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三十二章 无视

第三十二章 无视

        老人个子不高,脸部清瘦,下巴留着一小撮白胡须,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对襟短衫,下身穿着白色绸裤,脚上穿着布鞋,远远望去很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

        张卫东的目光由古香樟树转移到老人的身上,先是微微闪过一丝惊讶的目光,接着眉头微微一皱。

        这七年来,张卫东虽然没遇到过什么修真者,但练功的人倒是遇到过一些。不过都是些虚架子,顶天了也就相当于练气一层的水准,而且真气驳杂不纯,有量没质,不仅如此还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头,除了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能比常人多活一段时曰之外,离张卫东心目中的修真者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倒是古香樟树下那个老人,虽然隔得老远,当他功法运转时,张卫东还是能隐隐感觉到他周围一米方圆内的灵气波动。所以他判定这老人的内家功法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程度,恐怕已经快到突破练气三层,达到练气四层的水准。练气三层属于练气初期,而练气四层却属于练气中期,所以看似只隔了一层,对于修炼的人而言却是个不大不小的一个槛。

        内家功法修炼到老人这样的境界,其实算是非常厉害了,按张卫东自己对修真者定的标准来衡量,这老人要是能再前进一两步,恐怕就能摸到修真的门槛。

        “可惜岁数已大,修炼不得法,连修炼之地都选错了,这辈子看来是没希望!”要是换成以前遇到内家功法练到这等境界的老人,张卫东少不得仔细观察一段时间,不过自从那晚突破到筑基期,又无意中进入“天人合一”的玄妙之境,悟通许多东西,眼界比起以前自然高了许多,稍微看了老人几眼就没了兴趣,摇了摇头继续欣赏起校园的其他景致来。

        站在阳台上静静欣赏了一番校园晨景又看了一会儿书,见时间差不多,张卫东这才进盥洗室洗漱一番,然后背着笔记本电脑包出了房间。

        关门的时候,刚好看到707的苏凌菲也从房间里出来,纤细的腰肢,圆圆的屁股,长发丝一般飘在肩头,张卫东心头对她的不满和恼火莫名其妙地就消失了。想想大家不仅同住一层楼,还共处一个办公室,抬头不见低头见,真要闹得不可开交,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张卫东犹豫了下,脸上还是尽量露出一丝真诚灿烂的笑容,冲苏凌菲打招呼道:“苏老师早啊!”

        “哼!无耻下流!”苏凌菲如丝长发一甩,留给张卫东一个冷酷不屑的背影,蹬蹬蹬下楼去了。

        张卫东看着苏凌菲离去的背影,不解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刚才自己明明笑得很真诚啊,又哪里无耻下流了。女人还真是不可理喻,算了,算了,懒得跟这种女人计较,下次她若敢再阴我,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绝不再手软,更不能再做昨晚那种好心肠的傻事。

        张卫东暗自下了决心后,背着单肩包,慢腾腾地下楼去了。

        之所以走得慢,自然是因为不想看到那个女人。

        下了楼,行走在大学校园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张卫东心情不禁又慢慢好了起来。

        拐过一个岔路口时,张卫东看到了那个在古香樟树下修炼的老人。老人就像武打小说中所写,两边太阳穴微微凸起,皮肤也很好,几乎看不到什么老人斑,精神也很好,按头发发白的程度以及透出的那股子岁月沧桑气息,应该已经过古稀之年,甚至已是耄耋之龄也说不定,但乍一看也不过就六十来岁的光景。张卫东心下不禁感叹,要是父母亲到了这个年纪也能这么健硕,自己这个做儿女的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心中正感叹之际,张卫东看到老人弯下腰捡起地上一个香蕉皮,然后走到垃圾桶边把它给扔了进去。

        看着老人朴实而又不起眼的举动,张卫东内心深处的某根弦似乎被深深触动了一下。

        或许我应该告诉他那个古木林不是个适合他修炼的地方,张卫东看着老人远去的背影,心里犹豫着。

        直到老人背影消失在路的尽头,张卫东才转身朝食堂走去。

        在食堂里随便吃了点早餐后,因为时间还早,张卫东就背着单肩包朝学院大楼慢腾腾地走去,心里还想着那个老人的事情,不过一时间有些难以下定决心。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303办公室门口,张卫东推开门,苏凌菲已经在里面。

        因为大清早好心跟她打招呼已经碰了一鼻子灰,张卫东自然是不屑再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所以进门后,瞟也不瞟苏凌菲一眼,自顾自地把单肩包往自己的桌子上一搁,然后慢腾腾地从包里取出华硕笔记本电脑。

        早上苏凌菲甩头而去,事后其实也想了不少,觉得跟张卫东这样下去也确实不是办法,况且两人还在同一个课题组里,有些事情还需要一起斟酌讨论。再想想,昨晚的事情也不能全怪张卫东,况且他没在自己不醒人事的情况下,把自己脱个精光,说明他还没有坏到骨子里去。当然关于张卫东没趁着她喝醉酒把她脱个精光这件事,苏凌菲心里还是有点隐隐被轻视被伤害的感觉,但至少比起被脱个精光还是好多了。所以,当苏凌菲吃完早餐,心头的气也渐渐有些顺了,准备还是跟张卫东坦诚布公地谈一谈,两人握手言和为好,最多到时除了工作上需要,少跟他来往就是。

        可苏凌菲自以为自己很大度,吃了这么大的亏还准备跟他不计前嫌,握手言和,却没想到张卫东推门进来时竟然鸟都不鸟她一下,完完全全把她当成了空气。苏凌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压下的怒气,顿时又全都爆发了出来。

        “哼!哼!”苏凌菲鼻子里接连重重发出两冷哼声,以发泄自己心里的怒气,当然也有提醒张卫东自己存在的意思。

        不过这声音落在张卫东的耳中,意思就完全变了,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女人根本就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幸好刚才我没跟她打招呼,要不然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嘛!

        人有时候其实最难受的不是被人骂而是完全被人无视,苏凌菲连连冷哼,但张卫东却连个屁都没放一个,这让苏凌菲有种火憋在心头无处发泄的感觉,她倒宁愿张卫东站起来跟她大吵一顿,至少这样还能说明她不是在无的放矢,至少说明她的冷哼声还是起到了点作用。

        于是苏凌菲再次有种胸腔要炸掉的感觉,再次有种要抓狂暴走的冲动。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了开来,李丽走了进来。

        “丽姐早啊!”见是李丽来了,张卫东立马一脸笑容地打招呼道。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11/62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