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将夜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月当空 中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月当空 中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一个人的名字往往有其出处或者说意义。比如宁缺,比如桑桑,比如君陌,当然,像翠花、二丫这种名字要除外。

        李慢慢之所以叫李慢慢,自然是因为他很慢,他说话行事的节奏很缓慢,他走路很慢,就连修行也很慢。

        他用了整整十七年的时间才不惑,完全不能和师弟师妹们相提并论,当然,在那之后他忽然就变得很快,只用了三个月便洞玄,然后,傍晚知命。

        李慢慢就是这样一个人,起始极慢,然后极快,走的极慢,却世间最快,同样,他以前从来不会打架,无论面对叶苏还是谁的时候,他都承认过这一点,只不过从来没有相信那是事实。后来他学会了打架和杀人,于是慢又变成了快。

        他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掌握了无数种打架的方法,陈皮皮的天下溪神指,君陌的相敬如宾意,浩然剑,还有夫子的棍,包括他先前刺用观主的这一棍。

        他用的是柳白的剑。

        这样的剑当然不慢。

        这就是李慢慢,最慢的李慢慢,最快的李慢慢。

        观主站在雪峰上,举头望向夜空里被繁星包围着的那轮明月,赞叹说道:“你教出来的好徒儿。”

        这句话里没有任何怨毒的意味,只有佩服。

        虽然是晋入清静境的大修行者,对世间一应贪嗔痴爱已可看淡,但看淡终究不是无视,观主依然有所追求。自败在夫子手下,他便没有奢望过能够赢过对方,但他希望自己教出来的学生能够赢过夫子的学生。

        事实上,他教出来的两个学生确实都很了不起,叶苏创建新教,最终成圣,然而他很清楚,叶苏的转变离不开李慢慢在长安城里的点化。还有隆庆走上了一条从来没有前人走的道路,最终却还是死在了宁缺的手里。

        听到赞美老师,大师兄微微躬身回礼。没有想什么。在他看来这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不然观主又怎会让自己的儿子拜在夫子门下?

        ……

        ……

        夜色渐浓,是真实的夜色,也代表着自北方蔓延而来的夜色。就像过去几年那样。人间正在慢慢地变冷。往年哪怕隆冬时节也温暖如春的西陵神国,此时已经落了好几场雪,青青山峦已然被白雪覆盖。

        雪笼四野。来自北方的唐军与南方的大河**队。于十余日前攻入西陵神国,神殿骑兵节节败退,最终退守桃山周遭方圆数百里的范围,桃山通往人间的通道,尽数落于唐军和大河军队之手,桃山被困成了一座孤峰。

        这种局面已经持续了十余天时间,唐军始终没有发起最后的攻势,代表书院前来的二先生和三先生也再没有走进过小镇,不知去了何处,或者是因为他们没有信心攻破笼罩着桃山的那座清光大阵,又或者是因为镇里那位屠夫?

        时间持续越长,被围攻敌方的军队来说并不是好事,率领唐军的是徐迟,按道理来说,他不会犯这种错误,那么这说明是书院在主事。

        就像过去的那些夜晚一样,今夜依然风雪缓落,小镇四周静寂无声,仿佛又要无事无扰地过去,到第二天清晨再来煎熬这一天……

        镇外却响起了脚步声。

        屠夫解下身上的皮大褂,从案板上拾起那把沉重的屠刀,走出门槛,望向缓缓走来的君陌,神情显得异常漠然,或者说冷酷。

        “你是来送死的?”

        君陌走到他身前停下,举起单手为礼,说道:“酒徒死了。”

        遥远北方小镇那片如痛苦人脸的云,还在夜空里飘浮着,其实并不太高,按道理来说,千里之外的桃山肯定看不清楚。

        但自然有能够看清楚的人。

        屠夫便是来自北方那座小镇,怎能看不见那片云?他与酒徒在这个世界里一起生活了无数年,怎能收不到他的死讯?

        他没有说话,沉默看着君陌,就像看着个死人。

        任何人被屠夫这样的人物用这种眼神看着,都会感到恐惧,至少会有些不安,或者说寒冷,但君陌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酒徒死了。”

        君陌重复说道,语气很平静,不是刻意点出这个事实与重点来激怒对方,而是在讲述一个客观事实,包括下一句。

        “你也会死。”

        屠夫浓眉微耷,说道:“如何?”

        君陌说道:“我们都很清楚,你和酒徒很怕死,所以才会活这么多年,但他死了,证明他是错的,你如果不想死,就应该与他走不同的路。”

        屠夫说道:“他随观主去,我守道门,本就不同。”

        君陌说道:“世间大路千万条,不止这两条。”

        屠夫说道:“还有什么?”

