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四十三章 不一样的亲手

第四十三章 不一样的亲手

        {今天看到秋之神光书友建议加快到踩人情节,咳咳,故事还是要慢慢讲的,毕竟是几百万字的小说,不过踩人的情节也快了,大概再过两三万字吧,到时一定给各位书友一个痛快。新书成长中,还是需要各位书友的支持和关爱,有想法尽量提,但请别骂人!}

        张卫东心里越发发毛,急忙站起来道:“这事没什么好商量的,我还要去实验室看看。”

        “急什么急啊,张老师,我们事情还没商量呢!”苏凌菲芊芊玉手往张卫东胸口一推,饶是张卫东身负绝学,此时被那温柔的一推,也是两腿一阵发软,重新跌回了座位,看着笑颜如花的苏凌菲,两眼温柔如水,若不是想到她跟自己“仇深似海”,张卫东真要怀疑她看上了自己这张小白脸,要在办公室里非礼、倒推自己了。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遇上这样一个似乎神智有点不清楚的美丽女人,看着她双手按在桌上,丰满的胸器跟那张俏丽的脸蛋渐渐逼近,张卫东还真有些心惊胆跳的感觉,讲话都有些不利索起来。

        见张卫东被自己的美色给逼得脸红心跳,额头冒汗,苏凌菲这才感觉稍微爽了点,至少说明自己的容貌身段对这个男人还是拥有一定杀伤力的。只是不知道,苏凌菲若知道,此时张卫东已经把她归类到精神不正常的女人行列,心里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想。

        “我不想怎么样,就是我三个月来辛苦采集的数据图谱,前几天全都整理到这台电脑中,还没来得及备份……”

        张卫东虽然写出了一个新的工作方案,但总体上还是参照秦虹教授当初设计的方案写的,只是完善和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观点想法。他接手这个课题,也并不是要推翻重来,总体上还是按照以前的思路来进行的,所以以前试验采集的数据是绝对不能丢掉的,否则缺少前期的数据作为参考,后续的工作是没办法进行的。

        “什么?数据全……”张卫东声音陡然高了起来,这时他才有些明白过来苏凌菲为什么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弯了。

        “嘘,小声点。”见张卫东大声叫起来,苏凌菲被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捂住张卫东的嘴巴。

        因为伸得有些急了,刚巧张卫东因为激动嘴巴又张得大大的,所以苏凌菲的如葱玉指竟塞到了张卫东的嘴巴里。

        柔润还带着丝淡淡的幽香,张卫东吃惊地看着苏凌菲,这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亲到女孩子的芊芊玉手,只是似乎太突然太被动,对了,还有程度太深,幅度太大。

        苏凌菲话说出口之后,突然感到手有些湿湿的,眼珠子一转落在自己的手上,只见自己的手除大拇指外正结结实实地塞在张卫东的嘴巴里,手掌上似乎有些晶莹发光的液滴正顺着掌纹往下滴。

        “啊!”苏凌菲一声尖叫,急忙把手抽了回来,然后拿起纸巾拼命地擦起来。虽然国外流行亲手礼,但苏凌菲的手这辈子还真没被男人亲过,更别说这么深程度了。

        呸!呸!呸!苏凌菲手一抽回去,有点轻微洁癖的张卫东连连往垃圾桶里吐唾沫,还拿起桌上的水杯咕噜噜狠狠漱起口来。

        虽然那手很白很嫩还有点香,可谁知道之前拿过什么东西,谁知道她刚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时,有没有拿来擦鼻涕。

        苏凌菲正死命地擦着手上的口水,却见到张卫东又是吐唾沫又是漱口的,好像刚刚亲的是一只咸猪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张卫东叫道:“喂,张卫东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意思?你手往我嘴巴里塞时有没有经过我同意?有没有洗过手啊?”张卫东见苏凌菲恶人新告状,立马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瞪了苏凌菲一眼连连质问道。

        见张卫东得了便宜还卖乖,苏凌菲顿时气结,不过想起笔记本电脑里数据的问题,最终还是只能忍下这口气,一肚子委屈地道:“对不起,是我刚才心急了,你别介意。”

        “别介意,说得轻巧,我把我的手往你嘴巴里塞,你介不介意?”张卫东白了苏凌菲一眼,反问道。

        “当然介……你,这不一样!”苏凌菲再度气结。

        “有什么不一样的?难道你的手是镶钻的?”张卫东再次反问道。

        “你,算了,是我不对。你说现在电脑坏了,数据丢了怎么办?”苏凌菲终于被张卫东反问得毫无脾气,没办法人家不稀罕她的手,就算她的手是镶钻的也是一文不值。

        张卫东闻言这才想起正事来,低头沉吟一会儿道:“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只能尽量补救,不过课题进度肯定是会受影响的,所以这事还是得先跟秦虹教授汇报一下。”

        “张老师,这件事我知道是我不对,不过能不能先不要告诉秦教授,我会尽量加班加点把以前的试验补上。一个月,我保证一个月把落下的数据补上去,求你了行不?”苏凌菲最怕的就是张卫东这样说,闻言嘴巴一蹩,眼眶一红,眼泪差点就要扑扑落下来。

        张卫东倒也能理解苏凌菲此时的心情,就算秦虹教授是个很好说话的导师,知道自己的学生竟然把装有试验数据的电脑扔着玩,估计也要气得吐血,指不定把她开除了都有可能。毕竟现在虽说只是个不大不小的课题,只才做了三个月,还能补上,还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但要是国家级大课题呢?如果是进度已经赶了一两年了呢?那时也能说重新补上吗?

        看着眼眶发红,可怜楚楚的苏凌菲,张卫东有些举棋不定。从公事公办的角度上说,这件事他应该上报给课题负责人,从私人感情上说,不管苏凌菲有多不可理喻,张卫东还是不忍心看着她被秦虹教授臭骂一顿甚至被踢出她的博士学生行列。况且苏凌菲之所以扔电脑,貌似跟他也有点关联,虽然说这个关联让张卫东实在很无语。

        苏凌菲见张卫东举棋不定,知道现在是关键的时刻,急忙又道:“只要你不把这件事告诉秦教授,我保证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以前的事情?”张卫东讶然地看着苏凌菲,刚才还求自己来的,现在怎么又谈起条件来了。

        “就是你偷看我换衣服,还有故意灌醉我趁机脱我衣服的事情。”

        “我偷看你换衣服?我还故意灌醉你趁机脱你衣服?拜托我要解释多少遍你才弄得明白,前者是误会,后者是学雷锋做好事。”张卫东一阵无语。现在他算是彻底明白了,以前自己所有的解释压根就是对牛弹琴,怪不得这女人从始至终都处处针对自己。

        “反正,不管怎么说,你总看了我的身子吧?总脱了我的衣服吧?对了,你上次说我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你会补偿给我对吧?”苏凌菲讲到一半突然想起张卫东第一次拽酷离去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11/62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