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34章 吕布的志向?

第34章 吕布的志向?

        曹操的离去叫殿中的气氛有些微妙,王允坐在那里,虽然一副平静的模样,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注意到这位司徒大人身上小动作不少,目光也时不时往殿门那里望去。

        这也怪不得他,实在是刘轩刚才所说的话带来的冲击太大,王允一下就明白了这是天子与董卓正式翻脸的征兆。

        董卓害弘农王,这事情并不稀奇,弘农王从帝位上被赶了下来,随后就被软禁在一偏殿之中,刘轩登基后这段时间也是事情不断,一时半刻没有空暇理会。

        加上在朝堂上对董卓越发放纵,使得这位董太师的嚣张气焰越发强盛,对弘农王母子也越来越苛待——据说最近这段时间,连饭菜都供应的很少。

        这般行为,自然会惹来弘农王的怨气,王允也听闻了一些关于弘农王饱含怨气的言语,想来这些言辞传到董卓耳中,定然会引起那董卓的不满,那么直接害了弘农王母子的性命,也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只是……天子竟然这般在意?

        王允只当是天子兄弟情深,与刘辩兄弟之间感情不错。

        却不知道,刘辩愤怒的并不是董卓要害自己的兄弟,他愤怒的真正原因是董卓越过了底线,触及到了他的逆鳞。

        这个逆鳞不是什么所谓的兄弟之情,而是冒犯了刘轩的‘领地’。

        也许这么形容有点不够恰当,但实际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刘轩在心中暗自画了一个领地,只要董卓不越过那条线,那么任凭他如何折腾,刘轩也可以坐等时机到来再一并算账。

        但董卓要不知道好歹,直接越过了这条线……那不好意思,董肥先生你的任务将会提前终结,可以去领属于你的那份便当了。

        虽然刘轩与那何太后有些嫌隙,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是皇家内部的事情,刘轩要收拾也是自己亲自出手,还轮不到董卓来做。

        坐在那里,刘轩的怒意丝毫不做遮掩,底下的吕布瞧了一阵却暗自心惊:“这年轻天子一身气势当真不俗,隐约间似乎让人以为是身经百战的老将。”

        刘轩当年身为仙人之时,也参与过数次战争,手上沾的人命恐怕要比许多所谓的名将还要多上许多,此时怒极下神魂震动,一直潜藏在灵魂深处的肃杀之气不免散发出来了一点。

        这个世界大多数人虽然不懂得那些玄妙的东西,但接触多了难免会有所感应,吕布这般战阵上杀出来的将领自然能够有所察觉,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刘轩身上感觉到这种气势,坐在那里一脑袋的雾水。

        刘轩的气势一放即收,王允只觉得身上一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无数,随后就恢复了常态,因此并没在意,吕布则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感觉错了?

        “莫非只是错觉?”

        他这边还没想明白,那边刘轩却开口问了他一个问题:“都亭侯生平有何志愿?”

        董卓冒犯了他的事情,暂且放到一旁,反正已经准备和这位董肥先生撕破脸,那么就好好准备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吧!

        至于弘农王母子……弘农王只要一口气尚在,他就有办法救回来。而那何太后……若是没事也就罢了,若出了什么闪失,刘轩也没大度到会去救曾经想要害自己性命的人。

        眼下,先将吕布拉拢到自己这边,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对付董卓。

        “志愿?”

        吕布这个人,其实在刘轩眼中看来非常的有意思!

        正史中究竟如何暂且不提,只在演义当中,吕布拥有此时一等一的武力,在统兵作战上也颇有功底——吕布擅长率领兵马在平原地形上进行面对面的对决,战场指挥能力绝对是这时候的一流水平,也正是这些他才能够在直面匈奴的并州闯下偌大威名,只可惜随后参与的战事,很少有展现他这个能力的机会。

        按照这么来看,吕布绝对是这个时期的顶尖名将,偏偏这样一个人物,好像就没有什么大的志向。

        在丁原帐下,吕布担任主薄,这个职务实际上是一个文官,而且负责的事务非常繁杂,却没听说并州那边有什么混乱,由此可见吕布不但通晓政务,做的还不错。

        但身为一名顶尖的武将以及战场指挥官,吕布竟然对自己的职务没有半点不满,毕竟主薄负责的再繁杂,也不直接负责兵马,军队统治权他直接都交给了自己帐下的那些将校。当然,也有可能有所不满,却隐忍不发。

        后来董卓拉拢吕布,以赤兔马和金银珠宝和官爵笼络,将吕布给拉到自家帐下。这时候看出来,吕布对这些东西也是不能免疫的,但是他究竟要的是什么,还是叫人摸不到头脑。这从后来的事情就可以得知,王允拉拢他,他也答应了。

