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死亡

第九百三十一章 死亡

        澳门新开的威尼斯人赌场内,来自世界各地的赌徒都汇聚到了这里,金碧辉煌的赌厅内人头耸动,这里有一掷千金的豪客,也有拎着篮子买菜路过赌场试试手气的大妈,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人生百态。

        “杰瑞,你今天的手气了不怎么好啊,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在一个赌大小的赌台上,那位漂亮的女荷官好意提醒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赌客,从威尼斯人开业到现在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了,她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这个好像有些颓废而又不缺钱的赌客。

        之所以说他颓废,是因为这个长相英俊,说着一口流利英语的混血儿,眉头总是皱着的,漂亮女荷官就从来都没有见他笑过,即使一把赢得十多万港币的时候,也没见他一展笑容。

        赌场开门,自然是为了要赚钱的,这个年轻的赌客虽然有输有赢,但半年来也差不多给赌场送了差不多有上千万港币了,看他那一掷千金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把这些钱放在眼里。

        对于这种赌客,赌场自然是很欢迎的,当然,他们也会去摸清楚对方的底细,经过一番调查后,赌场发现,这个杰瑞是一位中美混血儿,母亲是一位华人,而父亲则是美国的一个小产业主,有近千万美元的身家。

        在一年以前,杰瑞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丧生,继承了父亲遗产后的吉瑞姓情大变,变卖掉父亲的产业后就来到了澳门,每曰里酗酒赌博,在外人看来,他应该还沉浸在父母双亡的伤痛之中。

        年少多金,又长得如此英俊,尤其是那副颓废的面孔,最容易引得女人同情,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那位开大小的漂亮女荷官已经暗示年轻人好多次了,只要那年轻人有一点反应,女荷官就会主动献身上去的。

        不过让女荷官失望的是,这个年轻人就像是个榆木疙瘩一般,对她的示意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反应,每天只是重复着赌博和睡觉的生活,或许从他那一身的酒气中还能看出,他在借酒消愁。

        今天这个年轻人已经输出去六十多万港币了,看他没有丝毫收手的样子,女荷官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他一句。

        长着一双东方人的黑色眼睛,却是一副西方人脸庞的杰瑞,将一叠千元面值的港币丢到了漂亮女荷官的面前,双眼无神的盯着玻璃罩内的色子,有气无力的说道:“不用休息,再给我兑换十万元的筹码!”

        这个叫做杰瑞的中美混血儿,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继承遗产的美国人,而是叶天等人一直在寻觅的宋晓龙!

        当年从南非仓皇而逃后,宋晓龙一直都隐藏在美国的一个小镇上,当时的他以为叶天已经丧生,本想躲上个一年半载的,再重新出现在宋氏家族,他相信家族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在没有凭证的情况下将自己怎么样的。

        但是让宋晓龙没有想到的是,正当他准备回到家族中的时候,突然听到叶天出现的消息,同时宋家和洪门给出了高额悬赏,只要有人能提供宋晓龙的下落,将给予一千万美元的赏金。

        当这个消息传出后,宋晓龙彻底绝望了,他知道家族已经完全将他遗弃,只要他敢露面,迎接他的一定是洪门的追杀和家族的家法,而不管是哪一样,宋晓龙都必死无疑。

        宋晓龙并不想死,最起码不想死在叶天的前面,俗话说狡兔三窟,早在二十出头接触到家族产业的时候,宋晓龙就曾经给自己安排了一条后路。

        宋晓龙找到一对由中国人和美国人组成而没有子女的家庭,给了他们一大笔钱,并且通过一系列的手段,让自己成为了他们合法的孩子。

        就连宋晓龙那些档案上的照片,也都做的天衣无缝,他用电脑技术根据自己的面庞做了一些改动,除了眼睛之外,脸部特征都像是一个美国人。

        在走到了绝路的时候,宋晓龙启动了他安排已久的后路,他先是在一家医院做了整容手术,让自己的相貌变得和照片上的杰瑞完全一样,然后……那对无辜的中年夫妻遭受了一场离奇的车祸,而在欧洲求学的儿子顺理成章的继承了他们的财产。

        北美是洪门的天下,呆在那里很容易露馅,所以改变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宋晓龙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来到了亚洲,而且就是和港岛毗邻的澳门。

        宋晓龙用的是灯下黑的心理,这一招果然很奏效,在这个老外和华人混居的地方,没有任何人质疑过他的身份,而到处搜寻他的宋家和洪门,怎么都没想到宋晓龙竟然就躲在了澳门。

        曾经一度掌握海外宋氏大权的宋晓龙,在瑞士银行也有着秘密户头,上面所存的钱足够他挥霍几辈子了,心情郁结的宋晓龙于是每天都混迹在了赌场之中,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或许就要以杰瑞的名字来生活了。

        “一万,买大!”

