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二章 戴眼镜的大力士

第二章 戴眼镜的大力士

        (新书上传期间,请多多点击、收藏、推荐......拜谢!)

        虎哥见张卫东这个年轻人竟然一脚把自己的两个小弟给踹倒在地上,先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猛地站了起来,露出一脸的狰狞凶恶。

        在南方,一米九的个头委实少见,再加上那一身壮观的肌肉,虎哥一站起来就有股威猛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看得车厢里的人全都猛地倒吸一口冷气。至于什么上前劝架或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是想都不敢去想,他们可不想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惹上这样一个猛人。而站在两个车厢连接处的乘务员更是吓得脸色都白了,别说上前调节,就连报警一时间都忘了。

        反倒是当事人,张卫东见状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目光平视着虎哥。

        张卫东戴着副黑框眼镜,脸庞清秀白净,斯文儒雅,一股子书卷子气息。他不站起来倒好,这么一站起来,一对比,更显出虎哥的高大威猛来。看得车厢里的人,个个露出一脸的不忍,似乎已经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

        “小子,看不出来还是个带种的!”虎哥见张卫东竟然敢站起来跟自己对视,而且还是一脸的平静,目中不禁闪过一丝欣赏的目光。不过欣赏归欣赏,张卫东大庭广众下把他两个小弟踹倒在地上,这个场子却是怎么也要找回来的。他却是不想想,他们若不先招惹张卫东,又何至于被踹倒在地呢?

        “不过,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老子面前装逼!你小子现在若肯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老子就放你一马,否则,嘿嘿!”虎哥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脸轻蔑道。

        毕竟是在火车上,言语粗俗举止轻薄点无所谓,但要真动手干架,虎哥还是微微有些忌惮的,当然张卫东如果不上路,虎哥少不得要豁出去给他点教训,真要闹开了,大不了请铁手哥花点钱出面把自己捞出来,最不济也就在拘留所里呆上几天而已。

        铁手哥是虎哥的老大,不仅有钱,在吴州市道上也有些名气,并且还有几个警察朋友,只要没把人打残,捞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否则怎样?还有没有王法的?别忘了火车上还有乘警!你要真敢……”就在张卫东嘴角微微上勾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想开口时,没想到对面那位看起来很冷艳姓感的女人先开口了。

        张卫东不禁微微怔了下,饶有兴趣地看了刘胜男一眼,目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

        先是被一个读书生踹了自己的小弟,接着是被一个女人威胁,虎哥气得脸都铁青了,扭头恶狠狠地瞪了刘胜男一眼,道:“给老子闭嘴!”

        “该闭嘴的是你!我数三下,若识相滚蛋的话,这事情就这样算了,否则后果自负!”张卫东见虎哥冲刘胜男发狠,斯文白净的脸庞又阴沉了几分,冰冷冷地道。

        接着也不管虎哥有没有听懂他的警告,自顾自地数道:“一……”

        “我艹!”虎哥见张卫东比他还要嚣张,终于忍不住把拳头一握,对着张卫东那张斯文白净的脸狠狠挥了过去。

        他现在对这张脸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看着虎哥凶猛地朝张卫东挥拳而去,车厢里顿时有人尖叫了起来,有些胆子小的女人更是捂住了脸不敢看。刘胜男胆子虽然算大,但看着一个高一米九的猛男,握着铁拳朝张卫东白净的脸庞狠狠挥去,还是吓得脸色苍白,尖声叫了起来:“住手!”

        张卫东看着拳头带着拳风迎面而来,脸上不仅没有露出丝毫惊慌失措的表情,反倒浮起一丝不屑的冷笑,那冷笑落在虎哥的眼里,让他心底情不自禁咯噔了一下,感到一丝不妙。

        可惜已经迟了,就在虎哥拳头就要碰到张卫东的鼻尖,眼看着那高挺的鼻子在硕大的拳头下马上要血花四溅时,一只修长的手突然准确无误地扣住了虎哥粗壮的手腕。

        虎哥顿时感到如被一把铁钳夹住了一样,冰冷而生硬。

        剧痛顺着手腕传遍全身,虎哥还未来得及挣扎,突然又感到有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腰间,然后狠狠一抓,呼地一声。

        看起来颀长清瘦的张卫东竟然把身高一米九,块头巨大的虎哥整个人拎了起来,顺着过道扔了出去。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虎哥那庞大的身子划过天空,刘胜男的嘴再次张在那里合不上,甚至连闻讯匆匆赶来的乘警都猛地停住了脚步,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惊人的一幕。

        一米九的个头,宽大的骨架,健硕的肌肉,这要多大的力量才能把这样一个大汉给腾空扔出去啊!

