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四十六章 小人物

第四十六章 小人物

        一方面碍于戴小花的背景,另一方面那个唯一的目击证人,也就是城东那个拾破烂的那个人失踪了,这样一来,案子只能无限度的拖下去了。

        “封子,这事儿,咱们怕是只能认了,我明天再去问下字画被盗的事情……”

        在得知了戴小花的背景后,叶东平也只能劝着封况自认倒霉了,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封况家里兄弟再多,那也不够政府抓的啊。

        不过挨打这事可以放在一边,但是那些字画被盗的事情,叶东平就不肯罢休了,因为那些字画并不全是他本人的啊。

        撇开老道的那几十副名人手迹之外,就连文征明的《山水对弈图》也是封况收上来的,虽说是收购站的财产,但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呀。

        字画的丢失,叶东平本身就担负了很大的责任,如果再不下力气追查的话,那日后叶东平是真没脸去见老道了。

        “叶叔,我挨顿打没事,但这东西被偷了,公安总要给个说法吧?”

        见到叶东平唉声叹气的样子,封况有些着急了,那幅文征明的《山水对弈图》价值好几千块钱呢,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

        “唉,能有什么说法?我听说了,县里领导要求严查此事,不过现场被破坏了,公安没找到什么证据,只能这样拖着了……”

        叶东平叹了口气,他今天去派出所得到的全是坏消息,虽然明知收购站的事情是戴小花他们做的,但是没有证据,他根本就拿那帮人没办法。

        而且许所长的态度似乎也没前几天那么坚决了,只是说得到领导指示,一定会侦破这个案子。

        但是叶东平知道,一般像这样涉及金额比较大的案子,都会移交给刑侦部门侦破的,现在竟然还是派出所在跟进,说明领导的“重视”,恐怕也有限的很。

        “现在也没办法,封子,再等几天吧……”

        叶东平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无论是在什么年代,人情……往往总是要大于法制。

        封况到底还年轻,当下站起身来,气愤的说道:“那要是就这样不了了之呢?不行,我要去派出所找他们去……”

        “封子,你别冲动,哎,老王,你来了啊……”

        叶东平一把没拉住封况,追出院子的时候,却发现院门处站了人,仔细一看,却是城西这边的一个拾荒者,连忙打了声招呼。

        “老王哥,你这是?”

        封子见到老王来了,也站住了脚,往老王身后看了一眼,不禁有些困惑,平时老王来的时候,可都是带着不少废品的啊,今儿怎么两手空空的就来了?

        “封子兄弟,叶同志,我……我……”

        老王站在门口,不安的搓着手,话到嘴边似乎有很难启口,那为难的神情连叶天这小孩子都看了出来。

        “老王,来,进来坐一下,喝口水,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

        以前老王来卖废品的时候,叶东平和他聊过几次,知道这人是个厚道人,自己送他几瓶啤酒,他都将酒瓶子给送了回来,眼下这幅模样,那肯定是遇到难事了。

        “哦,不……不,叶同志,我……我就几句话,说完就走……”

        听到叶东平让他进去坐,老王连忙摆了摆手,脸上神色变了又变,咬了咬牙开口说道:“封子兄弟,叶同志,恐怕……恐怕往后,我……我不能再卖废品给你们了……”

        “什么?老王,兄弟我对你可不薄啊,你……你怎么能这样啊?”

        封子一听老王的话,那立马就炸了,他前前后后在城西这帮拾破烂的身上花了那么多钱,每天称兄道弟的,不就是为了他们拾到的那些废品吗?

        而且老王在城西这帮拾破烂的人里面很有威信,如果他说不卖给自己,估计剩下的那些人也都不会来了,这样的损失对于刚刚开张的收购站而言,可是无法承受的。

        “封子兄弟,实在……实在是对不起……”听到封况的话后,老王脸上露出了无奈和羞愧的神色。

        “你这不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吗?”

        封况也是气糊涂了,几天来的憋屈在此刻全都爆发了出来,一步冲到老王身边,伸手就要去抓他衣领。

        “封子,你干什么?一边去……”

        叶东平一把拦住了封子的手臂,说道:“老王,先进来,有什么难处你给我们说说,大家一起商量着解决不是更好吗?”

        “叶……叶同志,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听到叶天的暖人心窝的话,老王的眼泪夺眶而出,干脆蹲在了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昨天有一帮人冲到俺家里,把俺婆姨小孩都给打了,说是不准再把废品卖给你们,封子兄弟,叶同志,你……你们说我能怎么办啊?”

        老王的年龄和叶东平差不多大,挺壮实的一个汉子,此刻哭的像个孩子似地,很显然,昨天发生的事情真的把他给吓坏了。

        “什么?有人威胁你不准卖废品给我们?”

        听到老王带着哭腔的话后,叶东平和封况都愣住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回事。

        老王抹了把眼泪,点着头说道:“是啊,那些人说了,废品要是还卖给你们的话,就要我们一家老小的性命……”

        说老实话,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拾破烂是很被人看不起的,连小孩子都能骂上几句,老王他们人虽然不少,但血性早就被磨光了,根本就不敢得罪这些本地的流氓地痞。

        看到老王这样子,叶东平也没了主意,想了半天之后开口说道:“那……那你们不会报案吗?”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老王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报案?我们连个身份都没有,谁会相信我们的话啊……”

        老王知道,他们这些拾荒者的流动性比较大,在每个城市都属于最底层的小人物,如果真被人给弄死的话,只要尸体不被发现,那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和关心的,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去报案。

        “封子兄弟,叶同志,真……真的是对不起了……”

        老王站起身,向叶东平和封子深深的鞠了一躬,也不顾二人的喊声,抹着眼泪离开了收购站。

        “这……这可怎么办呀?”

        老王走后,叶东平和封子是彻底傻了眼,没有人上门送废品,这生意根本就没法做下去了啊。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5/163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