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三十一章 败家

第三十一章 败家

        回到收购站以后,封况也曾经装模作样的把画打开仔细琢磨了一下。

        不过古代的画讲究的是个意境,这幅画的山不像山水不像水的人还长着个大脑袋的画,还没家里过年贴的年画好看,让他顿时失去了兴趣,将其和那些旧书仍在了一起。

        当然,封况也没对其完全失去信心,上午接到叶天父子俩的时候,他所说的收到的古董,就是这幅画了。

        听完封况的话后,叶天倒是没感觉什么,因为他对古董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认知,但叶东平却是傻了眼,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道:“这……这样也行?”

        在决定要做古玩生意以后,叶东平给一些还有联系的同学写了信,针对各地的古玩市场做过一番调查。

        相比八十年代初期,也就是四五年前,现在国内的艺术品市场,已经开始慢慢复苏了,有些眼光超前的人,正在大肆入手各种类别的古董。

        就像北京有个姓马的床铣工,在几年前就开始鼓捣古董,那会压根就没人在乎这些东西,像上好的黄花梨红木桌椅,到旧货市场全部都是五块钱一张,而且还附带送货上门的。

        那位马先生虽然钱不多,但几年时间下来,着实倒腾了不少好东西,叶东平之所以知道这事,就是因为他一个同学和这位马先生住对门。

        这不管是什么商品,只要有市场需求,价格自然会上涨,古董自然也是如此,前几年一文不值的东西,现在也身价百倍起来。

        而且随着人们生活的逐渐稳定,加上“盛世古董乱世黄金”的定律,这几年古玩市场也慢慢复苏了,再想像前几年那么到处检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叶叔,那你说这古董值多少钱啊?”

        见到叶东平沉吟不语,封况有点吃不住劲了,他只知道老舅说古董值钱,但到底怎么个值钱法,他就是两眼一抹黑了。

        “值多少钱我也说不准,不过……最低应该在这个书吧?”听到封况的话后,叶东平伸出三个手指头。

        根据北京那位同学打听来的消息,现在明朝的古画,有名有款的,在市场上最少能卖到三千块钱以上的,那也就是说,封况这一块钱买来的东西,整整翻了三千倍之多。

        “三十?嘿,那不是赚了三十倍吗?值了……”封况脸上露出喜色,这古董生意果然赚钱啊,一块钱买的,竟然能卖三十。

        叶东平闻言撇了撇嘴,说道:“你小子也就这点出息了,三十块钱?连零头都不够,我告诉你,这幅画拿到北京去卖的话,三十块钱看都不给他看……”

        等叶东平把自己知道的这些事,说给封况听了之后,那小子的酒马上全醒了,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有些破旧的卷轴,结结巴巴的说道:“叶……叶叔,你……你没骗我吧?你说……说的都是真的?这……这破画值三千块钱?”

        “多新鲜啊?我编瞎话逗你玩?”

        看着封况目瞪口呆的样子,叶东平笑了起来,这孩子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不过运气还真不错,这一出手就是一个大漏。

        忽然,封况一拍脑门,怪叫了一声就往外跑。

        “封子,你干嘛去啊?”叶东平一把拉住了他。

        “不行,叶叔,快放手,我再找那老太太去,说不定她家里还有什么好东西呢……”

        “行了,行了,哪还有这么好的事,占了一次便宜你就知足吧……”

        叶东平笑着拉住封况,说道:“我再给你们讲个发生在北京的故事吧,那人比这老太太还要倒霉……”

        “还有人比白扔了三千块钱还倒霉的啊?”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封况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当然了,那人白扔了几百万呢……”

        这事叶东平也是听同学说的,在北京有一姓白的人家,祖上是四九城的大收藏家,专门收藏瓷器,在行内名声很是响亮。

        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香港有个叫李翰祥的大导演,在北京拍电影的时候,找到一熟人前去拜访白姓人家,开门见山的提出想要买点瓷器。

        当时那家姓白的主人说了,好东西在在前些年都已经被人给砸了,现在只剩下了点底子,还有几十件,按照主人的意思,他只想卖上个一两件,其余留着算是个念想。

        不过那人有一儿子,当时非常仰慕大导演李翰祥,就千方百计的鼓动他老子把东西卖掉,白姓主人最后架不住儿子劝说,将四十多件古代瓷器,全部卖给了李翰祥。

        拿到钱后,儿子又撺掇老子买了冰箱、彩电、录音机“三大件”,当时他觉得太值了,一些破瓷器,竟然换了这么多东西。

        谁知道就在1983年的时候,李翰祥从香港给白家小子寄来一张明信片和一本杂志,那小子翻了翻杂志,发现里面有篇介绍李翰祥收藏古玩的文章,题目是《大导演李翰祥的“小故宫”。

        白家小子一看配的图片,有20多件藏品都是他们家的东西,而且下边标的价儿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港币,当时他是一下懵了,这才明白敢情自己“败家”到了何种程度。

        不过那白家小子倒是知耻而后勇,后来专门去学习瓷器鉴定知识,在行内也闯下了不小的名声,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这事儿在北京古玩圈子里,基本上是人人都知道的,而自从这件事后,人们对古董艺术品市场,也多几分关注,类似的事情,却也很少发生了。

        小县城的消息相对封闭一些,这老太太一块钱卖了张古画,在这年代还是有可能发生的,但这种事情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专门去找,也未必就能碰得上的。

        “叶叔,那你的意思是,说不定还能碰到这事儿?”听完叶东平的话后,封况那双小眼睛直冒亮光,恨不得现在就拉板车继续收破烂去了。

        “封子,这……这钱,唉,你要是再碰到这事儿,多给别人点钱吧……”

        叶东平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想着这么去占人便宜,心里总是有点疙瘩,不过在商言商,他也不好指责封况什么。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5/163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