        整个车厢顿时静得只有火车跟车轨摩擦撞击的声音,时空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转动。

        “蓬”一声的巨响,虎哥那巨大的块头在空中划过两米距离后,重重地砸在过道上,车厢都微微震了一下。众人这才浑身抖了下,如梦初醒地看看虎哥唉唉哼哼在地上试图爬起来,又用带着丝畏惧和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看气定神闲,依旧斯文儒雅的张卫东。

        这个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呢?

        “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虎哥在一瘦一胖两个小弟搀扶下终于站了起来,乘警终于反应过来,握着警棍大步走来。

        “没事,没事,大家闹着玩呢!”见乘警过来,又刚刚见识过张卫东那惊人的身手,虎哥哪还敢嚣张,在两个小弟的搀扶下急忙一脸赔笑地冲乘警说道。只是他的笑脸看起来却是比哭还要难看。

        干了多年乘警,乘警自然看得出来虎哥三人不是什么善茬,见当事人能收拾他们,也落得一身轻松,自是不愿把事态扩大,自寻麻烦。

        “多大的人了,还在火车上玩耍!哼!你们给我小心点!”乘警用警棍指了指虎哥三人,然后转身走了。经过张卫东身边时,忍不住深深打量了他一眼。

        见张卫东戴着眼镜,细皮嫩肉的,不禁暗自摇了摇头,若不是刚才亲眼所见,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竟然有那么大的力道!

        乘警走了,乘客们也都缩回了脑袋,但虎哥三人先是被张卫东一踹一扔,接着又被乘警训了一顿,哪还有脸在这节车厢内呆下去,匆匆忙忙地就朝另外一节车厢走去,只是临走时,三人的目光都恨恨地扫了眼张卫东。

        不过张卫东却不知道何时已经重新拿起了《读者》,再一次认真地翻看了起来,浑然没把三人当一回事。

        刘胜男也重新坐回了位置,看着张卫东再次拿起《读者》认真地翻看起来,心里没来由地一阵不服气。

        难道我就真这么不堪入目?就真这么不值得你搭讪吗?

        不过对于刚才张卫东轻轻松松就抓起虎哥扔了出去,她还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没人比她看得更清楚了,那动作真的是如行云流水,真的是就轻飘飘的一下说不出的潇洒!

        “你练过武功?”在等了半天后,确认自己若不开口,对面这位力大无穷的年轻人就会静静地看书一直到吴州市,女人天生的好奇心最终胜过了刘胜男骨子里的傲气和矜持。

        多年的刻苦修炼和学习,虽然让张卫东养成了沉默寡言的姓格。但那仅仅是说张卫东不喜欢主动开口跟人说话,但若别人主动跟他说话,他还是会很有礼貌地回答的,尤其当对方还是一位让他颇为欣赏的美女时,表面上虽然没有流露出来,心里还是很愿意跟她交谈的。

        “练过一点!”张卫东轻轻合上《读者》,抬头平视着刘胜男,淡淡道。

        这时张卫东才发现,刘胜男的睫毛又细又长,红润的嘴唇微微有些厚,使得她线条分明的脸庞多出几分女姓的妩媚姓感来。

        她如果笑起来,肯定很好看!张卫东看着刘胜男哪怕问话都一脸冷静,一副律师上庭的严肃样子,心里突然莫名其妙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怪不得这么厉害!”刘胜男道。

        张卫东看着刘胜男淡淡笑了笑,没有任何要谦虚一两句的意思。

        也是,说只是练过一点武功,对于差一步就踏入筑基期的张卫东而言绝对已经算得上谦虚的话了,若再谦虚一两句,连张卫东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忒虚伪。

        饶是刘胜男在基层官场打滚多年,什么场合也都能说上几句话,对上张卫东这种一点都不懂得谦虚的人,还是突然有种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交谈下去的感觉。

        一时间,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有些沉默尴尬起来。

        还真是个书呆子,楞头青!

        好一会儿,刘胜男终于忍不住微微撅嘴,白了他一眼,嗔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夸你呢,你难道就不会稍微谦虚一下吗?”

        此时,若熟悉刘胜男的人看到刘胜男对着一个男人又是撅嘴又是丢白眼嗔怪,十足的女人味,肯定会吃惊得连眼珠子都掉下来。这可是文昌县出了名的铁面娘子,就算面对县长、县委书记都是不苟言笑的主啊!

        张卫东自然不知道这点,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他在他导师面前也从来是不苟言笑的。

        不过有一点张卫东是很清楚的,现在这样子的刘胜男别有一番迷人的味道,就算他因为修炼的缘故已经能很好地控制心境,被刘胜男这样白了一眼,心儿还是忍不住跳了一下。

        “你现在这样子比刚才冷冰冰的样子好看多了!”张卫东实话实说道。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11/62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