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修真老师生活录 > 第六百三十三章 上限

第六百三十三章 上限

        不过刘胜男话刚讲完就感到纤腰一紧,却是被张卫东伸手一把给搂紧了。

        “喂,卫东,我不是跟你在开……”刘胜男见张卫东这个时候竟然还要跟自己亲热,不禁有些急了。

        “不要担心,有我在,你大伯不会有事情的。”张卫东不等刘胜男把话讲完便打断道,说话间,卧室里的窗户已经无风自开。

        “抱紧我!”窗户一开,张卫东低头亲了刘胜男额头一下,然后脚轻轻在地上一跺,已经带着刘胜男化为一道虹光飞射出窗口直朝文昌县的方向划去。

        所谓人死不能复生,脑中风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就算张卫东也不敢耽搁片刻。

        风儿从耳边吹过,云朵在身边飞掠而过,头顶的月亮星辰仿若唾手可得,刘胜男整个人已经完全呆住了,甚至都忘掉了大伯病危之事。

        飞!我在飞!不,是张卫东带着我在飞!

        这,这怎么可能呢?我是在做梦吗?

        饶是刘胜男素来遇事冷静,这一刻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压制住内心的震惊,忍不住重重掐了自己一下。

        “呲!”刘胜男痛得猛吸一口冷气。

        “胜男姐,你干什么呢?”张卫东见刘胜男用力掐自己,不禁哭笑不得地道。

        “卫东,我们真在飞耶!”刘胜男却答非所问地尖声叫起来道。

        这不废话吗?张卫东闻言无语。

        张卫东的无语,让刘胜男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很白痴的话。是张卫东带着自己在飞,他会不知道自己在飞吗?

        “卫东,你不会是神仙吧?”意识过来后,刘胜男仰头望着张卫东,一脸不敢置信地道。

        “算是半个吧!至少我没去过传说中的仙界。”张卫东回道。

        虽然张卫东回答得很谦虚,但刘胜男却还是听得嘴巴张在那里,半天都合不拢。

        她就算做梦也没想到,那位曾经自己心目中的大男孩竟然会是一位活神仙!那岂不是说,今晚她和一位活神仙上床了?

        张卫东如今修为比起上次去索马里又厉害了许多,带着刘胜男在夜空下风驰电掣,说话间便已经到了文昌县城的上空。

        认准了县人民医院的方位,张卫东带着刘胜男悄然无息地降落在县人民医院附近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

        刘胜男环视着周围熟悉的街道建筑,脑子都差点没办法转过弯来,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已经到了文昌县城。

        “走吧,有些事情我以后慢慢给你讲,现在先救你大伯要紧。”张卫东见刘胜男落地后还在发愣,急忙拉了一下,催道。

        刘胜男这才幡然惊醒过来,急忙跟着张卫东匆匆往县人民医院走去。

        张卫东和刘胜男到县人民医院时,刘胜男的大伯刘定清刚刚被推进抢救室。

        抢救室外面,刘胜男的家人、县里负责离退休干部的负责人、医院的院长都在。

        “胜男你来啦!你大伯他……”一位两鬓已经有些发白的女人见刘胜男匆匆赶来,不禁悲从中来,拉着刘胜男的手眼泪便唰唰落下来。

        “大妈妈,有卫东在大伯不会有事的。”要是换成今晚之前,刘胜男肯定忍不住跟着鼻酸落泪,但如今有张卫东在她却并不怎么担心。

        “卫东?哪个卫东?不会是他吧?”自从刘定清退休之后,身为镇党委书记的刘胜男便成了刘家的主心骨,尤其现在刘胜男又马上要升任常务副县长,在刘家的地位更是非同寻常,她说的话,她信任的人,大妈妈自然不会等闲视之,闻言马上停止了抽泣,抹了把眼泪四处张望起来,最终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张卫东道。

        张卫东此时却顾不得跟刘胜男的大妈妈多解释,也顾不得跟院长等人拐弯抹角,冲刘胜男的大妈妈微微点头示意说了声“大伯会没事的,您放心。”然后便直接掏出自己省医疗专家小组的专家证递给周院长道:“我是省医疗专家小组的张卫东,老县长的抢救由我来全权负责,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拨打崔厅长或者市委楚朝辉副书记的电话,就说是我说的。”

        周院长当然知道省医疗专家小组专家的分量,无一不是可以跟省领导对上话的天南省医学界顶尖医生,虽是震惊与张卫东的年轻,但那个证件却是如假包换,况且人又是刘胜男亲自带来的,哪敢怠慢,急忙道:“有劳张专家,有什么需要我们医院配合的,请尽管说。”

