子弟谈起过这面奇怪铜镜,据说这面铜镜名叫通心神镜,是一件神奇的巫宝,人站在前面能够照见元神,沟通天道。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端坐在通心神镜前,闭目凝神,头顶涌出一片漆黑色气流,如同一朵方圆三尺大小的乌云,一面黑幡在黑气中来回穿梭,幡面抖动,猎猎作响。

        那老者白眉鹰目,散发出的气息,压得他几乎无法喘息!

        叶旭心中一动:“此人就是掌管武备阁的巫士,灰鹰叶璠?听闻他原是柳州魔道巫士中响当当的人物,元神乃是一只灰色巨鹰。此人心狠手辣,手上有不少人命。后来被府主折服,进入叶府,负责为叶家培养新的巫士。”

        那老者叶璠察觉有人进来,睁开双目,张口一吸,头顶的黑气尽数被吸入腹中,然后伸出枯瘦如柴的大手,轻轻一招,那面黑幡轻轻落在手里。黑幡迎风便长,顷刻间便长到一人多高,幡面漆黑,显得倍加阴森诡异。

        叶璠拄着黑幡站起,看到叶旭年纪不大,不禁露出诧异的神色,阴测测道:“年纪轻轻便练成先天霸体,也算是个人才。小子,站到神镜前,不要乱动,让神镜照一照你的元神。”

        叶旭躬身施礼,走到那面巨型铜镜面前,向镜中看去,却见镜面朴实无光,青蒙蒙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影像。

        他心中正在诧异,突然那老者叶璠拔出一把牛耳尖刀,从他手心飞速划过,鲜血顿时涌出。叶旭又惊又怒,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却见叶璠抖动黑幡,厉喝一声,顿时一团鲜血从他的手心中飞起,涌入黑幡之中。

        那面大幡得他血气滋润,黑雾滚滚,突然化作一只尺长的骷髅头,一口黑烟喷到铜镜之上。叶璠厉喝一声,左手五指跳动变化,顷刻间便打出上百道大手印,喝道:“元神显化,沟通诸天,开!”

        叶旭这才知道叶璠并没有恶意,只是开启通心神镜,需要用他的鲜血做引子,如此才能显化元神沟通诸天,急忙向铜镜看去。

        只见那面通心神镜青气渐渐消失,镜面慢慢变亮,镜中模糊不清的影像也慢慢变得清晰。

        叶璠阴森森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小子,待会元神显化之后,你便要立刻用心体会,沟通天道。若是能得到天道中的十地魔道的认可,天道便会赐下一座玉楼。玉楼中包罗万象,甚至包括巫士的修炼心法和巫法!得到玉楼,才可以算得上魔道巫士!”

        叶旭对巫士也有所了解,明白他话中的含义。

        成为巫士的必要条件,就是用元神沟通诸天,获得天道认可。

        所谓天道,其实就是天地法则,世间万物无不在天地法则的框架之内,从古至今还没有人能够逃脱天道的束缚。

        而沟通天道,说白了就是武道强者用元神沟通诸天,获得一部分天地法则的传承,这种传承就是心法和巫法。

        心法可以提升巫士修为,巫法则是巫士的攻击手段。

        九天法则赐下的宝物曰塔,十地法则赐下的宝物曰楼。

        获得宝塔的巫士得到的是正道传承,而获得玉楼的巫士则是魔道传承。

        诸天赐下的宝塔、玉楼,分为九品四阶三十六个档次,以宝塔为例,宝塔层数越多,品阶越高,提供的心法便越好。

        其中,九层为九品,共有黄、青、黑、白四种颜色,金色最佳,青色次之,黑色又次之,白色为下阶。九层玲珑黄金宝塔为上上品上上阶,是无上至宝,修炼塔中心法,有大成就,可以通神。

        八层宝塔为八品,以此类推。

        至于一层宝塔则是一品,品阶最低,提供的心法也最不入流,巫士称之为下下品,一层白玉塔、白玉楼,则是下下品下下阶。

        修炼下下品心法,没有任何法力,仅仅比世间的武学高出一筹而已。

        须臾之间,通心神镜表面的青气彻底散去,叶璠点头道:“终于出现了。小子,看好了,这就是你的元神!”

        叶旭心中一惊,急忙看去,只见镜中出现一个隽永清秀的蓝衣少年,正是自己的身影。突然,镜中的影像轰然爆炸,身躯瞬间瓦解,分解成亿万颗灵光,遍布整个镜面,点点颗颗,如同夜空中的亿万繁星。

        这些灵光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所牵引,渐渐凝聚到一起,形成一株古朴大树,枝叶繁茂,树冠遮天!

        这株古树不知生存了多少万年,极其古老沧桑,霞光万道,瑞气千条,从古树顶端倾泻而下!

