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13章 包庇?

第13章 包庇?

        刘轩抬头一看,只见张让披头散发,衣衫也不知道是跌倒摔的还是被什么刮的,凌乱破烂不堪,脸上黑一块红一块,显得极为狼狈,若有人此时见了,怕是谁也想不到这个人竟然会是为祸朝堂的一代权阉,中常侍张让。

        这时候曹操也看清楚了来人,一见之后也是大怒,一直插在腰间鞘中的长剑被他一把抽了出来,口中更是怒喝:“阉宦,今日便是你等死期!”

        他已经瞧见这张让后面追着的乃是当朝尚书卢植,卢尚书本来见朝堂中斗争日趋激烈,两派人马都为了各自利益争斗不休,根本就没人理会当今天下的纷乱局势,似他这等真心想要替天下百姓以及汉室做出贡献的人都是满腔愤慨和抑郁,最终忍耐不住,甚至升起了辞官离去之心——既然改变不了,就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吧。

        只是就在他下定决心准备一走了之的时候,西园八校尉之一的典军校尉曹操不晓得从哪里打听到了消息,竟然主动上门拜访,劝说自己不要因为一时之激愤,弃天下百姓以及新帝于不顾。

        一番劝说下,卢植虽然没有真正的收起了自己离去的想法,但是总归也没有真的辞官,而是同意再看看,若新帝乃是有道明君,那么卢植也不介意为江山社稷再奉献出自己的力量,若新帝也是如先帝一般胡来,那么也就真的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曹操知晓不可能一下就劝说卢植打消了原本想法,见卢植有心留下也就告辞离去,没有再多费唇舌。

        而就在随后几天,朱儁、皇甫嵩也是先后来访。

        这二人当年与他一同得先帝委任,统领兵马平定各地黄巾贼军,加上又都是朝中做实事的一派,彼此间来往还算密切。

        也不晓得他们两人又是如何得知自己去意的,竟然也跑来劝说,如此一来,卢植只好点头留下,暂且将那辞官的心思放到了一旁。

        他自然不晓得,这一切都是刘轩暗中安排的。

        这几个月里,刘轩除了修炼以及淬炼一件趁手兵刃之外,就是寻思着这段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想来想去,除了董太后会被鸠杀之外,就是卢植会在这段时间里心灰意冷,辞官而去。

        印象中,这卢植也算是汉末大儒,在朝中也素有名望,同时本身也是颇有才学以及做事的能力,这等人才,刘轩自然不可能放过。

        更重要的一点是卢植有个学生,号称汉室宗亲,论辈分还是刘轩的叔叔,正是后来分得天下三分一的蜀汉之主刘备,若自己能够留住卢植,是不是就可以把那个便宜皇叔给招进朝中?

        不过这只算的上是一步闲棋,留下卢植最根本的目的还是给自己增加筹码——只有朱儁、皇甫嵩以及曹操还不够,他还需要更多的朝堂中人来支持,卢植威望足够,而且他与朱儁以及皇甫嵩这两人还不同,这两位只是当今名将,卢植除了能带兵打仗外,还是当世大儒。

        如今这个年代,大儒的号召力可要比名将高了许多,最关键的缘由就是大儒底下都有数不清楚的学生故吏(的确多的数不清,卢植都不记得自己收过刘备这么一个学生),这些人可是能够将一个王朝倾覆的可怕力量,这种力量再不能毁去前,只能尽快的控制住,免得再生事端。

        此时卢植没有辞官,身边自然有亲兵护卫,见到宫中火起立刻就知道出了事情,带着人就赶了来。

        知晓了情况后,他与那些四处砍杀宦官的西园军不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天子安危,带着亲兵护卫就去寻当今天子。

        也是巧合,被他带人寻到的时候,何太后并天子以及陈留王正被段珪以及张让劫持而往外奔逃,卢植见了立刻拦住去路,怒喝:“贼子竟敢劫持天子、太后?速速前来领罪受死!”

        段珪和张让此时刚刚从阁中出来,不曾想大门都没出去就见到卢植身披甲胄,提剑怒喝,身后更有兵卒近卫,立刻就知道不好,一抬手就将何太后往前一推,然后趁着卢植去扶太后的时候,抱着新帝刘辩并陈留王跑回阁中,然后跳窗而逃。

        张让也与段珪一并跳窗出来,不过他见到卢植都带着兵卒杀来,就知道今日之局已经是死局,这皇宫和整座雒阳城中,不知道多少兵马调动起来追杀自己等人,自己两条腿又能跑出多远?

        “纵使跑出了雒阳,怕是一样会被兵马追到,那时候依旧是个死!”

