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五十三章 堕落 上

第五十三章 堕落 上

        围着戴小花的收购站又转悠了一圈之后,叶天找到了躲在一处卖瓜子摊位后面的封况。

        “叶天,怎么样?看出点什么没有?”

        虽然叶天没告诉封况他的想法,但是封况也猜出了一点,叶天恐怕是想坏了戴小花的风水,从而使他霉运当头。

        “疯子哥,他这家收购站风水极佳,而且周围也没有煞气阴地,不好办……”

        叶天的小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这家收购站旁边不远处就是县城最热闹的主街道,而且街道依河而建,正应了“背水面街”的风水格局,是一处商业旺地。

        即使叶天能看出这里阴阳二气的分布,动用一些小手段使其阴阳失调,最多也只能让这家收购站近来财运不济,却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

        至于用更激烈的手段改变这周围的整个风水布局,叶天压根就没想过,虽然他知道怎么去做,但是那种布局要改变一些周围环境,甚至需要拆除一些房屋建筑,这根本就不是叶天可以做得到的。

        “叶子,那……那怎么办啊?难……难道咱们的收购站,就要被那王八蛋给挤垮掉?”听到叶天的话后,封况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虽然这几天封况都出去收废品了,不过相比前几日赚的少不说,有两次还遇到了戴小花那伙人,如果不是他躲的快,少不得又要挨顿打。

        叶天也没想到自己海口夸出去了,但却遇到这么个情况,当下也只能安慰封况道:“疯子哥,别急,总是会有办法的……”

        叶天再成熟也不过是个孩子,而他所依仗的也是脑中关于风水堪舆那一块的知识,如果从这上面找不到办法的话,那他和普通的小孩也没什么两样了。

        “能有什么办法?他是城里人,又有当官的亲戚,咱们能拿他怎么样啊?”封况恨恨的看着废品站的大门,使劲的往那个方向吐了口吐沫。

        “对了,你说那个人之所以能横行霸道,都是因为他大伯的原因?晚上把他家住什么地方打听出来吧……”

        叶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戴小花就住在这收购站里,叶天不好下手,但是那个当官的肯定不会住在这里吧?

        听疯子哥话中的意思,那当官的就是姓戴的后台,如果他倒霉了,戴小花肯定也落不到好,而且这改动居人的阳宅风水,远比改动这街面店铺类的风水容易的多。

        “可能吧,要不然派出所为什么不抓他啊?叶天,你放心,我一会就去打听……”

        封况闻言挠了挠头,这些都是叶东平推论出来的,他也不知道戴小花的大伯具体是个什么官,对于一个刚进城个把月的农村娃而言,乡长都是大的不能再大的官了。

        在这里呆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当下封况先送叶天回了收购站,他自己则是出去找王盈了,没办法,想打听戴荣成住的地方,找那些拾破烂的也没用啊。

        ————————————————————

        “爸,您回来啦……”

        叶天还没进院子,就看到了打开的院门,伸头往里面一看,叶东平正坐在压水井边,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又跑出去了?你这臭小子就不能老实几天,真当老子不打你了是吧?”

        看到儿子进来,叶东平眉头皱的愈发紧了,往叶天身后看了一眼,问道:“你封哥呢?又去收废品了?不是给他说先停几天吗?”

        叶东平也知道封子外出碰到戴小花等人的事情,那帮子人出手没轻没重的,这要是再挨上一顿打,他真没办法对封况的父母交代了。

        “疯子哥去找盈盈姐了,爸,您也不要太担心了,师父说了,恶人自有恶报,那些人得意不了多久的……”

        见到父亲的面色憔悴了很多,叶天也有些心疼,他知道老爸是为了自己上学,才来到县城里的,如果仍然生活在小山村,想必父亲会快乐许多吧?

        “唉,恶人要是有恶报,那世上也没有那么多人敢为恶了……”

        叶东平摇了摇头,不过听到叶天的话后,心中还是升起一线希望,或许还真让老道给说准了呢?

        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封况也从外面回来了,背着叶东平给叶天使了个眼色,很显然,从单纯的王盈身上套几句话,封况还是能做得到的。

        *************

        小城的县委县政府都位于城南,虽然和城东只有一河之隔,但却是各种行政单位聚集的地方,人气自然也是整个县城最旺的。

        在县委的后面,有一圈被高高的围墙拦住了的大院,墙上长满了绿色的爬墙虎,在炎热的夏季中透出一股清凉。

        大院里面的房子并不多,只有十多栋,都是两层的小楼,每栋楼的中间长满了高大的树木,和围墙一道,将车水马龙喧杂的声音都阻拦在了外面。

        戴荣成就住在这县委大院里面,和往日每天几乎不到半夜不回家不同,这几日戴荣成一到下班的时间,就早早的钻进了家里。

        “老戴,你这几天是怎么了?没事就呆书房里面,这些旧画有什么好看的啊?”

        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端着一杯刚泡开的茅山青峰,推开了书房的门,将茶放在桌子上后,也跟着打量起铺在书桌上的那幅画来。

        戴荣成今年五十七岁,前额宽广,梳了个那个年代流行的大奔头,除了鬓角有些发白之外,头发乌黑一片,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了十多岁,看上去倒是相貌堂堂。

        “头发长见识短的老娘们,你懂什么?这是明朝文征明的画,有钱都买不来的……”

        听到老伴的话后,戴荣成眼中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往日在领导和下属面前的谦逊消失的一干二净,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出去,以后不准进我的书房,对了,这些字画的事情,一个字都不准往外面说……”

        看着老伴那略显臃肿的身体走出书房后,戴荣成皱起了眉头,脑海中想到了县委档案室内那个曼妙而富有弹性的身材,不禁小腹感到一阵火热。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5/163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