        沉睡的元神,终于觉醒。

        冥冥之中,叶旭仿佛感觉到体内另一个自己终于从昏睡中醒来,心中的欢喜难以言表:“叶家第一代府主元神觉醒时曾说,见镜见心明本性,今日方知我是我!我先前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如今终于理解了。原来他说的是利用通心神镜唤醒元神,才会知道自己元神的本相是什么!”

        突然,他似乎觉察到,随着自己的元神觉醒,丹田中多出一个东西。

        叶旭急忙内视丹田,只见他的丹田中充满了苍冥真气,仿佛一片云海,而在云海中央,一座白玉楼在云海中起起伏伏,射出亿万道霞光,将云海照耀得金灿灿一片。

        这座白玉楼只有一层,不知是什么材料铸就,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四角拔尖,角上有龙头吞吐玉珠,塔身布满古怪纹理,有如云雾翻滚,龙蛇矫腾。

        叶旭惊讶万分:“我还没有来得及沟通诸天,获得天道认可,丹田中怎么会突然多出一座玉楼?难道说,这座白玉楼一直在我体内,只是我没有发现,元神觉醒的时候才显露出来……”

        叶璠也是震惊莫名,他掌管武备阁数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的元神居然是一株古里古怪的大树!

        “我的元神是一只灰色巨鹰,府主叶思道的元神则是上古异种妖兽莽牯朱蛤,府中其他人的元神也多是妖兽,怎么这小子的元神如此古怪?现在,就看这小子能否获得十地魔道的传承,成为巫士了……好了,这小子终于获得天道认可了!”

        叶璠鹰目之中露出欣慰之色,抬头看去,只见一道微光从天而降,直奔叶旭而去,依稀能够看到微光中是一座七星寒玉楼,这正是叶旭获得天道认可,赐下魔道玉楼的征兆。

        那道微光裹着七星寒玉楼刚刚落到叶旭头顶,叶旭骇然的发现,自己丹田中那座白玉楼突然躁动不安起来,仿佛对七星楼的到来极为震怒,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从玉楼中陡然爆发。

        七星寒玉楼仿佛遭到无形的重击,轰的一声爆炸,气浪横扫,几乎武备阁彻底摧毁!

        而七星寒玉楼也在爆炸中毁去,烟消云散!

        叶旭处于爆炸的中心,尽管他有先天罡气保护,但这种程度的爆炸根本不是先天武道强者所能抵挡,少年一声不吭便被震晕,心中犹在纳闷:“什么情况……”

        叶璠也被气浪掀飞,他前脚刚刚落地,突然四道人影一闪,府主叶思道等人出现在武备阁中。看到武备阁一片狼藉,饶是叶思道城府极深,仍然忍不住动了真怒,压低嗓音喝道:“叶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璠脸色茫然,缓缓摇头:“不知道,大概是有人不想看到我叶家兴盛,暗中出手,将天道赐给这小子的玉楼打碎。可惜,七层七星的青光寒玉楼,就这样毁了……”

        “七层七星,青光寒玉楼……”

        叶思道露出震惊之色,玉楼的层数代表巫士的资质和将来的成就,层数越多,将来的成就也就越大。

        他是柳州城魔道第一高手,也只不过获得三层龙度梵变奇珍楼,叶旭竟然获得七层七星青光寒玉楼,前途不可限量,当真是天纵奇才!

        此刻玉楼莫名其妙被毁,叶思道心中只觉一阵肉疼,向叶璠道:“玉楼毁了,那么少保他……”

        叶璠检查一番,叹了口气:“废了。他的经脉尽断,即便伤势痊愈,也会如同一个废人……”

        “是否有治愈的可能?”

        叶璠摇头道:“没有。除非有天香续命丹,不过这种灵丹妙药可遇不可求,我从前闯荡江湖,曾经听说青州的梁王府有一颗天香续命丹,被梁王珍藏,视若生命。”

        叶思道神态木然,沉默片刻,道:“此次武备阁被毁,是因少保而起,念在他是宗室子弟,此事不加追究。我罚他为奴,待他醒来,让他去马场养马。”

        那灰袍老者叶思然忍不住道:“府主,这样的处置,只怕重了些吧?”

        叶思道摇了摇头:“这次测试失败,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若是他不屈不挠,重修先天,到时我自然会取消他马奴的身份!若是他一蹶不振,这样的叶家子弟,不要也罢!”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凌厉,转头向那紫袍中年人道:“思哲,你们几人立刻给我查清楚,这次究竟是谁暗中出手,对付我们叶家!若是查到是谁做的,立刻灭他满门!在柳州,居然还有人敢打我叶家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说罢,拂袖离去。

        叶家其他高层对视一眼,暗叹一声,相继离去。

        那神秘人出手打碎七层七星寒玉楼,毁掉了叶府最出色的天才,府主叶思道心中的震怒可想而知!

        叶璠暗叹一声,看向叶旭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怜悯:“重修先天,谈何容易?况且经脉尽断,修为被废,叶旭叶少保,恐怕彻底完了……”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8/32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