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斩仙 > 第二章 身为刽子手 下

第二章 身为刽子手 下

readx();        杨晨家只是姓杨而已,和杨村的杨老太爷并没有亲族关系。一家三口在县城里雇了一辆马车,带着并不多的家什,很快的就离开了县城的范围。

        在下一个县城附近,杨晨辞退了原本的马车,在新县城里又雇了一辆马车,走到了第二个地点,一直换了差不多六个地方,最后杨晨才买了一辆马车,赶路一天多时间之后,一家人赶到了杨晨埋藏箱子的附近。

        在合适的地方休息了一个多时辰,杨家的行李当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多了一口箱子,而且是放在另一个已经有的箱子里面,谁都看不出来。

        随后,就是瞅准一个方向,大概走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赶到了杨晨想要安排父母住的地方。所幸一路上都是走的官道,一家三口也不像是有钱人,竟也没有什么盗贼光顾,平平安安的赶到了目的地。经过这番安排,以后再不可能有人能找到杨晨的父母。

        事实上,这一段路途,已经出了原本杨家所在的陈国,进入了赵国的国境。以杨晨父母两个老实巴交的庄户人想要离开陈国,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杨晨如同未卜先知一般的安排下,却一路上有惊无险,顺利到达。

        杨老太爷的本钱着实的不少,除了有六百多两金子,一百多两银子外,其他的竟然全部都是下品灵石。数十斤的下品灵石,足以抵得上数万两黄金。

        杨晨一点都没有客气,买房买地买奴婢,在一个稍显偏僻但山明水秀的地方,给自家父母安排下一个大庄园,几百亩良田,数十仆役,还有上百家的佃户。两个从来没有享受过一天好日子的庄户人,悠忽之间就成了他们羡慕了一辈子的人上人,所有人见面都是称呼老爷太太,着实的让他们不敢相信。

        这里地处偏僻,除了他们这个庄子里的人之外,几乎少有外人经过,就算是战乱,也不会如何影响到这里。这是杨晨精心挑选的地方,这些自然全部都考虑到了。

        安排好这一切,杨晨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陪着自己的父母,生活了半年。这半年当中,杨晨越发锻炼的勤快,加上食物精美,似乎整个人都结实了一大圈。全身都是肌肉虬结,一点都看不出杨晨只有一个十六岁。

        收获了一季粮食,整个庄园的生活也已经步入正轨,杨晨才告别父母,离开了这个新家。这时距离他重生醒来,已经过了九个月。

        千里之外的县城的老刽子手的房间桌上,放着二十两黄金,刽子手的对面,就坐着杨晨。

        “你的意思是,你想成为一个刽子手,如果我帮忙办到了,这些就是我的?”老刽子手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一切,这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

        刽子手并不是什么让人羡慕的职业,事实上,在现今的等级制度下,刽子手只是一个神厌鬼弃的职业,甚至连乞丐都不如。走在街上,没有人能够看得起。加之杀人太多,有伤天和,传说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老刽子手无论如何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花这么多的金子来主动要求办这件事情。

        “我天生命硬,卜算的仙师说,如果我没有克死足够的人的话,就会克死我父母家人,所以,我要借着刽子手的身份来杀一些人,化解我的命格。”杨晨随口胡诌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只要做半年,半年之后,我会离开,你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半年,替自己杀人,让自己少造杀孽,而且还给二十两金子,就算去掉给县令大人的打点,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赚头。如果老刽子手还不同意的话,那他就是一个傻子。

        抱病,请假,然后推荐了一个徒弟,老刽子手只用了短短的半天,就办妥了这一切。杨晨健硕的身材让别人毫不怀疑他能够胜任刽子手的重任。

        谁都不知道杨晨为什么会要做一个凡间的刽子手,只有杨晨自己清楚。仙界曾经有过一次天庭叛乱,那是在杨晨飞升之前很久就发生过的。但杨晨也了解过,大概发生的时间就是在他出生之后,当时凡界的征兆是满天血光一日一夜,随后就是天下大乱,诸多王朝全部都改朝换代。

        根据杨晨了解到的消息,天庭叛乱之后,斩仙台几乎斩了不下数千名大大小小的神仙。而斩仙台这个天庭独有的行刑法宝,为免那些高手操控对仙界形成威胁,却一向是由凡人来操纵。至于操纵斩仙台的人选,自然是从凡间刽子手当中选择。

        如果杨晨可以进入斩仙台的话,那就明正言顺的斩杀仙人来修炼魔功。杀一个仙人获得的好处,估计比杀一万个凡人都要管用。既不会背负魔道名声,又能补满自己的修行灵根,现在想想,这简直就是上天上他重活一次,安排他来斩仙。

        杨晨进入状况是如此的快,办完这些的第二天,就有一名囚犯要斩首。这是杨晨第一次在法场上杀人,也是他第一次要试验易老魔功法。虽然是老魔临死之前所说的,但也说不定有假,杨晨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的。刽子手,正是可以名正言顺杀人的不二选择。

        “冤有头,债有主,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在下职责所在,奉命行事,得罪了!”杨晨**着上身,头上包着血红的绸巾,伸手揪出跪着的囚犯身上插着的亡命牌,往地下一丢。右手将一直端在右手上的鬼头大刀擎了起来。

        随着杨晨的这个动作,法场内外观刑的人们立时瞪大了双眼,屏住了呼吸。早就准备好的烈酒就放在一边,杨晨端起酒碗,先喝了大大的一口,紧接着又含了一口,冲着鬼头大刀噗一声喷了过去。做完这一切,杨晨看着囚犯的眼睛一亮,身上陡然之间发出一股杀气,整个人好像突然之间变了个人一般,鬼头刀高高的扬起,猛地斩下。

        众人只看到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甚至还不敢肯定是不是杨晨已经做了这个动作,但杨晨却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和气的年轻人,居然已经拿着一块崭新的绸布,开始拭擦刀身。众人一怔,定睛看去,囚犯的脑袋还好好的在囚犯的脖子上,纹丝不动,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惊疑间,囚犯的颈项之间,陡然的出现了一丝血痕,随后血痕越来越长,变成了一条血线。随后,砰一声,人头从血线处整个的掉落下来,露出一个碗口大的伤口,炽热的血如同喷涌的泉水一般,直冲天际,嗤嗤响了足有五六息,这才没有了那么大的劲头。直到这时候,刚刚跪着的囚犯尸身,这才扑倒在地。

        哗,一阵喧闹,接下来就是震天般的叫好声。

        杨晨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已经在脑海中不知道回忆了多少遍的功诀,顿时开始流转起来,一道谁都看不见的气息,从尸体上直冲进了杨晨的体内,化为一股暖流,传到了杨晨的四肢百骸。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7/189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