        何况张让今年已经五十有余,这般岁数已是年老体衰的时候,就算眼下凭着一口气能跑动,也一样逃不出这满城的兵马追杀。

        “此时不求,怕再无机会!”

        想起当初和梁王刘轩好歹有了一番亲近,如今这般局势央求他保住自己,怕是比靠自己两条腿逃出生天来的靠谱许多,当下不再迟疑,立刻转过头就奔着刘轩寝宫而去。

        可是不曾想他一转身,那边段珪回头瞧见后,竟然猛的一声呼喊:“贼子张让往南边跑啦!”

        卢植抢回何太后,正要去救回天子就听到这么一嗓子,虽然知道其中有诈,不过这张让乃是首恶,必须除掉,便留下兵卒保护太后,随便叫了两名兵士跟上就去追杀张让。

        也就因为这样,张让才会险之又险的没叫卢植追上——那卢植岁数同样不小,今年也是五十出头,加上身上还披着甲胄,只能勉强吊在张让后面,若不是张让也跑不快,怕是早就跟丢了。

        不过此时他也看出,张让孤身一人,并没有太子或陈留王在旁,心知自己怕是中了计策,但心道只要抓住张让,自然能逼问出天子下落,因此也没有放弃只是死追不停。

        这一追一逃,眼瞅着张让就要坚持不住,不想半路上就遇见了刘轩,这一眼瞧见,险些哭出声来,好在他知道轻重缓急,立刻大呼求救,只是不曾想到,自己这一开口,梁王身旁那将校居然直接拔剑在手,看那意思是要将自己斩杀了?

        心下一片冰凉,只觉得死期已至,若不是惯性使然怕是早就双腿一软摔倒在地了。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只见梁王迈前一步,伸手将那将校胳膊一按,然后站在那里瞧着自己,似乎是要自己近前?

        “梁王要保我性命?”

        心中升起希望,本来已经酸软的双腿竟然有爆发出一阵力气,噌噌的猛跑了几步,直接窜到了刘轩近前,然后双腿一软,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口中大呼:“殿下救我……殿下救我……”

        张让身为中常侍,又是列侯之身,见了皇帝都不需要这般——再说汉朝也不兴这种跪礼,只有上朝之时群臣对天子行大礼,不过那朝堂上大家都是跪坐议事,和某朝的跪礼是两回事——刘轩虽然是梁王,但再大也大不过皇帝去,平时见了列侯之身的张让还需要依照礼制还礼,但此时却没有人在乎这些事情了,刘轩只是一抬手,对张让道:“堂堂列侯,这般样子成什么体统?起来说话!”

        张让听了这话,立刻就明白这位梁王的确没有杀他之心,而且看这话语间隐约透露出来的意思,对于自己的现状还颇为愤怒?

        他在宫中混了这么多年,心思早就无比通透,只是一瞬间就想明白了各种关键:“看来这位殿下对将校私自领兵冲进皇宫擅杀宦官一事非常不满!”

        一想也是这么回事,皇宫重地,你一群官兵说冲就冲进来了,皇宫里的人说杀也就杀了。

        旁人还不觉得怎样,但皇室中人会怎么想?就算宦官们有什么做的不对,你们也不能随意乱动私刑啊?这般乱来,置天家威严何在?

        越想越觉得今日自己生还有望,尤其是在注意到这皇子身旁的那将校,分明是今日杀人杀的最凶的西园军中人,竟然对梁王的话这般听从,心中猛的一惊:“这人似乎是曹腾之孙,西园八校尉之一的典军校尉曹操?大皇子是如何与这人结识的?”

        宫中事务,张让都熟记在心,立刻就想起来刘轩的贴身小黄门曹苞,正好是曹腾亲族,莫非其中有什么联系?

        眼珠子一转,心中也是颇为惊讶,这大皇子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下就有了支持自己的势力,虽然不知道有多大,但是这般手腕和见识可比那什么都不懂,登上帝位几个月却什么都没做过的新晋天子高到了哪里去。

        往深了想,今日这宫中大乱,莫非也和这位大皇子有关系?毕竟今日这大乱的最主要参与者之一就是西园军,而曹操正是西园八校尉中之一。

        想到这里,张让只觉得后背满是冷汗,虽然站起了身,却也不敢与刘轩对视,只是默默站在一旁,觉得这大皇子越发的有点叫人捉摸不透了。

        这些虽然繁杂,但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张让跪倒呼叫,再到起身站到一旁都没耗费多少时间,甚至卢植还没冲到近前。

        又过了两息的功夫,卢植这才冲到近前,好在这当世大儒比袁绍有眼力的多,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刘轩身份不一般,并没有莽撞撞冲上来,而是离着三四步远站定,问道:“你是何人?莫非想要包庇这恶贼?”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9/201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