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天才相师 > 第十三章 上门

第十三章 上门

        一个完整的套路打下来,叶天只感觉全身精气充沛,身体的酸痛无力全然消失了,心中不禁啧啧称奇,自己脑海中那神秘的龟壳就是得自麻衣道观,难不成真要和这功法配套使用?

        “术藏……”

        想到此处,叶天小心翼翼的召唤了一声龟壳,当巴掌大的小东西滴溜溜的出现在脑海中之后,叶天顿时发现,“堪舆”和“相术”这几个字,似乎比往日要更加明亮一些。

        不过叶天还没确定昨天的遭遇,是否是因为给父亲相面反噬导致的,所以这会盯着龟壳看了半天,还是没敢冒然探究,话说那全身瘫痪的滋味,未免太过难受了。

        “小天,过来吃早饭了……”正在叶天心中纠结不已的时候,叶东平的声音传来。

        “哎,来了……”听到父亲的喊声,叶天连忙静气收功,将注意力转移开来,而那龟壳也慢慢消失不见了。

        农村也没有什么讲究,这夏天的早上是一天中最凉爽的时候,叶东平把早饭端到了院子里,先给儿子盛了一碗鸡汤面条,最上面放着一个煮的烂熟的鸡大腿。

        “爸,你也喝鸡汤啊……”

        叶天端着碗正要吃的时候,一眼瞥见父亲的碗里却是昨天剩的稀饭,配着自家腌制的萝卜干,正稀里哗啦的往嘴里扒呢。

        “那条大腿不是被我吃了吗,行了,我吃点清淡的清清肠胃,你吃吧……”

        叶东平看了儿子一眼,心里暖烘烘的,儿子长大了,知道关心老爸了,这比吃什么山珍海味都要来的舒心。

        “爸,我吃面条就行了,鸡肉吃多了油腻不消化……”

        看着父亲三十多岁的人,两鬓隐然已经有些白发了,叶天眼圈不禁有些发红,虽然平时父亲没少揍自己,但是家里吃的用的,都是拣好的给自己。

        而且叶天知道,另外一条鸡腿是父亲撕成了肉丝,昨天就给自己吃下去了,当下也没用筷子,直接拿手抓起面条上的鸡腿,放到了父亲的碗里。

        “小天,爸真的吃过了啊……”

        叶东平本来想把鸡腿夹回去的,不过看到叶天的脸上满是坚定的神情,欣慰的笑了笑,说道:“好,儿子孝敬的,我吃……”

        一向顽劣的儿子突然变得这么懂事,能有这份孝心,让叶东平心里充满了宽慰,这十多年遭受的苦难,在心里也不算什么了。

        “对了,小天,你昨天说的那些,真的是自己看出来啊?”

        之前一直在为叶天的身体担忧,这会心情放松下来之后,叶东平忽然想起了昨儿那事,不由放下饭碗向叶天询问道。

        叶天知道老爸早晚肯定会问这件事的,早就在肚子里打好了腹稿,当下开口说道:“爸,当然是我看出来的了,您的思想可不能那么僵化啊,老师今年真的有100多岁,他教给我的相术知识,也是有很深奥的道理所在的……”

        叶东平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可能是爸以前认识不够吧,这种占卜文化能流传数千年,是有它的道理,不过小天,这些终究是旁门左道,你还是要好好学习,不要在这些上面沉浸太深……”

        叶东平出身普通家庭,能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就读清华大学,也可谓是天之骄子了,只是因为感情的波折,叶东平不想返回北京,也从来没有在儿子面前说过自己的往事,所以他真的相信叶天那些话,是通过相面得来的

        对于看相算命是封建迷信的说法,叶东平以前也是人云亦云,自己并不知道多少,但儿子昨儿说出的那些事情,却是让他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

        “知道了,爸,老师每天都教我们要为四化建设做贡献,我会好好学习的……”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叶天放下心来,只要老爸相信相术不是封建迷信,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他就不会大惊小怪了。

        这顿饭叶东平吃的很高兴,他感觉儿子长大了,现在居然能和自己平等的交流了,而是否离开这个居住了十多年的小乡村,叶东平也在心里拿定了主意。

        “那里就是,我说,你找叶天干什么呀?他都不在家的……”

        正当叶天爷俩父慈子孝的时候,院子围墙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紧跟着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咦,叶天,你回家了呀?我以为你还在山上呢……”