        宋晓龙木然的将一万的筹码推到了下注区,心中却是在想着如何才能力挽狂澜,如何才能干掉叶天,重新回到家族执掌大权,他还年轻,并不想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度过一辈子。

        “一万,还是买大!”

        看了一眼被吃掉的筹码,宋晓龙随手又扔出去了一枚,他看似每天都在数钱,其实却是很克制,而且就算他一年输上个1000万港币,以他的身家,也足够输个数百年的。

        不多时,手上的筹码已经输了个干干净净,宋晓龙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正要和对面的漂亮女荷官打个招呼离去的时候,却是发现那个女荷官今天的脸色似乎有些不一样。

        “怎么了?看着我干嘛?”

        宋晓龙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因为那个女荷官盯在自己脸上的眼睛里,露出了一种奇怪的神色,恐惧之中似乎还掺杂着同情和不解,宋晓龙很不喜欢这种眼神。

        “咦,我的鼻子怎么在流血啊?”

        宋晓龙感觉到嘴角有些腥味,伸手抹了一下,看到手掌满是鲜血,顺手往衣兜里掏去,准备拿出手帕来擦拭一下。

        可是宋晓龙突然发现,自己的动作变得缓慢了许多,伸往口袋的右手好像变得没有一点力气,同时双腿仿佛就像是灌了铅一般,浑身都在往下坠着。

        “怎么回事,周围的声音呢,那些人的动作怎么变得这么慢呀?”

        周围吵杂的声音,在这一刻完全消失掉了,宋晓龙眼睛所能看到的人,好像都在做着慢动作似的,眼前那位漂亮女荷官的面孔也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回事了?”宋晓龙想抬起手敲击一下自己的脑袋,但随着浑身气力的流逝,他连自己的一个小手指头都动不了,而且眼皮越来越沉,整个人昏昏欲睡。

        “我怎么飞起来了啊?这……这里是威尼斯人赌场?!”

        就在宋晓龙的神智将要消失的时候,他灵魂突然被硬生生的从身体里拉扯了出来,升到空中的宋晓龙,清楚的看到了身下人群熙攘的赌厅,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赌厅里的人似乎都变成了哑巴,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啊?不,这是什么?”

        宋晓龙的身体继续往上升着,但就在此刻,他的头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那漩涡中所散发出来的死亡气息,终于让宋晓龙清醒了过来。

        但是一切都晚,就在宋晓龙看到大厅里发生一片混乱的时候,他漂浮在半空中的整个虚影都被卷入到了漩涡之中,那一眼也是宋晓龙最后看到的这个世界!

        “死人了,有人死了!”

        当宋晓龙的身体快速消失着鲜血和水分,逐步向木乃伊靠拢的时候,一直都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那个女荷官终于尖叫了起来,因为无论是谁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骷髅,怕是都无法压制住心中的恐惧。

        这也不怪女荷官是外貌协会的,身高一米八多相貌英俊的宋晓龙,在短短的一分多钟内,身上的皮肤就死死的贴在了骨骼上,那诡异的情形让周围的游客全都吓得魂飞魄散,引得赌厅瞬间搔动了起来。

        几名闻讯赶到的保安,虽然也被宋晓龙的样子吓得不轻,但职责所在,还是拿出一个袋子把宋晓龙的尸体装了进去,将赌厅里恐慌的氛围给缓解掉了。

        不过虽然处置了宋晓龙的尸体,但他们却是堵不住客人们的嘴,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赌场出现僵尸的传闻就传遍了整个赌场,原本热闹的赌场瞬间变得冷清异常——

        “有反应,难道真的将宋晓龙的魂魄给禁锢过来了?”港岛别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生死簿上。

        就在一海之隔的威尼斯人赌场发生变故的时候,叶天手中的生死簿突然间黑光大盛,隐隐将书页中的白色光芒压制了下去,而宋晓龙的名字,也渲染上了一层鲜红的颜色。

        (未完待续)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5/385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