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家 > 第5章 预言

第5章 预言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CP|W:200|H:250|A:L]]]既然开了口,刘伟鸿便索性多说几句。

        “其实刚才大姑说的情形,在外省也是有的。我虽然刚去青峰地区农校上班不久,这种公款消费,公款吃喝的事情,也见过不少。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和人民确实是逐渐富裕起来了,但是艰苦朴素的作风也正在慢慢的丧失,**现象逐渐蔓延开来,这种情形不大好。农校的很多师生,谈起社会上的**和不公平现象,都是忿忿不平。社会矛盾有逐步尖锐的趋势。”

        刘伟鸿缓缓说道,不徐不疾,气度十分沉稳,遣词造句也非常到位,很是客观。

        此言一出,大家都悚然动容。甚至老爷子雪白的寿眉也扬了起来,一连看了刘伟鸿好几眼。

        这就是那个叛逆至极的孙子?

        难道在楚南读了几年大学,就有这样的长进?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刘伟东淡然说道:“伟鸿,你还年轻,不要人云亦云。青峰地区农校的师生,能够知道多少事情呢?”

        语气明显有些不以为然。

        也不是说他完全不赞同刘伟鸿的言语,但在这种场合,第三代子弟,以往唯独他才有发言的权力。如今刘伟鸿冒了出来“抢风头”,这是刘伟东不能容忍的。

        他才是老刘家的嫡长孙,是老刘家理所当然的政治继承人。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大哥,也不是人云亦云。现在群众之间,确实存在着部分不满的情绪。尤其是学校,很多学生通过报纸和其他途径,了解到一些不公正的现象之后,情绪比较大。如果不加以引导,我认为有可能酿成比较大的社会事件。”

        说这话的时候,刘伟鸿的神情很是笃定。

        这是他曾经亲眼见证过的,所以很有底气。

        老爷子警惕起来,说道:“成爱,你是做青年团工作的,伟鸿说的这个情况,值得重视。学校不能乱,那些学生娃娃,更不能乱,要进行正确的引导。”

        刘伟鸿心中一阵欣喜。

        这还是老爷子第一次给予他正面的评价,尽管只是一句话,但也已经足以让他高兴了。

        是一个好的开头。

        “好的,爸爸!”

        刘成爱连连点头。

        “另外啊,伟鸿刚才说的那个什么什么……公款消费,公款吃喝……是这样吧,伟鸿?”

        老爷子又望向刘伟鸿,询问道。

        这真是破天荒了。老爷子竟然会一连两次赞许刘伟鸿。

        “是的,爷爷!”

        刘伟鸿忙即答道。所谓“公款消费”、“公款吃喝”,在他所经历的后世,简直是寻常得不能再寻常了。都成了口头禅。难不成在眼下,还是一个新鲜名词?

        “嗯,这个提法很新颖,但是,也比较形象,定性比较准确。这个情况更加严重,不能等闲视之。待会月华同志来了,我要亲自和他谈谈这个问题。”

        老爷子严肃地说道。

        刘成胜插话道:“您亲自和月华同志谈?”

        显然,刘成胜对老爷子这个决定,不以为然。老爷子今天八十整寿,中央主要领导同志都会亲自前来祝寿,月华同志自然也是会来的。不过都是礼节性拜访。在这样的日子里,和月华同志谈论如此严肃的话题,刘成胜认为不是很合适。如果敏感一点,甚至可以理解为老爷子对月华同志的工作有些不大满意。

        月华同志比老爷子整整年轻了十岁,可以预料,必定会在现在的领导位置上工作更长的时间。假如月华同志产生了误会,对刘成胜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嗯!”

        老爷子重重点了点头,脸上神情更加严肃。作为老一辈革命家,开国元勋,老爷子的政治智慧是毋庸置疑的。但老爷子的革命立场和坚定党性,更加毋庸置疑。他当然清楚刘成胜颇得月华同志看重,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向月华同志提出自己的意见。

        而且,以老刘家的赫赫声威,只要老爷子健在,也无须看任何人的脸色。

        刘成胜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老爷子决心已定,任何人都改变不了这个决定。一念及此,刘成胜瞥了刘伟鸿一眼,神情略带不悦。

        你一个毛头小子,逞什么能?

