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30章 要,还是不要?

第30章 要,还是不要?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刘伟鸿估计,是唐秋叶让她那个农业局长老公公帮忙调动单位的,为的是不再和他一起呆在农校,不再看见他。或许唐秋叶没有多少文化,也没见过多少世面,但女性的自尊和矜持,让她无法面对。又或者,明知无望,唐秋叶就不想时时刻刻折磨自己。

        她以那种方式来“诱惑”刘伟鸿或者说向他示爱,几乎已经逾越了她的道德底线,也不知道她暗地里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这样做。

        有点孤注一掷的意思了。

        因为按照世俗的观点来看,她想要和刘伟鸿好,无论如何都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意思在内。她凭哪一点能配得上刘伟鸿?

        只是男女之间的事情,是很难说得清楚的。

        再往后,刘伟鸿就失去了唐秋叶的消息。多年以后,才在一次农校的师生聚会上,偶尔听到了一鳞半爪的传闻。据说唐秋叶过得很不好,几次要和她的弱智丈夫离婚,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没有离成。后来她老公公得了中风,死了。其他的兄弟姐妹分走了大部分财产,只给他们留了一点点。更多的消息,别人也说不清楚。据见过她的人说,唐秋叶很憔悴,三十几岁的人,能看四十几岁。早已不复当初辣妹子的风采。而且也一直没有生育,也不知是不是还和弱智丈夫守在一起。

        听了这个话,当时刘伟鸿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他的生命历程之中,唐秋叶是第一个让他动心的女子。因为世俗的规则,他“逃跑”了。在日后的岁月里,无数次的反思自己当初的决定。尤其听说唐秋叶生活得很不好,刘伟鸿更是隐隐有后悔之意。

        而现在,一切都重新来过,唐秋叶再一次在他面前,说出了那句“经典”话语。

        刘伟鸿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很淡,如果不是唐秋叶与他近在咫尺,只怕也察觉不了。

        这一丝笑容,立即让唐秋叶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但接下来,却是更加的紧张,双手不自禁的握成了拳头,等待着刘伟鸿的下一个反应。

        那张布满泪痕的脸,宛如雨打梨花一般,显得特别的楚楚可怜。

        刘伟鸿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决定。

        他走过去,伸出手,搂住了唐秋叶的脖子,让她的脑袋就这样靠在自己的臂弯里,然后拿着毛巾,很细心地给她抹拭脸上的泪水。

        这一刻,唐秋叶完全迷糊了,浑身僵硬,呆呆的让他擦着,大大的眼睛里一片茫然之色。

        和刘伟鸿好!

        这个念头不知道在唐秋叶心里转了多少回。如今忽然就变成了现实,或者说已经到了变成现实的边缘,唐秋叶反倒吓住了,手足无措。

        刘伟鸿擦得很细心,脸上带着爱怜横溢的神情。

        这种神态是装不出来的,他心里要是没有唐秋叶,眼睛里就只会有肉欲,不会有爱意。根据刘伟鸿多年的经验,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唐秋叶比普通女人大了一号,谈不上精致,但绝对是最上等的尤物。这种性格和身材的女人,到了床上,是会要男人命的。她不会太主动,只要咬着嘴唇羞羞地一笑,就能刺激得男人忘乎所以。

        不过现在,是唐秋叶被刘伟鸿爱怜的神情刺激得浑身滚烫,情不自禁地抖个不停,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忽然从藤椅上跳了起来,使劲抱住了刘伟鸿,抱得紧紧的,壮硕无比的胸脯,压得刘伟鸿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她就这样紧紧抱着,一动不动,似乎是有些不知道该怎样进行下去。

        这一瞬间,刘伟鸿心中产生了一点疑惑。

        唐秋叶不是结婚四年了吗?

        难道还不清楚“流程”?

        唐秋叶看上去,是真的不清楚“流程”,喘得很急,她的嘴就贴在刘伟鸿的耳朵边上,呼吸剧烈得像是扯风箱。胸口每一次起伏,都让刘伟鸿有要“晕船”的感觉!

        波澜壮阔!

        是真的波澜壮阔!

        刘伟鸿很清楚,这个时候,无论他要干什么,唐秋叶都绝不会拒绝,一定会乖乖配合他,予取予求的。她是那么喜欢他!