        君陌说道:“歧路你怎么选?筹码你放哪一边?那两条路不通,还有第三条,昊天现在回了长安城,你没有道理不选这条路。”

        “按道理……按我怕死的性子……我确实应该选你们这条路,我没见过神国的昊天,但见过人间的她,我从她那里得到过承诺,但是……”

        屠夫沉默片刻,说道:“我不想这么选。”

        君陌隐约猜到他的想法,微生敬意,再行一礼,说道:“请教。”

        屠夫握着刀柄的手微松微紧,就像他此时的声音,微有起伏,却始终那么坚定平静:“知道我和酒徒的修行者,总以为他是相对潇洒的那个人,而我却是相对嗜杀残酷的那个人,但事实上这几万年我很少杀人。”

        君陌说道:“确实。”

        屠夫说道:“不杀人是因为怕死,我真的很怕。但我……就这么一个伴,他被你们书院杀了,我总得替他做些什么。”

        君陌沉默。

        屠夫说道:“因为他也就我这么一个伴。”

        君陌依然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有道理。”

        确实有道理。

        像酒徒和屠夫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彼此为伴,只怕在漫长无涯的修行路上早已迷失,在漫长无尽的藏匿人生路里早已走丢,没有人能忍受那种孤单。

        好在他们彼此可以为伴。

        他们是彼此唯一的伙伴,如果屠夫不替酒徒做些什么,便没有人做。

        君陌认为屠夫的话很有道理。便不再继续尝试劝说。

        他向来很尊敬道理。

        他取出那把方正笔直的铁剑。说道:“请。”

        屠夫举起那把油污满身的屠刀,说道:“我会砍出一条路。”

        没有路,才需要砍出一条路来。

        屠夫举刀向君陌砍了过去,没有任何招式。也没有任何技巧。你甚至感觉不到刀上带着丝毫的天地气息。看着就像,不,就是简单的一刀。

        这一刀当然很不简单。

        如果有人每天拿着重若小山的屠刀挥砍数千记。每年三百多日,日日砍不停,这种日子一直重逢了数万年,那么他砍了多少刀?

        没有人这样做过,只有屠夫这样做过,也只有他可以这样做,因为他活的足够长,于是他修行的时间便足够长。

        都说修行在于天赋与勤奋,屠夫的修行天赋自然是历史上最好的数人之一,他的勤奋也是最好的数人之一,二者相合,那意味着什么?

        数千乘以三百再乘以数万,这是多少刀?

        意味着,这一刀无敌。

        柳白复生,也无法硬接这一刀。

        观主,也不会想硬接这一刀。

        除了轲浩然,从来没有人能硬接屠夫的刀。

        君陌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知道这一刀意味着什么,那两个字,很耀眼。

        小师叔是他的偶像,他想接这一刀。

        如果他双臂完好,或者他真的会接一接。

        但现在他只剩下一只手臂,铁剑一端在手,另一端却在夜雪里。

        那便是无根的柳。

        他眼睛里的光泽微黯,然后再亮,一切归于平静。

        君陌退后一步,倒提铁剑,抬膝,左脚向上踢出。

        这一踢,他踢的是天,是为蹬天踢。

        他一脚踢到了铁剑的剑首上。

        铁剑呼啸破空,却未离去,仿佛变成一道弓弦。

        弦的一端在他的手里,另一端在他的脚下。

        铁刀砍在了铁剑上,弦弯,而未折。

        铁剑如弦,君陌如箭,倒退,如闪电般,顺着长街疾退百丈。

        最终,他没有选择硬接屠夫的刀。

        因为今夜,不是他一个人的战斗。

        他是骄傲的君陌,但更是书院的二师兄。

        然而屠夫的刀意何其恐怖,依然缀着他。

        伴着恐怖的声响,铁剑急剧地弯曲。

        最终触着他的冠。

        他的发还没有回复到原先的长度,但他今夜重新戴上了那顶古冠。

        冠如舟,助他在天地气息的巨浪里航行,不侧不翻自不覆。

        君陌继续后退,一直退出小镇,退到山崖之下。

        刀意依然未绝,只听得嗤啦一声响,他的胸口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裂痕,他的铁剑上出现了一道深刻的痕迹。

        这把铁剑,在极西荒原的天坑底,带领农奴们与悬空寺战斗数年,未曾折断,只是有些变形,后被修复如初,今夜却险些被屠夫一刀砍断。

        何其恐怖的一刀,果然无敌。

        君陌退到了山崖下。

        他的右足落下,蹬天踢,变成了入岩松,如钉在地面一般,再不后退。

        屠夫也到了。

        和世人的想法不同,屠夫的速度并不是太慢。

        君陌唇角溢着血,看着再次破夜而来的第二刀,神情却宁静到了极点。

        他挡不住屠夫的刀,一退数百丈,依然受了伤。

        但他要的就是屠夫来这里。

        一声凄厉的蝉鸣响起。

        仿佛有只巨大的蝉,张开了透明的双翼,在山崖之前。

        恰好笼住了屠夫所站立的地方。

        屠夫进入了蝉翼的世界,那是与昊天世界完全隔绝的世界。

        即便是逾过五境的大修行者,也不见得都能创建自己的世界,尤其是这两片透明无形蝉翼构成的世界,竟是显得牢不可摧。

        “区区寒蝉,焉能困我!”

        屠夫须发俱飞,暴喝声里,一刀斩向透明的世界屏障!

        嗤的一声厉响!

        透明的蝉翼上出现了一道裂口!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41/7039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