        不料老爷子竟然真的开始对这个孙子感兴趣了,说道:“伟鸿,你在农村工作了一年,还有什么新鲜事?说给我听听。”

        听起来就是爷爷和孙子拉家常,但是在这样的家庭里,却决不可如此认为。何种话当说,何种话不当说,是必须想清楚的。刘伟鸿也并不认为老爷子当真会对东家长西家短的日常琐事感兴趣。但眼下老刘家也就他一个人是在农村工作,其他人都在首都大城市。老爷子若想得知农村的真实情况,似乎只能向刘伟鸿询问了。

        刘伟鸿也有点意想不到。

        虽然他是想要从现在开始改变一切,但老爷子马上就向他发问,还是让他略感措手不及。但耽搁太久,显然也是不行的。

        这个机会,无论如何要抓住。

        刘伟鸿略一沉吟,镇定了一下,说道:“爷爷,我去青峰农校工作还不到一年,了解的情况还不是很全面……就我所知道的,向您做个汇报吧……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决定进行改革开放,搞土地承包责任制。这个政策是很好的,农民朋友也非常拥护,大家的生产积极性很高,粮食也连年获得了丰收。但是一连数年的粮食高产,也逐渐凸显出一个问题,那就是‘谷贱伤农’。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不单农村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社会都处于剧烈的变更之中。做生意的多了,个体户多了,物资大流通。国家工作人员的工资连年增长,也就带动了物价的不断上扬。这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是整体的问题。农产品极大丰富起来,就导致了价格的下降。而且农产品都是新鲜的,不利于长期储存,时间一长,就会腐烂变质,农民只能赶在腐烂之前,降价销售。这就进一步的导致了农副产品的价格下降……”

        刘伟鸿侃侃而谈。他重生之前,是楚南省农科院的副研究员,对这些东西,还是比较熟悉的,也经常接触到红头文件和官场人物,知道怎样说话才合乎规矩。所以遣词用句非常注意,尽量客观公正地反映问题,不加上自己的评论。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最能获得老爷子的好感。

        刘伟鸿这一开口,顿时将所有人都惊住了。

        这是一个二十二岁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说的话?

        刘伟鸿刻意做了一个短暂的停顿。

        这也是讲话的技巧,看看别人的反应如何,也想引起大家的进一步重视。

        “嗯……你接着说!”

        老爷子明显被吸引住了,催促道。

        “农副产品价格上不去,农民就没有能力加大对土地的再投入。化肥、种子、地膜等等物资都在不断涨价,农民每种一亩地的成本不断上涨,获利越来越少,他们侍弄土地的热情也就会越来越淡。长此以往,农村的发展很成问题,不要说机械化耕种,增产高产,就算现有的模式都难以维持下去。我国长期实行的工农业剪刀差政策和户籍政策,严重制约了农村的发展。所以现在青峰地区有很多年轻的农村壮劳力,放弃了耕种土地,外出揽工,赚几个活钱贴补家用。与此相对应的,则是干部队伍不断扩大,管事的人,吃皇粮的人越来越多,特权阶层越来越多,农村和农民的负担也就越来越重。社会矛盾会进一步积累……所以,爷爷,我很担心,这种矛盾会在近期之内爆发出来,形成很严重的社会问题。”

        刘伟东忍不住了,有些不悦地说道:“伟鸿,你不要危言耸听。现在的形势还是很好的嘛。我承认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只是个别现象,并不是普遍的存在。至于严重的社会问题,就更加不必担心了。我们的掌控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所有的人都望着刘伟鸿,看他如何作答。在大家的印象之中,刘伟鸿必定会“恼羞成怒”,叛逆之性大发,和刘伟东唇枪舌剑一番,然后自顾自走掉。

        刘伟鸿笑了一笑,神情很是平静,说道:“大哥,我也希望这是一种个别现象。但我亲眼所见,这个确实已经是普遍存在的情况。而且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我们再不想办法加以正面的引导,而是对这种情形视而不见,社会矛盾很快就会大爆发,造成极大的混乱。这对我们党的事业,将是一个很不好的影响。”

        “我们党的事业?”刘伟东就笑了,略带几分讥讽之意,问道:“你是党员吗?”

        刘伟鸿很镇定地答道:“我暂时还不是党员,但我正在争取入党。入党志愿书已经交上去了,学校党委正在考察。”

        这个话就是当面撒谎了。不过刘伟鸿很清楚,要想重新来过,当面撒谎不脸红乃是必备的技巧。某位著名的大人物曾经说过: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

        “好,好!”

        老爷子高兴起来,脸上难得地露出了笑容,望向刘伟鸿的眼神变得比较亲切。

        “伟鸿啊,要求进步是好事,要坚持下去。”

        “是,爷爷!”

        刘伟鸿恭恭敬敬地说道。

        PS:恭喜人生一茶几成为《官家》新舵主!

        感谢圣人重返都市、战士双脚走天下、王博军、精巧笔、无极限1、亮堂的正午、东昌湖畔古楼邀月、爺ぷ浤尐、大块吃肉等书友的打赏!

        又见到这么多新老朋友,馅饼真是开心。诸位兄弟,上传两天了,推荐票竟然还没过两千,馅饼非常惴惴不安啊,给几张推荐票吧,新书期间,很需要!!!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18/124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