        叶天刚打开院门,胖墩就钻了进来,一边说话一边冲着叶天挤眉弄眼的,配着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模样,煞是滑稽。

        胖墩这是要告诉叶天,他被抓住了,但是并没有招出叶天来,这样的小把戏,他们之间在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玩了。

        “我昨天就回来了……”

        叶天知道胖墩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晚上我去钓鳝鱼,慰劳下你们……”

        “嘿嘿,那敢情好……”一听到有吃的,胖墩那张脸笑开了花。

        “二虎,你让让,我有事找叶天呢……”

        被胖墩挡住了们,跟在后面的人有些不耐烦了,把胖墩往里面推了推后,郭小龙的身子露了出来。

        “小龙,你怎么来啦?”

        见到郭小龙,叶天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来,在学校的时候他和郭小龙交往并不多,相互之间并没有去过对方的家里,不知道他找自己干嘛?

        不过看到郭小龙身后的人,叶天顿时猜到几分他的来意,上前走了一步,乖乖的叫了声:“廖爷爷好,于老师好,叔叔们好,于清雅同学,你好……”

        来人正是叶天在镇子集市上见过的那个廖昊德,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大人,其中居然还有叶天的班主任于浩然和他的女儿于清雅。

        于清雅的生日比叶天要小一个月,眉毛纤细,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皮肤如雪,脑后梳了两条长长的麻花辫,虽然年龄尚小,但也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叶天,是我爸找你……”

        见到叶天冲自己挤了挤眼睛,于清雅不禁向后退了一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老爸来叶天家,自己也想跟过来。

        从一年级的时候,于清雅就和叶天是同桌,那会两人关系很好,课间或者放学的时候,经常像个小跟屁虫似的追着叶天等人玩。

        但是到了三年级的时候,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的,课桌上画起了三八线,好像一夜之间,男女同学就变得生疏了,叶天更是整天调皮捣蛋捉弄女同学,于清雅也不知道被他搞哭了多少次了。

        “小天,来客人怎么不让进来啊,一点礼貌都没有……”

        刚才叶天开门的时候,叶东平就把院子石桌上的碗筷都收进了屋里,走出来后见到人还在外面,开口训斥了叶天几句。

        “爸,是我同学和于老师来了……”叶天侧开身体,回头喊了一声。

        “老于,怎么着,今儿还想喝点?你的酒量可不成啊……”

        听到儿子的话后,叶东平迎了上来,不过见到除了于浩然之外,还有几个陌生人,不禁愣了一下,开口问道:“老于,这几位是?”

        “老叶,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县统战部的王部长,这几位都是统战部的同志,这位廖先生是归国华侨……”见到叶东平一脸疑惑的样子,于浩然开口给他介绍了一番。

        不过于浩然也不知道这些人找叶天干什么,是郭小龙找到他家里询问叶天家的地址,于浩然心中有些好奇,这才亲自带他们过来的。

        “统战部?归国华侨?找我干什么啊?”

        叶东平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礼貌使然,还是将几个人让了进来,搬了几张凳子放在院子里,招呼道:“实在不好意思,屋里比较闷,大家就坐院子里吧,叶天,去烧点水……”

        听见叶东平让叶天去烧水,廖昊德刚坐下的身体连忙站了起来,说道:“别,叶先生,不用忙了,我就是有点事想找叶天问一问,千万别忙乎……”

        “哦?叶天,你是不是又调皮捣蛋了?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听到廖昊德的话后,叶东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的胆子越来越肥了,竟然连统战部的人都给招惹来了。

        要知道,在十年以前,统战部的同志要是去谁家,那肯定代表这家人要倒霉,不是被挂上个敌特的帽子,就是被拉出去游街批斗。

        虽然那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作为亲身经历过的人,叶东平心里难免有些疙瘩,嘴上是在骂叶天,心里却是不待见这些人。

        见到叶东平训斥叶天,廖昊德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期期艾艾的说道:“叶……叶先生,实在对不起,叶天没有调皮,他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我……我这次来,是……是有事情想找他帮忙……”

        听到这话后,不仅是叶东平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就连那几个统战部的人,也均是吃惊不已,廖昊德这都五六十岁的人了,有什么事……要找个毛孩子帮忙呢?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25/162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