        随后混的落魄了些,那时候也只是领着手下兵马四处流浪,最开始的想法甚至只是找一‘安身之地’,若非碰到了陈宫,恐怕吕布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去考虑什么争霸天下。

        “男子汉大丈夫,怎能无志?都亭侯威名传遍天下,勇武无双,难道就没有一个志向?”刘轩这个问题,一是为了拉拢吕布,为后面的话做铺垫,另外也是好奇:“这吕布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一般来说,但凡成就大事者都有大志向,就比如此时还混的颇为一般的刘备刘玄德,刘备家中破败,若非同族一叔叔出钱资助他,恐怕也无法师从卢植。

        但刘备有大志向,一直想要出人头地,他为了这个目标,奔波数十年,最后成就一代蜀汉之主。

        曹操也是一样,曹操的梦想就是为汉王朝开疆拓土,平定四方——虽然最后他做的有点过头,但是他一直向着这个目标前进,并且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由此可见,这些英雄豪杰都有自己的志向,即便是一些普通的人物,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志向,或寻一明公辅佐之、或谋求一可以发挥自己才干的职务。

        就只有吕布,他似乎从来没有显露过这些事情,要说吕布的志向,从刘轩整理出来的信息来看,似乎就是随遇而安……有个愿意器重他,并且让他吃穿不愁,满足他在物质上的需求,同时安心发挥自己才能的人就足够了。

        顺带着,吕布还对自己的家庭非常重视,刘轩当初想将自己那妹妹嫁给吕布,倒是也考虑过这一点——总比嫁给那些动不动就把老婆扔掉或者宰了宴客的家伙强。

        “志向……”

        刘轩这一句,还真把吕布给问的愣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原本在并州,只是觉得自己这一身武艺不用可惜,加上想要凭借自身武艺闯出一些名气,就入了军伍之中,随后与匈奴多番交战,名声日盛,甚至有人将那飞将之名冠在了他的身上。

        这样的结果让吕布已经很满足,虽然官职不过并州刺史帐下一主薄,但他觉得自己过的很开心,因此倒也并不在乎。

        后来董卓前来拉拢,他在意的还是那赤兔马——金银珠宝倒是顺带着的了,觉得董卓能够将这等宝马送给自己,那定然是更加看重自己,自己去了也许会获得更大的发展,因此投效其帐下。

        即便是这个时候,吕布依旧没有思考过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一直到那天早朝堂之上,天子亲口封自己为虎贲中郎将,随后自己在宫中行走时众人躬身施礼,才让他体验到了一些做大官的舒爽。

        “也许……继续往上爬?”

        想到这里的时候,正想开口,不料刘轩见他久不开口,直接就说了下去:“人生在世,不外呼名利二字。如今都亭侯名震天下,乃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绝世猛将,这名似乎已经到了顶点!”

        吕布听到刘轩这么说,不免有些得意,要背不自觉的挺直了许多。

        却不料刘轩话锋一转:“然都亭侯却屈身董卓麾下,董卓之残暴跋扈,天下人无不愤怒。其把持朝堂,肆意妄为,乃当朝一等一的奸臣,都亭侯在其麾下越久,名声便越臭。几百年后,恐怕还要落得个助纣为虐的评语……”

        这番话对于这时候的人来说颇有杀伤力,尤其是这些已经肯定会在历史上留下自己姓名的人,若真落个遗臭万年,还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吕布虽然没有立刻就叩头求饶,但心下也是难免惴惴不安,眼神间总不自觉的往刘轩身上撇,似乎是希望刘轩继续说下去,起码给出个解决之道出来吧?要不这话他如何去接?

        不想刘轩说到这里,又不说了,反而话题一转:“温侯今位居虎贲中郎将,执掌京师虎贲郎,也算是大权在手,然此职位不过朕一言而定,天下间还有谁能比朕给出的东西更好吗?”话中称吕布为温侯而非他现在实际上的都亭侯,透露出来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天下人所为不过名利,刘轩先提醒吕布你现在名望本来已经达到一个顶点,本来没意外史书上的记载应该是颇多赞誉,但若继续待在董卓麾下,恐怕就会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随后再以利益诱惑,话中也颇为明白,就差没直说:“董卓能给的老子都能给,董卓给不了的老子也能给,你是和他混还是和老子混?”

        当然,若想这么简单就把吕布给拉拢过来也不可能,刘轩正要继续再加把劲,却见曹操一身鲜血,抱着弘农王匆匆进得殿中。

        **********************

        p.s:其实我真挺好奇的,就演义来说,吕布究竟想要什么?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9/201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