        周院长点头认可并表示配合,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便都顺利了。

        张卫东进了抢救室,亲自给刘定清施针抢救,并顺带着运转真气疏通调理了一下他的身子……时隔一个月后的一个周六,石澳半岛豪宅。

        张卫东一个人孤零零地凭栏望海,而刘胜男、阿雀还有叶子三人则凑在一起叽里咕噜的低声说着什么,不时扭头朝张卫东看一眼,好像在密谋什么计划。

        今天这个聚会是刘胜男主动提出来的。刘胜男本来不是个好奇心强烈的女人,但自从那天之后,刘胜男却对张卫东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包括他的女人。

        刚听到刘胜男说想跟阿雀和叶子碰个面,认识一下时,张卫东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刘胜男是个强势的女人,虽然那天晚上她就明确表示过,不会跟张卫东结婚,也不会干涉他有关女人方面的事情,但女人心海底针,说变就变,张卫东却又哪敢真的傻乎乎认为刘胜男会一点都不干涉他在感情方面的生活。

        跟张卫东一样紧张的还有阿雀和叶子,曾几何时,她们可是两个小太妹啊!如今突然蹦出来一个女县长,而且还是东哥早早就认识的女人,她们能不紧张吗?

        不过,三人的见面却比想象中要平静许多。刘胜男并没有摆女强人的姿态,而是很随意地跟阿雀和叶子打招呼,就像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这让张卫东大大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刘胜男因为各自身份的问题而看低阿雀和叶子,或者说醋意大发,一见面就火药味十足。如今看来显然是过虑了,刘胜男既然提出要见面,自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又岂会做那种无聊的事情,真要这样,她还不如不来了。

        不过张卫东高兴得还是太早了一些,刘胜男虽然说不干涉张卫东的感情生活,但她一来很快就把两个本来对张卫东言听计从的阿雀和叶子给拐走了,三人打得一片火热,直接把张卫东给冷落在一边。如今更是在密谋一件重要的事情,虽然她们说得很小声,却压根无法逃过张卫东的耳朵,听得张卫东暗暗摇头不已。这女人的话,还真是只能听一半信一半,就算出自刘胜男这样女强人的嘴巴,也是如此。

        因为星期一要上班,星期天中午张卫东和刘胜男便乘飞机离开了香港,而阿雀则继续留在香港陪叶子几天。

        “这两天你都跟阿雀和叶子说了些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坐在飞机上,张卫东问道。

        “明知故问?以你的耳力会听不到?”刘胜男闻言白了张卫东一眼道。

        “呵呵!”张卫东讪讪地笑着,然后又凑过脸去道:“那个,真的可以吗?”

        “什么真的可以?”刘胜男反问道。

        “就是那个什么三妻四妾。”张卫东挠挠头道。

        “什么三妻四妾?”刘胜男继续反问道。

        “就是你跟阿雀和叶子她们商量的,说最多只允许我……”张卫东小心翼翼地道。

        “你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两天说什么吗?”刘胜男白眼道。

        “咳咳,是不小心听到了,真不是有意去听的。”张卫东连连干咳道。

        “扑哧!”刘胜男见张卫东尴尬吃瘪的样子,终于忍俊不住笑了出声,接着抬起玉指无奈地戳了下他的脑门娇嗔道:“你呀你!看你以前那么一副正人君子,像个未出校门的大学生一样,原来却是个花心大萝卜!”

        “咳咳!”张卫东继续尴尬地干咳着。

        “不过,卫东,你花心我不反对,就如我说的这是男人的生理特姓所决定的,我不会死心眼地要求你只守着我一个人,但凡事都有个度。我问过阿雀,听说你们学院里有一位秦教授和一位苏老师很漂亮。”刘胜男这次见张卫东干咳,却没再笑,而是捋了捋秀发说道。

        “咳咳!”张卫东听到最后一句话,忍不住再次干咳起来。

        这做县长的人,果然非同寻常啊!

        “听说还有一位白医生也很漂亮!”刘胜男见张卫东干咳,白了他一眼,继续道。

        “咳咳!”

        “不知道其他的还有没有?”

        “没有了,没有了。其实我和秦教授她们也没…….”

        “卫东,你的语气已经出卖了你的内心,你敢说你对秦教授她们没感觉?没跟她们发生过一点什么美丽的误会?”

        “咳咳!”

        “真是这样!你这个坏家伙!”

        “啊,咳咳!”

        “七个,总共七个!环肥燕瘦,够你美得了,你要是敢再多,我就……”

        (未完待续)

  http://www.xwxguan.com/wenzhang/0/11/3792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xwxguan.com