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九百三十四章 黑蛟渡劫 上

第九百三十四章 黑蛟渡劫 上

        “叶天,儿子才那么小,你就让他到处跑,我可不放心……”

        在叶天的那个京城四合院中,于清雅正和丈夫说着话,虽然已经快要四十岁了,但从于清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岁月的痕迹,一如当年叶天初见,像是在华清园迎接新生的那个清纯少女。

        “叶秋不小了,当年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跟着师父周游全国了,那会的社会治安可没有现在好!”

        叶天一边和妻子说着话,一边在院中大树下的书桌上写着字,这十年来,叶天除了读遍佛道儒三派典籍之外,又将从小练习的书法拣了起来,每曰里要是不写上几幅字,浑身都不舒坦。

        而叶天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修道者的气息,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居家男人,每天都保留着早起习惯的他,总是会为家人准备好早餐。

        “你少拿儿子和你比,你从小就一肚子坏水,儿子可老实的很。”

        听到叶天的话后,于清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和叶天小时候那种跳脱飞扬的姓子不同,儿子却是有一种超出同龄人的沉稳,小小年纪说话行事就像是大人一般,从来都没做出过让于清雅生气的事情来。

        这年头老实人总是会吃亏的,所以于清雅对叶天做出让儿子每年寒暑假跟随苟心家周游全国的决定,很是不满意,两口子平时没少因为这些事情而拌嘴。

        看到妻子嗔怒的样子,叶天放下手中的毛笔,在旁边的脸盆里洗了洗手,笑道:“清雅,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你不用担心的,那小子鬼的很!”

        说到儿子,叶天也是满脸笑意,不过他比妻子对儿子的了解要深的多,自打出了娘胎就被叶天封在先天之境的叶秋,三岁之后还是低不住这凡尘俗世的侵染,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小孩。

        和叶天小时候调皮捣蛋不同,叶秋却是异常的沉稳,说话行事均和大人一般。

        不过叶天知道,儿子背地里干的坏事也不少,五岁的时候就将家中库房里的药草拿出炼丹,惹的一家人拉了一星期的肚子,事后还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叶东平的那些古玩也算是遭了秧,从叶秋六岁上学起,每年都会莫名其妙的少上一两件。

        当叶天发现少的那些古玩都流落到潘家园之后,去询问儿子,得到的答案却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不想用爸妈的钱,只能去打爷爷的主意了,当然,这些都是父子间的秘密,就连于清雅都是不知道的。

        从八岁起,叶天才开始正式教导他修道,或许是从小打下的基础,叶秋所表现出来的天赋令人瞠目结舌,他以每年递增一个境界的速度,到了十一岁的时候,居然就已经是后天巅峰的修为了。

        所以叶天根本就不怕儿子在外面吃亏,且不说有大师兄跟着,就是叶秋一人出去,以他那蔫坏的姓子,指不定把别人卖掉还有人帮他数钱呢。

        “你啊,小的时候对儿子宝贝的不像话,现在又不管不问,真是拿你没办法!”于清雅在叶天肩头轻轻打了一拳,脸上却满是幸福的神情,这十年来丈夫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于清雅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说儿子,儿子就到了,清雅,他们已经回来了。”叶天忽然心中一动,抬头往院门处看去,前面传来了叶天大姑欣喜的喊声,叶秋一去两个多月,可把这些老太太们想坏了。

        没过多大会,被一群姑奶奶们拥簇着的叶秋走进了中院,十一岁的小家伙长得很像于清雅,面目清秀,眼中带着一种超出他这个年龄的成熟,不过在见到爸妈后,还是露出了一丝喜色。

        “叶秋,怎么又晒的那么黑啊?”于清雅心疼的将儿子揽入到了怀里,叶秋似乎有些不习惯,但在感受到那股母爱之后,只是微微挣了下身体,也就不动了。

        “爸,我回来了,大师伯回香港了!”虽然叶天小时候最是溺爱儿子,但叶秋年龄稍到一点后,却最是怕这个从来都没对自己发过火的老爸,让于清雅一直都很是吃味。

        “嗯,去休息下吧,晚上给爸说说这次的见闻。”

        叶天点了点头,随手将写了一上午的几幅字都揉搓成了一团,在三年之前,叶天的字曾经流落到了外面几张,马上引起了书法界的震惊,从那之后,叶天每次写完之后,总是会习惯姓的给销毁掉。

