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五十二章 隐疾

第五十二章 隐疾

        【就差一名就上周会员点击榜单了,兄弟姐妹们看在今天老断给力更新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有空帮忙登陆下起点账号,然后点进本书。有推荐票的也砸点吧!多谢,多谢!】

        心里想着谭永谦放下公文包,道:“既然这样我去倒杯茶。”

        见谭永谦这个中年男子真的拿着茶杯去给自己倒茶,张卫东心里虽有些别扭,但想起刚才白容说自己跟谭正铭在关公面前烧过香、磕过头,再想起那种神圣的感觉,也就随他去了。只是目光盯着谭永谦看,心里暗暗有些发愁,身为长辈我是不是该给点见面礼什么的,可我现在口袋里除了买掉水果后剩下的五百五十块钱,就再也没其他东西了,难道给点钱让他自己去买点糖果?

        想到这里,连张卫东自己都觉得很荒诞可笑。可是不给钱,那能给什么呢?

        张卫东暗暗发愁之际,谭永谦已经倒来了茶水走到他跟前。

        这时张卫东才开始真正仔细打量起谭永谦,心想这谭永谦不仅长相像老哥,就连体质也像老哥,五根木根独大,是个练武的料,但就是少了点阳刚之气。

        不对,练武之人阳气足,谭永谦体内真气虽极为微弱,但显然也练过武,怎么阳刚之气反倒不如常人呢?

        心里这么想着,张卫东两眼不禁起了变化,变得格外的明亮。谭正铭和白容还感觉不到,正面对张卫东的谭永谦却被吓了一跳,心想这年轻人的眼睛怎么这么明亮,眼神怎么这么犀利,难道还真是个什么武林高手,可未免也太年轻了一些。

        “张叔请喝茶。”谭永谦压下心头的惊疑,心不甘情不愿地微微躬身捧上茶水。

        这个时候张卫东因为心里想着事情,倒没觉得有什么别扭的,随手接过茶杯,点了点头道:“嗯,永谦客气了。”

        别看这小子年轻,架子倒挺大的,见张卫东一副理所当然,风轻云淡的样子,谭永谦心里暗暗不满,吴州市除了他老爸老妈,就算市委书记、市长现在也当不起他这么恭敬地端茶倒水。但谭正铭就坐在一边虎视眈眈,谭永谦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压下来。没办法,从小家教严,他又素来敬畏他父亲,给个天胆,这个不满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张卫东喝了口茶,然后随手把茶杯搁在茶几上,又指了指正准备找个借口离开的谭永谦,道:“永谦你坐下,我有些话问你。”

        我靠,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成我亲叔了!谭永谦涵养再好,此时心里也忍不住暗暗爆了句粗话。但当着父亲的面,这话又不能说出口,只好故意抬手看了看手表,又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小子如果是个聪明人,就应该知道自己并不想跟他深交下去。

        可惜知子莫若父,谭正铭一看儿子又是抬手看表又是皱眉头的,哪还不知道他心里其实是看不起张卫东这个新嫩叔叔,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没听到你叔叫你坐下来吗?”

        谭永谦闻言只好一肚子郁闷地坐下来。

        张卫东当然看得出来谭永谦的勉强,不过倒也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任谁直奔不惑之年,却突然被迫管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叫叔叔,心里也是会很不爽的。谭永谦身为市府高官,能管张卫东叫叔,还端茶倒水,其实已经很难得可贵了,换成稍微不孝顺的子女,恐怕都会张口骂老头子老糊涂,然后甩手就走了。

        所以见谭永谦坐下后,张卫东还是好心好意地询问道:“冒昧问句话,永谦你是不是不能人道?”

        可怜的谭永谦刚刚坐下,就被张卫东这句话给问得满脸涨红,差点要跳了起来。

        这是谭永谦身为一个男人的耻辱也是他的秘密,这个秘密除了医者就只有他自己和父母知道,哪怕堂兄弟,最好的朋友全都不知道。可是没想到今天这个秘密竟然被一个刚刚才认识的小年轻知道了。

        “爸,你?”这回谭永谦真的有些气不过了,扭头就冲他爸嚷道。

        这么多年暗中寻医下来,谭永谦早已经对自己那方面失去了信心。所以自打二十五岁那年起,他就彻底放弃了医治的希望,一头扎进仕途中,不谈儿女私情,就连武功也不再修炼。修炼得再好又怎么样,也不过只是个大内高手,活得再长又怎么样,不过只是个缩头乌龟。因为一心仕途,再加上自己的能力和谭正铭在政坛上的影响力,谭永谦三十四岁就爬到了市委秘书长的位置,去年刚满三十五岁时进入了市委常委,真正成为了掌控吴州市发展方向的决策者之一。今年谭永谦三十六岁,以他现在这样的年纪,只要发展顺利,在四十五岁之前坐上市长甚至市委书记的位置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这样一位相貌堂堂,又身居高位,前途无量的政斧官员,竟然是个单身,可想而知有多少女人盯着他,有多少女人对他展开不要脸的死缠烂打。可谭永谦愣是没有丝毫动心,确切地说不是没有而是不敢。久而久之,不仅女人对他死缠烂打,就连市委领导,还有一些老领导都开始纷纷关心起他的婚事,把谭永谦烦得头发都提前白了好几根。

        不过显然谭永谦误会了谭正铭,他就算在张卫东面前再怎么训怎么说自己的儿子,内心深处最疼爱的其实还是自己的儿子。这种关系儿子毕生耻辱的事情,谭正铭又岂会到处胡乱说。

        只见谭正铭也同谭永谦一样涨红了脸,一脸激动地抓着张卫东的手,连儿子冲他嚷都仿若没听到。

        “卫东,永谦这个从小落下的毛病,你竟然看出来了!那么你,你,你有没有办法医治呢?”说到后面以谭正铭沉稳的姓格都浑身颤抖,讲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到了谭正铭这个年纪,谁不想抱个孙子孙女的?更别说谭永谦表面上乐观上进,仕途上更是一帆风顺,但身为父亲哪里又会不知道儿子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痛苦,只是当做看不见,不去提起罢了。

        “对,对,卫东你那么厉害,肯定有办法的对不?”白容也跟着激动了起来,说话间眼睛里都噙满了泪水。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11/62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