        不过刘伟鸿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现在还不是时候。

        时机太敏感了,他不能行差踏错半步。

        如果搁在时光倒流之前,无所谓,只要刘伟鸿能克服自己所谓的“道德底线”,早在二十多年前,唐秋叶就是他的了。没有人会在意的,就算是京城政治斗争最激烈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想到他。他只是挂了个老刘家嫡孙的牌子,谁也不把他当回事。楚南省青峰地区农业学校一个小老师,无论如何都上不得那样的大台盘。

        上辈子,老刘家彻底垮台之后,也没人找他谈过话,似乎谁都忘记了老刘家还有这么一个嫡系后人存在。只要刘伟鸿安分守己,不想着当官,不想着发大财,就不会有人理他。

        他也确实很让上面那些大佬安心。

        这样一个人,刘老爷子在世的时候,都没人把他当回事,老爷子西去,刘成胜与刘伟东父子双双倒台,更加不能有什么作为了。

        但一切推倒重来,刘伟鸿就不再是那么无足轻重了。

        单是在《号角》上发表的那篇文章,就已经彰显出了他的重要性。虽然目前京城那边没有任何消息,刘伟鸿也没有主动去打听,但他坚信,这么重要的一颗砝码,在关键时刻,不可能不起作用。至于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就取决于老爷子的政治智慧以及这段时间,刘成胜刘伟东爷俩的具体表现了。

        无论如何,他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最有力的武器。

        所以,刘伟鸿得小心,万一有人要朝他出手,那也是有可能的。

        “秋叶……”

        刘伟鸿轻轻拍打着唐秋叶的脊背,声音很柔和。

        这女人,连脊背都给人极度厚实的感觉。

        “嗯……”

        唐秋叶在他耳边呻吟般答应了一声。

        刘伟鸿轻轻挣脱了唐秋叶的拥抱,双手捧住她滚烫的脸颊,两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三公分。

        “喜欢我吗?”

        刘伟鸿低声问道。

        “嗯……”

        唐秋叶连连点头,幅度很大,似乎不如此就不足以表达她心中的喜爱之情。

        “我也一样。”

        刘伟鸿脸上再次浮现起那种温柔的神情。

        唐秋叶又像是惊呼又像是呻吟般的叫了一声,踮起脚尖,将嘴凑了上来。尽管唐秋叶在女人之中算是身材高大的,但比刘伟鸿还是矮了半个脑袋,需要踮起脚尖才能亲吻得到。

        过了最初的慌乱期,她终于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唐秋叶的嘴唇有点干干的,滚烫,这是过于激动造成的。

        四唇相接的时候,胸腹部位感受到那种惊人的柔软和澎湃的热力,刘伟鸿自然而然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他这个生理年龄段,正是需求最旺盛之时,刘伟鸿几乎就要控制不住了。

        四十岁的心理年龄配上二十岁的健壮躯体,是会让人混乱的。

        唐秋叶吻得很投入,无师自通的将舌头伸入了刘伟鸿嘴里,死命搅动,似乎要将刘伟鸿的心肝脾胃都要吸出去。她也感受到了刘伟鸿身体上的变化,先是本能般略略往后撅了一下屁股,随即便紧紧贴了上来。自胸至腹,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

        刘伟鸿的手情不自禁地向着敏感的部委游移过去。他的手一寸一寸的移动,唐秋叶就一点一点地软瘫,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脖子上了。

        “秋叶!”

        刘伟鸿忽然叫了一声,猛地退开了两步。

        泪水一下子涌出了唐秋叶的眼眶。

        她站在那里,浑身颤抖着,死死望着刘伟鸿,嘴唇咬了又咬,从牙缝里蹦出声音来:“你……你看不起我……我,我是干净的,没……没人碰过……”

        刘伟鸿顿时有点晕乎。

        “他……他是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唐秋叶几乎叫嚷起来。

        一股汹涌的柔情不可遏制地在刘伟鸿心中泛滥开来,他脸上的神色更加温柔了,说道:“秋叶,你别激动,我没有看不起你,一点都没有!”

        “你就是看不起我!你要是看得起我,为什么……为什么不要我……”唐秋叶的情绪十分激动,一边说一边开始去解衬衣的纽扣:“我……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干净的……”

        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刘伟鸿知道,自己必须要阻止她。任由事态发展下去,自己原本就脆弱无比的堤防,立即就会崩溃。

        不是每个人都会有重生机会的。

        尤其对于他刘伟鸿来说,他不能再浪费这个机会了!

        他浪费不起!

        为了他自己,也为了整个刘家,他现在不能走错半步。

        “秋叶,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

        唐秋叶拼命摇头,头发乱甩,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些。她现在不是被情爱刺激了,而是憋着十二分的委屈,一定要以事实向这个男人证明,自己是干净的,没有一点污垢!

        她不能让他瞧不起!

        衬衣最上面的两个纽扣已经解开来,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一道深渊似的幽沟。虽然只是冰山一角,却也已壮观无比,晃得刘伟鸿头晕眼花。PS:求推荐啊求推荐,有木有啊有木有???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18/124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