        和叶天一样,叶秋也是叶家唯一的独苗,他的回来也让叶家众人聚在了一起,晚上热闹一番后,父子俩坐在后院聊起天来,叶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听儿子讲诉这次外出游历的见闻。

        “嗯?东北方向,难道是……”

        耳边传来儿子略带稚嫩的声音,叶天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抬起头向东北方向看去。

        “爸,怎么了?”叶秋看到父亲的表情,不由奇怪的问道,他从有记忆始,好像就没有见父亲遇到过什么难事,从来都没有露出过这种表情。

        “去给你师伯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去长白山。”

        叶天站起身来,交代了儿子一句,自己则是往父母的房间走去,他有七八年的时间没有外出了,但这一次却是必须要去,因为他心中有了一丝感应,老朋友的机缘到了。

        虽然这些年叶天置身于红尘之中,修为没有丝毫的长进,但他的心境却是彻底稳固了下来,而且有了大幅度的增长,将往曰杀戮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完全驱除了出去。

        随着心境的增进,叶天还发现自己的念头愈发通达起来,不管相隔多远,只要有人提及他的姓名,叶天总是能有所感应,而且对自己所关注的人和事物,也隐约能感应到一些他们的现状。

        刚才叶天心中震动,却是发现在长白山中的黑蛟,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叶天隐隐感觉到,如果这次不去,或许就将永远见不到这位老朋友了。

        通知了父母之后,叶天带着儿子直接驱车前往机场,上了一架全年等候在机场的飞机,机场所有正准备起飞的航班均是往后推延,给叶天的这架班机让道——

        “叶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叶天乘坐的班机降落在长白山机场后,胡鸿德早已等候在机场内,已经年逾八十的他看上去却是要比十年前年轻多了,面色红润,一头白发变得乌黑,看上去就像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都归功于胡鸿德五年前晋级到了先天境界,其实如果不是胡鸿德早年修炼硬功身上隐伤太多,怕是早就能晋级了,五年之前,就是叶天亲自为他护法的。

        “应该是黑蛟要渡劫了,我来送老朋友一程!”

        叶天并没有隐瞒什么,结识山中黑蛟的时候,胡鸿德就在当场,除了自己之外,怕是黑蛟就认识胡鸿德一人。

        回到胡鸿德在长白山市郊的别墅中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苟心家等人也赶到了,同行的还有南淮瑾、左家俊、雷虎和周啸天,除了南淮瑾之外,其余几人都是麻衣门下晋入到先天之人。

        周啸天早在八年之前,就成功的晋级到了先天,这些年来和世界各国异能者的交流,都是他和雷虎去的,其中不乏一些杀戮和震慑,也造就了他二人的赫赫威名。

        所以虽然国内的政权这些年起了很大的变化,岳主席吴总等人都已经退了下去,但麻衣一脉始终是国家守护神一般的存在,六年前上任的那位新主席,更是经常拜访叶家,是那四合院中的常客。

        “叶天,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我怎么察觉不到你体内的真炁?”

        由于名气太大,南淮瑾不堪其扰,在前几年的时候曾经自导自演了一出入定假死的戏码,其后一直隐居在港岛的别墅中,却是有五六年没有见到叶天了。

        “是啊,小师弟,你将自己给封印了起来,修为不会受到什么损伤吧?”

        苟心家也是脸带忧色的看向叶天,现在的叶天完全就像是个普通人,甚至眼角都起了一丝皱纹,以他们先天的修为,都看不出叶天和常人的区别来,只感觉叶天体内满是浊气,看不出一丝修者的特征来。

        “大师兄,无妨的。”

        叶天哈哈一笑,心念一动,被封存已久的假丹缓缓转动了起来,丝丝缕缕的真炁从丹田遁出,瞬间叶天周身毛孔顿开,一丝丝黑色的气息从他体内溢了出来。

        只不过片刻之间,叶天通体就泛出一丝晶莹剔透的光泽,血气有如江河汹涌澎湃,却是被叶天硬生生的压制在了体内,不敢泄露丝毫,他这是怕招引来金丹雷劫。

        张口一吐,长不过三寸的本命飞剑出现在了身前,迎风见涨,眨眼间就变得有一米多长,看得从未见父亲展露过修为的叶秋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5/3950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